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之原力,迷之原理

在那個並不遙遠的星系……

2015年12月18日,註定將成為星戰史、科幻史,甚至是北美票房記錄史上最重要的日子之一,因為這天是「星战系列」第七部《原力覺醒》的北美首映日。星戰7首先以5700萬美元,打破北美地區點映票房記錄[1];接著又以1.205億美元,打破北美地區首日票房記錄,同期的北美票房首日亞軍《姐妹》的收入是490萬美元。週末結束時,它已經以2億3800萬美元創造了新的北美地區首週末票房記錄,比擂主《侏羅紀世界》的首週末票房多出3000萬美元。

有媒體直接指,這幕首週末票房大戲正是由「粉絲主導」。對於這樣的現象,星戰迷可能會驕傲而一本正經地說「原力與我同在」,但在傳播學者看來,他們則會說「原理與你同在」。

這個原理就是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 — — 迷之原理:迷文化(Fan Cultures)。

粉絲的原力

《星球大戰》系列影片一直是很多理論的研究範本。你可能會想,這有什麼好研究的,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這些學者未免太矯情。那就先讓我們往回退一點,先了解一下迷這個概念從何而來,又到底有什麼值得特別關注的。

迷文化研究脫胎於文化研究學者對閱聽人(即讀者或觀眾)主動性的探尋。在此前的大多數學者看來,無論作為接受者還是消費者,閱聽人都始終沒能擺脫消極被動的標籤,沉溺於批量生產的大眾文化工業,盲目衝動地接收媒體傳達的統治階級意識和指令,這些都讓學者們感到悲觀和痛心,比如法蘭克福學派的阿多諾老師就曾為批判文化工業而此操碎了心。

直到文化研究大師,伯明翰大學的霍爾老師,在前人的理論和研究基礎之上,發展出編碼/解碼理論,并以創立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閱聽人偏好閱讀理論。

從這裡開始,對於閱聽人的研究翻開了新的篇章。學者們很快便注意到一群「過度的」閱聽人,與一般大眾閱聽人和精英閱聽人都不同。在許多迷文化學者看來,這些粉絲儼然剛剛被找到的天行者盧克,積極參與并充滿活力,聰明甚至狡猾。他們不再是文化產品或媒介文本的奴隸或信徒,也不是孤立的個體,反而像反抗軍一樣聚集,并在在文本的宇宙中「遊牧」,還可能成為富有創造力和生產力「文本盜獵者」,在迷群內主動傳播相關資訊和由粉絲再創造的文本。這種再創造和主動傳播,也不只局限於文字文本,還包括粉絲之間的交談、日常生活中的效仿,甚至影響自我認同和自我賦權。所有這些迷的認同和實踐,都突破了此前學者心中對閱聽人的一般定義。

現在看來,你是不是覺得迷文化這個理論有點親切?稍稍想一下,你也許就能從身邊數出好幾種這樣的迷:棒球迷、科幻迷、音樂迷還是動漫迷……我們還會用不同的形容詞定位自己或他人,比如真愛粉、腦殘粉、偽球迷等等。藉助科技發展,我們還發展出了更多元更精彩的迷之實踐,同人小說、同人繪本、粉絲視頻和音樂。這正是屬於粉絲的原力。

反抗軍與帝國

雖然費斯克曾說「民眾從來沒有聽任文化工業的擺佈……迷是民眾中最具辨識力、最挑剔的群體」,可現實似乎並沒有他所說這樣理想。若說,迷是反抗軍,大眾文化中的商業利益,就是他們不得不面對的商業「帝國軍」中一支強力部隊。

儘管在迷群內部有著高漲的創作和傳播熱情,但迷對原始媒體文本的再造和散佈,並不經常受到作者或以商業組織為代表的版權方的歡迎,有時還還會伴隨限制、警告和禁止。

Jekins對《星球大戰》大量粉絲電影的研究中發現,盧卡斯電影公司曾用各種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從形式、內容甚至發佈平台等方面限制粉絲的再創作,被Jekins成為「試圖終止粉絲文化生產的眾多公司中的最強悍將」。諷刺的是,星戰迷們就像電影中的反抗軍,始終積極抵抗電影公司加強知識產權控制的企圖。

這種堅持不懈的抵抗,改變了電影公司的態度。當然商業利益者並沒有放棄控制,可另一方面,電影公司內的創意或行銷部門,對這種迷的參與式文化表現出興趣,并加以利用。粉絲們也不會因為對電影公司已有的抵抗態度而拒絕這種行銷,反而會樂在其中。

這樣看來,我們很難說迷與商業團體是截然對立反抗軍與帝國,正如天行者盧克與黑武士之間無法斬斷的聯結。

光明還是黑暗?

現在是不是覺得,看起來非常生活的迷之原理,慢慢變得謎之複雜?複雜的不是理論,而是生活本身。「迷」這樣一個看似單純的身份認同,內在有非常豐富的層次甚至矛盾,加上與商業和權力的糾纏,就更加複雜。

作為迷或粉絲,我們無法像學者一樣,辨析我們身上到底有幾成功力與統治權力或商業集團抗爭,但希望你至少已經了解,藉助媒介融合與參與式文化(Jekins),我們不再是旁觀者,同時也是創造者。我們在消費或欣賞大眾文化時,也在重新創造大眾文化。

很多學者也批評迷文化理論高估了閱聽人的能動性,過分強調通過重新定義符號意義,進行自我賦權的可能性。可「迷」依然是閱聽人中最活躍的群體,並且在不斷的擴增和顯影,這樣的現象正印證了迷文化學者希爾斯所說,「文化權力不可能完全歸屬於任何特定群體,也不可能是任何單一價值體系所孕育的結果」。

現實縱有重重障礙,但既然我們有迷之原理在手,就該大膽去實踐迷戀,執著探索故事的每一層內涵,甚至熱情地創作,就像天行者盧克放手去探索原力的光明面和黑暗面的平衡一樣。畢竟尤達大師早就說了,永遠不要高估黑暗面的力量。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ears and Rai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