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Eggsy]CLOSET(PWP,公厕梗)H部分

“呼…”Eggsy洗了把脸,甩了甩头发,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他听见有人进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缓慢而笃定的向他的方向走来。

Eggsy诧异的回头,“Harry…你怎么来了?”

两周前,已经身为Arthur的Harry执意要赴一场危险的邀请,为了手刃kingsman的叛徒。当然,他做到了,不过代价是从他腹部穿过的两发子弹。Eggsy至今仍记得看着Harry被送进手术室,自己当时那种心脏就要停止跳动的眩晕感。

“你喝了多少?”Harry皱着眉看他。

“你应该留在医院养伤的。”Eggsy无视了Harry的问题。

Harry撇撇嘴,“我来盯着我的情人。”

他说的一本正经,却轻而易举的让男孩儿红了脸。

Eggsy尝试转移话题,“那个…你好点了吗?一会儿记得不要喝酒,他们灌你的话我替…唔…”突然感觉Harry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Eggsy惊了一下,紧接着,未说完的话语被堵在男人炙热的吻里。

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Harry的手慢条斯理的伸进Eggsy的衬衫,带着薄茧的手指抚摸他光滑的后背,男孩儿忍不住呻吟出声。Harry的舌头趁虚而入,在他口腔里肆意攻略,不时勾起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Harry喜欢吻Eggsy,男孩儿的嘴唇像是一道可口的甜品。

Eggsy喜欢Harry吻他,男人的嘴唇带着侵略性的情欲。

嘴唇分开的时候牵起一缕银丝,男孩儿有些气息不稳,眼睛里也带了水气,他听到Harry低沉性感的声音,“Eggsy,想我了吗?”

Eggsy被推在厕所隔间的墙板上,他的裤子已经退到膝盖,衬衫被高高撩起推到腋下。他装腔作势的环顾四周,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这可真不像你的作风。”

Harry用手指弹了一下他挺立的阴茎,然后绕到他身后向穴口探去,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我不认为你能忍到回房间。”
然后他将两根手指弯折,用指尖轻刮着男孩儿敏感的内壁。

“Harry你…嗯…!”Eggsy的阴茎渗出几滴体液,他的腿颤抖着,抓着Harry的西服才得以支撑自己。

男人衣冠楚楚,温柔的吻着他,安抚他,好像他的手指没有做这些下流的勾当。Eggsy以为自己就要被Harry用手指操射的时候,男人停了下来。

“Harry…?”Eggsy疑惑的抬眼看他,根本没注意自己眼睛里流露出怎样的渴望。

Harry笑了笑,“想要奖励的话就得自己争取。”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向下施力,男孩儿顺从的跪了下去。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让Eggsy原本的羞耻心大大减半,他温暖的口腔包裹着男人的性器,卖力的吞吐着。当Harry的阴茎顶在他喉咙深处的时候,他被呛得咳了起来,但还是拼命想要吞的更深。

“Eggsy?”
“Eggsy你在吗?”

外面传来传来的叫喊声让两人惊了一下,Eggsy顿时清醒了不少,他的嘴里还插着Harry的阴茎,紧张的不知所措。

“不是说上厕所了吗?”一个男孩儿疑惑说。
“诶…不会喝不过躲起来了吧!”另一个夸张的声音说。

Eggsy求助的看向Harry,男人却坏心的挺了挺腰,害得他差点叫出声。

“你说Eggsy不会在天台打野战吧?”
“别逗了,你没看到他连和女孩儿说话都脸红吗?我打赌他还是个处男。”
“哈哈,走吧走吧,咱们上去看一眼。”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消失。

Harry抓着他的头发,一下下操着他的口腔,“唔…”Eggsy忍不住小声呜咽,埋怨的瞪了一眼,在男人看来却如同引诱。

Harry把他拉起,干脆利落的抱起来,让他的双腿夹在自己腰上,扶着自己的阴茎直直的插了进去。

“啊…!”Eggsy的内壁因为这个姿势紧张的收缩着,紧紧夹着Harry。

男人将他托起,直至阴茎快要滑出体内,又毫无预兆的松手,重重的插入,Eggsy忍不住小声尖叫。

Harry笑着拍了拍男孩儿的屁股,“放松点儿,处男。”

“嗯…啊…”他的腿无力的夹在男人的腰上,Harry每一下都顶在他深处。

Eggsy被操的神志不清,但脑子里有闪出Harry中枪的画面,“H…Harry,答应我,以,以后,别再自己去冒险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男人无奈的看着他,又向上顶了几次。

“嗯!那就…”Eggsy艰难的继续着自己的话题,“那就…下,下次…”

“下次我带你一起。”Harry叹了口气,紧紧搂住Eggsy,吻上他,加快了下身的速度。

“啊…啊…慢点…啊…求你…”Harry的阴茎准确的擦过他的敏感点,Eggsy挣扎着求饶,他越是哭喊,男人越发用力。

Harry终于射在他体内,用滚烫精液填满他,Eggsy也颤抖着射了出来,大部分在自己身上,有几滴溅在了男人的衣服上。

Harry拿出手帕帮他擦干净身上的精液,把衣服穿好,然后又清理了自己的西服。

Eggsy脸颊发红,无力的靠在墙上,他看着窘迫的自己,和对面的Harry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混蛋…”

Harry无辜的耸耸肩,“混蛋可刚让你舒服完。”

Eggsy知道自己说不过他,索性不再理他,开门走了出去,Harry也跟了出去。
男孩儿洗了把脸,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Harry从后面抱着他,手指隔着衣服在他腹部画着圈。

Eggsy脸上刚刚褪去的红色又显露出来。Harry看着镜中的男孩儿,在他耳边低声询问,“怎么还一脸的欲求不满呢,Eggsy?”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备份)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