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肌音樂祭──在大草原上全力跳吧!


FUJI ROCK的兩天,避開年年下雨的出名傳說,恰好天氣晴。

半夜從新宿搭長途夜巴抵達新瀉,進入山區時如陷五里霧中,但隨清晨迎來,外頭景象愈趨清朗,下車時陽光淡淡灑在身上,吐出的空氣中還混有一絲白霧。雖然是夏天,六點時也只有15、6度左右低溫,放眼望去人們都披著厚外套,睡眼惺忪的臉上卻難掩興奮!

排隊得到露營區跟兩天入場的手環後,我們跟著少少的人走進苗場滑雪場,得先越過一條周圍是草地植披,冬天會被白雪跟纜車覆蓋的雪場道路後,那些前夜祭或第一天就來的人、比我們早一些來的人突然都爬出眼底,腳下的路也從平地變成砂石路,右側是等淋浴間跟廁所的長條隊伍,而最讓人驚嘆的是左側坡上那滿山遍野、五顏六色的帳篷海。

我們本來就想體驗野外LIVE,但其實附近的民宿飯店非常難訂,大部分的人在半年或更早以前就訂好,若是等到演出名單完全公布才決定,很可能一床難求,而走向露營一途,特別是離會場最近的「王子大飯店」有錢也不一定能入住,該飯店主要提供給樂手及工作人員,剩下的空房則需經過抽選。曾聽朋友笑談,大概是半夜肚子餓出去泡泡麵,卻能碰到喜歡的樂團成員坐在外頭聊天(或他也肚子餓正在泡泡麵)的程度,聽著聽著實在很心動超酷。

好不容易找到平緩的空地,終於笨拙地搭建好帳篷,在稍作休息後,約八點(此時太陽已經有些毒辣起來)出發至周邊區,展開我們雙日的腹肌之旅。

跟ROCK IN JAPAN或SUMMER SONIC等都市型音樂祭不同,滑雪場的腹地相當廣闊,想由露營區走到最尾端的「Cafe’ de Paris」舞台至少要40分鐘以上,更別提若碰上「GREEN STAGE」、「WHITE STAGE」等容納萬人的大舞台散場,要花費更多時間。因此我們先在行程本上計畫一定要看的表演,再分配剩下時間「經過」其他舞台,認識不熟的團。

雖然參加者很多,但會場也大到不會讓人身處滿員電車的不適感,人們主要仍抱著放鬆聽自在玩的目的參與,如初日下午在GREEN STAGE聽MAN WITH A MISSION時,場面劃分成三塊,前半是大玩衝撞的搖滾區(很好玩,但沒有體力千萬別誤闖,我那時還穿拖鞋我怎麼敢),中間是零散站在舞台後揮手跳舞的人,後段草地延伸到樹蔭下則是滿溢的露營椅,為音樂祭奇景之一。

多個舞台會隨地形、環境佈置,分配不同的音樂風格。如晨間時,「FIELD OF HEAVEN」仍是十足荒野味的舞台,進入夜晚後卻搖身一變,高掛場地中央的大水晶球開始旋轉發亮,光點流逝成猶如五線譜般的白色線條,刷在被樹木群繞的迷幻舞台上,一邊享受SPECIAL OTHERS演出,一邊跟人群歡呼跳舞,熱情但不至於難以呼吸,是我在這次音樂祭的最佳體驗之一。

而晚上十點半在露營區專屬舞台(今年開放給所有入場客)「PYRAMID GARDEN」中,也有細美武士和滅火器主唱楊大正的同台演出,聽眾們坐在微濕的草皮上,鼻尖是土壤的味道,聽台上的人各別細語台日的社會近況,接著高唱《島嶼天光》日文版,當下從那吉他跟歌聲中,總覺得有股暖流淌入心底,雖然深夜的室外冷到發抖,卻希望今夜永遠不要中斷。

其中被我喻為聖地的是「DAY DREAMING and SILENT BREEZE」電子舞台,須花錢搭纜車前往──且號稱是世界最長的纜車,將近半小時才會直達山際,沿途除了欣賞美景,還向對面包廂的人不斷朝手打招呼,最初雖然害羞結果回程下山時我們也不放過任何一次揮手的機會,只希望對方感受到台灣人的親切XD。

跟底下逐漸燃燒的氣溫相比通風良好,多了幾分涼爽,氣氛也更慵懶,人們在大片綠地上做不同的享受,睡午覺、趴著聊天、在DJ台前聽音樂搖擺身體,彷彿闖入仙境,看著每位身穿鮮豔登山裝的參加者玩得不亦樂乎,甚至在草地上舉辦多人跳繩,不分你我,無論成功跳過亦或不幸絆倒也好都能贏得周圍的笑聲,真的好開心喔。

此外,吃遍音樂祭的美食是一件大事,雖說是野外生活,食物的味道也絕不馬虎,除了有簡單的炸物輕食外,從日式、中式,到義式料理都一應俱全,短短兩天內我們更是從早到晚都用啤酒配音樂,只是山上價位偏高,若一不注意就會吃掉半個錢包。

以及最初進入會場時,會有2、3位工作人員在門口發放環保垃圾袋,上頭設計富士山等多彩圖案,讓人情不自禁想當收集狂,而場內也設置多個大型丟棄站,強調垃圾分類重要性,官方將紙杯回收再生成衛生紙、筷子等木製餐具回收當建材等,因為有做足分類,垃圾站不會傳出惡臭味,人人都成為站在丟棄站前把寶特瓶從瓶蓋到塑膠包裝細心拆除的一員。

有次朋友從舞台前搖滾區回來,跟我們說,上一秒大家還在相互衝撞,下一秒散場時卻有不少人開始低頭自主撿垃圾。身為台灣人實在自嘆不如,從主辦單位到參加者,FUJI ROCK的確有資格喊出「世界上最環保的音樂祭」的口號。

作為我的第一場國外音樂祭,訴求環保、反戰、人權的FUJI ROCK讓人開足眼界,不分種族國界、不分性別、不分年齡層,想起會場內設置的兒童遊樂區,沒有家長會責備小孩「別花那麼多錢去參加這種活動」,沒有人會比較哪個性別才懂得搖滾樂,只有不同面孔的人聚在一起歡騰的畫面。

以結果來說聽起來很糟糕:後腳跟磨破皮、防曬擦不夠而曬傷、外套太薄、小腿僵硬、半夜三點醒來排付費溫泉卻還是在寒風中苦等1個多小時,早上七點在帳篷被熱醒……諸如此類的尷尬小事(我好麻煩),都在音樂底下灰飛煙滅。

身後Red Hot Chili Peppers響起的安可曲離我們愈來愈遠,路上卻仍有其他舞台傳來的演奏聲,思索著等等要怎麼收帳篷,我才終於意識到要回到現實了。從帳篷區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走回最初覺得是漫漫長路的滑雪道,心情有些不甘寂寞,而原先在去程巴士上還精神飽滿地望向窗外,歸程卻一路睡回清晨4點半的新宿街頭。

最後每個人在鐵路上各別散去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以及更重要的是超感謝十翼阿芸!(哭了)明明沒在台灣去過哪裡玩結果第一次卻在日本新瀉山上XD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