我的外國流浪記「捷克實習之旅 」- 蘇珩

擁抱機會,找尋自我:活在台灣,我們容易因為習慣而忽略台灣的好,在心裡留下的僅是『鬼島印象』。然而,哪個國家和社會是完美的?我們何妨不試著同時去擁抱台灣的好與壞,用截然不同的視角去愛這塊土地呢?

傳說中免費的宿舍外景

2018年七月,隨著飛機降落在桃園機場,我總算回到了睽別已久的台灣,結束了我的捷克實習之旅。我的這趟旅行將近四個月,去了捷、奧、匈、徳、荷等九個國家,大多數期間,我的住宿都是免費的,這是身為實習老師的幾個特權之一。看到這,可能已經有些人蠢蠢欲動了,好奇這樣的好康要怎麼得到,不過這得先從華語教學這個領域開始說起…

華語教師是如何練成的

首先,我們要談談華語是什麼?簡單的來說,其實就是中文,只是不一定只有中國人講中文(例如新加坡),因此我們統稱華語,也就是華人所講的語言。

既然華語就是中文,那麼可能有人就會問了,華語系和中文系的差別在哪?基本上,可以用教學的學生做為劃分的依據,中文系的學生可能大多是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生為主,例如台灣的國、高中生,而華語系則是針對母語並不是中文的學生為教學對象,像是外國人或是海外華人的第二代、第三代等等。

看到這,我想還是有很多人會看的霧煞煞,只是教的學生不一樣,有必要再獨立出來,甚至設立一個學系嗎?事實上,這是很有必要的,因為學生的需求不同。想想我們在學英文的時候吧,除去那些基本的ABC之外,我們學的,首先都是那些日常生活常用的單字和語法,而不是學莎士比亞或海明威,而這點外國學生也是一樣,中文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外語,而當他們學中文的時候,他們也是想學能夠和我們溝通的日常用語,或是能夠幫助他在這裡工作或學習的相關中文,而不是李白或杜甫。

當然,由於學習的需求、基礎等等不同,華語教學和傳統中文教學還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我今天可不是講華語教學的,所以我想就打到這裡為止吧,接下來,我想談談去捷克實習的起因。

傳說的考驗(華語系版)

身為一個華語系學生,我們在畢業之前,還有傳說中的畢業門檻在等著我們,若是沒有達到這門檻,就算你學分都修過,甚至論文都寫完了,你還是無法畢業,這傳說中的畢業門檻就是教學實習(…和口音考試、外語認證等等)。

而所謂的教學實習,便是我們要到大學或是其他華語教學機構教書,而幾乎是每個月,我們都會收到從系上傳來的和實習相關的電子郵件,這些實習機會幾乎可以說是遍及全球各地,從美國到印度,從祕魯到日本,到處都可以看的到在徵求實習老師的訊息。然而,當我第一次看到這些訊息的時候,當下的感覺並不是興奮,而是覺得麻煩。

這是因為這些實習時間都太長了,長則一、兩年,短也至少要一個學期,或許有人會有這麼一個想法,難得出一趟國,能在外頭待越久越好,甚至最好是能待個三五年後再回來。

但是,我們的情況卻不允許我們這樣,畢竟我們還是要畢業,還有其他的畢業門檻要顧,所以,一開始,我對這些國外實習機會是興趣缺缺的,而相反的,國內的實習反而吸引了我的目光。

第一次應徵與落選

在台灣,有所謂的華語夏令營,就像一般的夏令營一樣,只是來的學生都是外國小孩而已,當然,由於是夏令營,因此也只有一個暑假短短幾周而已,但這對於我的實習時數來說也夠了,因此,在某個學期中的時候,我便聯絡了淡江大學,表明希望能加入他們的夏令營團隊,好滿足我的實習需求。

一開始很順利,第一階段的書面審核很快就過了,這全都要拜學校和網路所賜,在學校,有課程教我們要如何編排自己的自傳、教學履歷等等,而網路上則有可以看到不少範例,因此這一關對我來說並不是問題,但真正的考驗這時才要到來,因為就和應徵工作一樣,實習應徵通常也不會只有一關,而我的狀況也是如此,因此我就面臨了第二關,面試與試教。

實習老師的面試就和一般面試沒有太大差別,就是問一些假如在工作遇到什麼問題你會怎麼解決之類的,然而試教就不同了,試教就是你必須要把在場的人當學生,當場即席的上一段課。

之所以說這是真正的考驗,就是因為試教是千變萬化的,即使你事先知道要教哪裡也是一樣,因為在台下坐著的不是學生,而是其他老師,沒有任何一絲犯錯的餘地,所以心理壓力會特別大,而假如遇到個喜歡刁難人的老師,那麻煩就更大了,他可能會當個壞學生,假裝不聽課或不回答問題,看你怎麼解決,也有可能當個好學生,問你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問題,同樣,要怎麼回答也是一大學問。

而在這一階段,我被刷了下來,現在想想,那時候太匆忙了,除了因為考試,所以事前準備不夠,教材有些零亂之外,我的口音也不大穩定。作為華語老師,講話必須要字正腔圓,但是這是需要長時間的準備和練習才能達到的。而在第一次應徵失敗後,我並不急著第二次應徵,因為發現自己需要更多時間去練習如何當華語老師,當然,其中不無第一次失敗的陰影,或許在潛意識中,我有些逃避吧。

拍板定案去捷克

但是,正如那句老話,逃避不能解決問題,畢業門檻還是得要想辦法通過才行,因此,在相隔快半年之後,我便又申請了捷克的馬薩里克大學。

必須老實說,我到那時候還是沒有特別想要出國,只是剛好那段時間裡實習機會特別少,因此我就只好看到什麼是什麼,選了馬薩里克大學。一開始,我對那所學校是一無所知的,甚至連那所學校在捷克哪裡都不知道,但是,幸好有上一次的經驗,我比較能知道準備的方向,不只對於教學有了準備,對那所學校也作了不少的調查,像是課程、學校歷史等等,應徵實習有一個重點,那就是你必須要看起來是能一下就進入狀況的,而不是像是個小白,還得要別人花一大堆時間帶你。

而這次,有了十足的準備,我順利連闖兩關成功,於是,我的捷克實習之旅就這麼決定了。

實習行前準備

在確定了要去捷克之後,我便開始進行準備。也許有人會問,這有什麼好準備的,不就是和一般出國旅行一樣,護照、衣服之類的帶一帶就好了嗎?

會這麼想…其實是很有道理的,因為事實上確實如此,雖說是實習,但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不同之處…除了一項之外。

台灣和歐盟申根國有免簽協議,但只有九十天而已,就算是我們只去一個學期,至少也都是超過三個月,因此,身為實習生的我們,就需要申辦捷克的學生簽證。

假如你在網路上搜尋「捷克 學生簽證」這一類的關鍵字,你會發現有很多評論,大多是在講要申請簽證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除了要良民證、學校證明之外,申請的時間很長更是一大問題。

申請捷克學生簽證所花費的時間很長,往往都至少需要兩個月的時間,倘若又遇到行政效率差一點的狀況,那麼時間會更久。

然而,更麻煩的是,你無法提早去辦,因為你需要捷克學校所開立的證明,但是,學校總是在最後一刻才姍姍來遲地寄給你所需要的文件,我就有先前去過的學姐,由於文件寄得太晚,因此被迫得要先用免簽進入捷克,之後再轉成學生簽證的狀況。

所幸的是,我的運氣不錯,在出國前幾個禮拜就順利的拿到了簽證,而在拿到了簽證,和準備好行李之後,接著就是出國了。

菜鳥老師初登場

現在回想起來,在捷克的這四個月過的是十分充實,雖然有時會覺得麻煩,有時覺得枯燥乏味,特別是因為為了要準備學生講義因此得要把整個周末都花在電腦前,但是,現在想想,那段生活過的還是滿有滋有味的。

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的馬斯垂克大學

當我到了那裏之後,我就面對了第一個挑戰,那就是資訊不足。我不太清楚其他學校是怎麼作的,但至少馬薩里克大學在我們去之前,完全沒有告訴我們上課的範圍和學生程度如何。而這種一點風聲都不透,可說是保密工作作的相當好的方式,讓我們就像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一樣,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舉步維艱,難以上手。

再來,我們談談語言,語言則又是一個難點,捷克文是相當難學的一種語言,除了和大多數的歐洲語言一樣有複雜的語法之外,它還有許多特殊的發音,更大大增加了學習的難度,一個學期下來,我甚至還沒辦法把我教過的所有學生的名字給念對呢,因此,我很多時候就得要用英文來上課。

那「群」不能說出名字的人

而說到了學生,這是我這次教書中最主要的挑戰,倒不是說學生態度不好還是不夠認真,而是他們的文化和觀念都和我們大不同,華人喜歡講求尊師重道,但在國外是沒人吃這一套的,他們通常習慣把老師視為平等的,不會特別尊敬,另外,要是有學生把你當朋友,那你就該要受寵若驚了,因為這代表他很喜歡你這位老師。

不過,或許有人會因為這樣就以為外國學生都很積極開放,但捷克學生又有些不同,他們通常比較內向、害羞,也不太願意把自己內心的情感給表達出來,這樣的結果就是,他們看起來會比較冷淡,甚至是冷漠,這也是捷克人常遭誤解的原因,若要是硬要打個比方來說的話,一般我們對外國學生的印象是犬系,而捷克學生則是貓系。

綜上所述,開學的前幾周可說是手忙腳亂,由於學生大多都沒有課本(國外課本很貴),因此我必須要整個周末都替他們打講義、準備PPT,而且在上課前我還得要先在腦內排練一遍上課的內容,雖然是自己打的,但還是得要複習一下,上課才會比較平順流暢,而動輒九十分鐘的上課時間也讓人站的是雙腳痠痛,我還記得我第一次上完課後,就直接癱在椅子上,起都起不來呢。

最大的成就

儘管遇到了這些麻煩,但是,我還是很喜歡這段實習生活,不僅僅只是我能在這之中和之後去許多國家旅行,而是在遇到了這些麻煩後,我能面對它,並(有時是和學生一起)解決它,這給了我不少的成就感。

在這次出國之前,每次有親戚朋友問我這次出國有什麼計畫,我總是回答他們說:「我這次出國不是去玩的,是去實習的。」而過程也一如我所料,這段實習的期間我有很多時間都是在學校,要不然就是在宿舍的電腦前,獨自一人打著講義,並沒有很多可以出去玩的時間。

但是,正也因為如此,我開始覺得自己就像是個真正的華語老師,馬薩里克大學是間很自由的學校,不只對學生,對老師也是如此,我們只要把進度教完,他們就不會干涉我們是怎麼上課的。而因此,在這段期間,我開始學會自己規劃課程進度,思考每一堂課要教的內容和範圍,要如何吸引學生的注意力,要如何讓他們能夠理解並真正學到一些東西,要怎麼編寫期末考卷並批改(當然還有決定誰過,誰不過),這些種種都讓我覺得自己已經開始成熟,能夠真正去做一件重要的事並對其負責,我想,這也正是實習的目的。

另外,這也給了我機會讓我能和學生一同合作解決問題,雖然是老生常談,但教學相長這句話說的確實不錯,每次學生一有不懂的地方,我就會努力思考要怎麼讓他(或她)理解,我認為,解決問題就像是在牽手,只有一方努力是辦不到的,需要兩方一起努力,這樣才能使問題解決,而我也很感激他們一直努力,直到最後都沒有放棄(儘管我還是記不得他們的名字)。

最後,我想對想要一些可能還在猶豫自己要不要出國實習的人說幾句話,那就是-勇敢的走出去吧,也許你會摔倒,也許你會遭到一時的挫敗,但有一件事是絕對的,那就是你絕對不會後悔。

從山丘鳥瞰的布爾諾市景

關於蘇珩:五月出生的金牛座,就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目前正與論文奮戰中(不要問我甚麼時候畢業,這個是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