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Eggsy+Merlin/Roxy] honey honey!(PWP,护士服)H部分

***

Harry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Eggsy今天对他爱答不理的,吃饭的时候也在走神,想来也许是自己最近太忙冷落了年轻的恋人。这次的卧底任务有些与众不同,虽然身为职业特工他具备一定的医疗知识,平时的工作中也有Merlin帮忙,但是想要扮演好一位医学专家他还是不得不在短时间内阅读大量的专业书籍,这让他头疼的想要炸了办公室。

Eggsy黑着脸站在浴室里,他发誓如果不是Harry吃完饭又直接去书房了,自己是绝对不会想要穿成这样的。

盒子里是一套情趣内衣,护士主题的,老男人的恶趣味。他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Merlin肯定买大了不止两个尺码现在才能勉强套在他身上。性感粉红色的护士服紧紧包裹着身体,胸前的扣子随时都有被撑开的危险,白色的吊带袜是网眼款,内裤还带着蕾丝花边…这他妈可真gay,Eggsy腹诽,丝毫没觉得这句抱怨有什么不对,犹豫再三还是把护士帽扯了下来。

真的要这样出去吗…?Eggsy有些迟疑,虽然他平时整天黏在Harry身边,但是性事上却意外的脸皮薄,绅士几句下流的挑逗就能让他脸红到无以复加。

就在他的内心剧烈挣扎的时候Harry突然推门进来了,Eggsy吓得打翻了手边的盒子,藏在盒子下层的注射器,听诊器,静电胶带和肛塞全都掉了出来,他现在简直想一头撞死在马桶上。

Harry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镇静下来。

Eggsy不敢看他,迅速蹲下把东西捡到盒子里,他现在最希望就是能给Harry来一针,让他忘记正在看到的这一幕。

Harry饶有兴致的看着慌慌张张的年轻人,他的衣服有些透,胸前的两点隐约可见,过短的裙子可以直接看到内裤,这让他诱惑十足,可惜Eggsy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裙下的风景。

“打扰了。”Harry恶意的开口,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调笑,“你是打算自己继续在这里玩儿下去吗?”

Eggsy站起来,好在还没忘了整理他的裙子,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只能换来加倍的戏弄,索性瞪着对方不说话。

Harry没想过Eggsy可以为了自己做到这个地步,他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之前的烦躁也烟消云散,慢悠悠的走到男孩儿面前,用拇指摩挲他裸露在外的手臂,在他耳边轻声说,“那么,护士小姐,愿意帮我做个检查吗?”

***

Harry躺在床上,将双臂垫在脑后,Eggsy心一横,跪在他两腿之间,鼻尖和嘴唇摩擦挺立的阴茎,虔诚的亲吻,舌头卖力的反复舔弄柱身,堵住顶端的小孔,引得男人舒服的叹息。他将粗长的性器吞入口中,Harry的尺寸太大了,已经顶到喉咙了但根部仍然停留在外面,他的下巴有些酸,双手配合的撸动未能被照顾到的根部,指尖轻捏双球,耐心的侍奉,但对方丝却毫没有要射出来的意思。

Harry抓着他的头发,Eggsy配合的抬起头,一如既往的无辜神情,总能有意无意的诱惑着他。

Harry把他拉起来,翻身压在了身下,本就极短的裙子此刻已经被推到腰间,露出和白色吊带袜配套的内裤,蕾丝布料被渗出的前液弄湿,阴茎看上去隐约可见。男人挤进他两腿之间,Eggsy却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硬着头皮做那些羞耻的事情,但是下一秒钟对方就握着他的手向身后探去,拉开内裤的底边,手指按压穴口的边缘,惊讶于它的柔软,引导他将自己的手指伸进去,甬道立刻将两根包裹住,Harry勾起嘴角在他耳边感叹,“看上去…你刚才玩儿的不错?”

“啊…嗯啊……”恋人的呼吸喷洒在敏感的皮肤上,令他战栗,Eggsy闭着眼感受着体内的手指,一定是疯了才会由着Harry做这种事,他想起男人也曾用这双手触摸别人的身体,这让他嫉妒的发狂。

Eggsy偏过头寻找Harry的嘴唇,体内和他纠缠的手指动了动,微微分开将穴口撑大,示意男人再加一根进来。

Harry会意的吻住他,轻易的察觉到Eggsy的情绪,他太了解这个男孩儿,每次的嘴硬,逞强和奋不顾身,都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换句话说,Eggsy在床上有多放的开,那此刻他就有多不安。

Harry亲吻他的脖颈,轻轻啃咬锁骨,留下暧昧的痕迹,紧接着找到了他的乳头,隔着衣服耐心的舔湿那块布料,用牙齿轻扯,等到它在口中充血挺立,又转向玩弄另外一边。

Eggsy又疼又痒,略微粗糙的布料带给他加倍的触感,他不安分的扭动着,想要躲开男人的恶作剧,结果却换来体内手指加倍的折磨,在他意乱情迷的就要被手指操到高潮的时候,Harry突然放开了他。Eggsy有些迷茫的躺在床上喘息,高潮将至位置,眼睛里写满欲望和渴求。

Harry笑着用手指勾起他的袜带,然后快速的松开手,Eggsy的大腿立刻被弹出了一道红痕,疼痛让他的目光清明了许多。男人惋惜的摇摇头,似乎是不满足于这位护士的玩忽职守,他起身自顾自的靠在床头,“我今天听说了一些关于我性能力的传闻,评估者不亲自检查一下吗?”Harry解开了自己的浴袍,大大方方的伸展四肢,示意他的男孩儿自己坐上来试试。

Eggsy已经顾不上羞耻,爬坐起来,朝着Harry的方向膝行,毫不犹豫的跨坐在他身上,后者好心的帮他把内裤拉开,粗长的性器在他臀缝间摩擦。Eggsy抬起身子,一手扶住Harry的阴茎,一手分开自己的臀瓣,对准穴口缓缓坐了下去。阴茎推开紧缩的肠肉,一寸一寸将他占有,Eggsy仰着头,眉头紧锁,努力适应身体里的巨物。

Harry的手温柔的抚摸他的大腿,帮助他放松,阴茎被熟悉的触感包裹,Eggsy真紧,无论他们做过多少次,他还是那般青涩。

“啊…… ”Eggsy忍不住呻吟,终于连根没入,穴口的褶皱被撑开,紧紧咬着Harry的性器,Eggsy撑着Harry的胸膛,一下一下晃动着腰,他不敢动的太快,他的身体如此思念Harry,仅仅是被插入,就已经舒服的快要射了。

这个速度显然满足不了Harry,如果按照Eggsy的节奏做下去,恐怕没病的人都会被他折磨出毛病。男人坐起来,一只手搂着他的腰,一只手揉搓他贴在两人腹部的阴茎,胯部自下而上快速顶弄。

“慢…慢一点…啊…!”Eggsy的节奏被打乱了,他尖叫出声,这个姿势让Harry的阴茎进的很深,腰间的手臂禁锢着他不许逃离分毫。

Eggsy很快释放在Harry手里,他在男人怀中颤抖着,大口的喘着气,不甘心的紧夹住后穴里的性器,想要逼Harry缴械。

Harry被他夹的皱了皱眉,但Eggsy的方式对他而言未免太小儿科了,换了个姿势把男孩儿压在床上,略微施力的拍了拍他的屁股,不疼,但声音足够羞耻,“我不介意你再夹紧点儿。”在他耳边吹着气说。

Harry拉着Eggsy的腿缠在自己腰上,在他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男孩儿还没从刚才的高潮中缓过来,软着身子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Harry把他的衣服解开,再一次将兴趣放在了他胸前的两点,少了衣服的阻隔,这里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男人的舌头舔过凸起,灵巧的在周围打转,恶作剧的吸允,发出滋滋的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听上去格外淫靡。Eggsy的手插进Harry的发丝间软绵绵的推拒,男人不容分说的抓着他的手举过头顶,下身惩罚的顶了几下。

察觉到Eggsy的阴茎再次抬头,Harry重新律动起来,他用双手分开Eggsy的臀瓣,性器的连接处暴露在空气中。

“别…别看…啊…”这太过了,Eggsy弓起身子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Harry用胶带绑在了床头,他开始拼命挣扎,“Harry!你他妈什么时候 — — ”

“既然你都准备了,又怎么能浪费这番好意。”Harry眨眨眼,大言不惭的说。Eggsy被他噎的说不出话,只能红着眼睛在心里咒骂,对方捏了捏他弹性十足的屁股作为回应。

等到男孩儿安静下来,Harry重新动作起来,大力的抽插,将性器几乎整根拔出,带出娇嫩的肠肉和体液,再重重的沉腰操进去。Eggsy半眯着眼睛,攥紧拳头,被男人的动作逼出一声声呻吟。Harry撑在上方,表情专注的看着他,额前的碎发散落,看上去性感又危险。

高潮将至的时候Harry解开了他手上的束缚,Eggsy的呻吟已经夹杂了破碎的哭腔,他搂住恋人的脖子吻上去,像只小狗一样迫不及待,舌头轻易的探入男人嘴里,带着薄荷微凉的烟草味道,让他迷恋不以。Harry如他所愿的射在了Eggsy身体里,阴茎顶在前列腺上,满足于射精的快感,用自己填满他,取悦他,占有他。

Harry将性器抽出,Eggsy的腿大开,不受控的颤抖着,还来不及闭合的穴口流出精液和黏腻的肠液。怜爱的亲吻Eggsy手腕上的红痕,男孩儿抽回手,闭着眼睛哼哼了两声,不满于他假惺惺的行为。

Harry俯身微笑着亲吻Eggsy,这次他没有躲开,心满意足的回吻,任由男人帮他把缠在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在对方的怀中沉沉睡去。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备份)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