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Eggsy] 囚爱(PWP,下药梗)H部分

Eggsy这幅样子无法向母亲解释,所以Harry还是选择把他带回了自己家。

其实,那杯酒里只有少量的药剂,也许那个男人是单纯为了增加情趣。Eggsy在kingsman曾进行过各种类型的抗药性训练,所以Eggsy清楚这并没有对他造成过多影响,自己完全可以解决。

他本想对Harry实话实话,但想起男人刚才的举动和关切的眼神后,心里一个卑鄙的声音诱导他,这是你把Harry留住的机会。

Harry扶着Eggsy在沙发坐下,摘掉眼镜,脱了外套,转身走向浴室准备去放水,但是男孩儿却立刻站起来贴住他。

Eggsy的手环在Harry腰间,头靠在他的胸膛磨蹭着。脸颊的热度透过衬衫传过来,Harry知道他的情况绝对不像自己说的那么乐观。

Harry任由他抱着,两人始终沉默着,然后Eggsy抬起头,开始亲吻他的脖子,接着是下巴。男人微微低头看他,他就踮起脚尖,有些胆怯的亲吻Harry的嘴唇,动作生涩,一下下的触碰。

嘴唇上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Harry搂住Eggsy,开始回应这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他的舌头滑进男孩儿轻启的唇,扫过他的口腔,卷起他纠缠在一起。

男孩儿像是得到了鼓励,发出暧昧的呻吟,将手颤抖的覆上Harry西裤的凸起。

男人像是突然清醒过来,慌张的推开他。

Eggsy的没站稳,后退了两步,不解的看着他,“Harry??”

Harry急促的喘着气,努力平复自己。“我让Merlin叫医疗队过来。”

他转身去那拿电话,该死的,差点就忘了Eggsy是被下了药。他不希望自己像是在趁人之危,但Eggsy眼睛有些红,显然会错了意。

他拿着电话回来的时候就看到Eggsy全身赤裸着,正试图把一根钢笔插进自己体内,Harry慌忙过去阻止。

Eggsy恶狠狠的瞪着他,但看上去就快哭了,“你不要我为什么还来救我?去他的医疗队,你怎么不让他们随便谁来操了我!”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被下药了,作为一名特工竟然毫无自觉!”男人想到刚才的画面,责备的开口。

Eggsy愤怒的抓起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然后拿着外套晃晃悠悠的向门口走去,Harry跟在他后面,在他打开门的瞬间把门又按了回去,“你干什么去?”他抓着男孩儿的手腕。

Eggsy用力挣脱他的钳制,却不小心绊了一下摔在楼梯边,Harry紧张的弯下腰,听见男孩儿挑衅的说,“让我离开,或者帮我去街上找愿意操我的人,完成考试。”

Eggsy的被摔在床上,头有些晕,Harry跪在他两腿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没说过不想要你。”

他的衣服和裤子被利落的褪去,Harry撑在他上方,有些霸道的吻他。男人的一只手正在把玩他的性器,并不时向他身后探去,旋转,弯曲。Eggsy想抬起身子迎合,却被牢牢的压制住。他只能专心在这个吻上,直到他因为缺氧而小幅度抗议的时候,男人才放开他。

Harry低下头看着他依然挺立的性器,勾起了嘴角,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Eggsy被看的有点发毛,他注意到男人还衣冠楚楚,于是不满的翻个身,把他按在床上,颤抖的手指解开了男人上衣的纽扣,然后慢慢下滑,停留在他的腰带上。

Harry有些意外的挑眉,既不催促也不反抗,等着他下一步举动。他现在有些骑虎难下,硬着头皮解开了Harry的裤子,把男人的欲望释放出来。

Eggsy红着脸,愣愣的看着男人粗长的阴茎。这个表情取悦了Harry,“还满意吗?”他坏心的问。

男孩儿的脸红的都快滴血了。Harry挺挺腰,欲望擦过他的脸颊,他知道男人想让自己干什么。

Harry并不催促,像是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一样看着他。Eggsy缓缓张开嘴,将男人的阴茎吞入口中。他从未给别人做过这种事,笨拙的吞吐着,但Harry还是在他口中变得更硬。这个发现让Eggsy欣喜,他更加卖力,由下至上舔弄柱身,然后用舌头堵住顶端的小孔,再努力张大嘴把阴茎吞得更深。Harry突然抓着他的头发向上挺了下腰,阴茎顶在男孩儿喉咙里,顶部的压迫感让男人舒服的叹了口气。

Eggsy不适的咳了一声,有些委屈的抬眼瞪他。

Harry轻易的被这个眼神撩拨了,他把Eggsy拽起来,男孩儿趴在他身上和他交换了一个吻。

Harry靠在床头,用手揽着Eggsy,让他两腿分开跪在自己腰侧,将阴茎在他股间摩擦,感受到怀里的男孩儿轻颤。顶部刚刚挤入,Eggsy就疼的叫出声,然后像是觉得羞耻,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Harry轻轻抚摸他的后背,温柔的吻着他,安抚怀里的男孩儿。等到他的呻吟不那么痛苦的时候,按着他的腰全部顶了进去。

“啊…”Eggsy疼的眼泪掉了出来,他的腿软了一下,身子沉下,将阴茎吞到更深的地方,于是本能的想要起身,却被Harry用手臂牢牢禁锢。

Eggsy贴上Harry的嘴唇,将痛苦的呻吟堵在唇舌之间。Harry喜欢这样,他知道这个姿势对于未经人事的Eggsy来说有些勉强,但他希望看到男孩儿为了自己勉强的样子,让他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Harry慢慢向上顶弄,Eggsy的呻吟由最开始的抗拒逐渐变得甜腻,他生涩的动着腰,不由自主的迎合。察觉到他的变化,Harry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不再刻意控制,拉开他的双腿,愈发大力的操着他,不时变换着插入的角度,找寻男孩儿的敏感点。

Eggsy的手摸上自己的腹部,微微用力向下按压。Harry了然,用力深插了几次,语气里带了些调笑的问,“摸到了吗?”

男孩儿愣了一下,红着脸不说话。

当阴茎抵上那个凸起的时候,Eggsy便开始求饶,“H…Harry…啊……慢点,啊…”却换来更加持久的折磨。

Harry俯下身,轻咬着他的耳朵,“这是你自己选的…”然后猛的沉下腰,满意的听着男孩儿的带着哭声的呻吟,然后,Eggsy射了。

Eggsy不知道Harry又抽插了多少次,他的意识有些涣散,他觉得自己经历一次又一次高潮。空荡的房间里回荡着男人的粗喘和自己破碎的呻吟。感觉到Harry的阴茎在他体内变大,男人的动作更加快速有力,像是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顶乱。他能做的就是抓着男人的肩膀,努力将双腿挂在他腰上,随着他的动作摆动,求男人在高潮的时候射进来。

当他被精液填满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只有依存Harry才能活下来,男人有力的进入,滚烫的精液,都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填满了。

Harry怜惜的吻着他,手指划过他胸前的凸点,感受到敏感的收缩着内壁,男人埋在他体内的欲望又一次抬了头。

Harry的手极富技巧的撸动着Eggsy的阴茎,看着他又一次硬了起来。男人把他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规律的摆动着腰。

等到Harry再一次喂饱他的时候,Eggsy的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他用手臂半遮住眼睛。

Harry察觉了他的异样,温柔的拉开手臂,“难受吗?”

Eggsy摇摇头,抬头送上一个吻。他的胸口疼得厉害,想起了自己龌龊的小心思,他利用了Harry对他的关心和在乎,拉着这个男人陪他一起堕落沉沦。

Harry吻去他的泪,“对不起,Eggsy,对不起,”男人一下下吻着他,直到Eggsy终于体力不支的睡了过去。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备份)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