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Our big friend

二月二十八號,距離上一篇有三個月了。

沒機會告訴你,但我相信關心易胖的你會想知道易家人的一些事情。

去年第一次開庭,法庭上易胖媽與我方律師以及對方的人。在過程中法官問肇事者車禍過程,沒想到肇事者居然說他有看到易胖並且有減速,當庭被法官痛斥,因為行車記錄器中一目了然。沒記錯的話第一次開庭的結果應該是法官對對方說如果不和解賠償就算再開庭你還是會被判刑,於是擇期開和解庭。

開庭完後沒想到對方父母走過來跟易胖媽說,希望你們原諒(放過我們)我們最多就只能賠妳八十萬。這種說法簡直是在傷口上灑鹽,不難想像這種父母會教出什麼小孩。

接下來的和解庭,哥哥說對方和解金實在太沒誠意,人已經回不來了,態度還這樣實在太惡劣,據哥哥說在和解庭上他大罵對方。

兩方無共識於是要第二次開庭,日期是二月十四日,最新的官司進度我要下次去找哥哥他們吃飯時才能知道了。

記憶很斷斷續續,通常都是當下聽哥哥他說過程印象才比較深刻,不過也是我沒有及時記錄下來,下次再問個仔細一點把它記錄下來給妳。

而易家人的方面,其實每次去找哥哥他們聊天我自己是覺得關於家裡的事情,他通常就是點到為止或他讓我感覺在一些問題上會避重就輕地回答。

我所知道易胖媽還是很傷心難過,心情不怎麼好,不常去麵館至少去找他們聊聊天的時候都沒遇到媽媽,有點擔心有點難過,想說幫不上什麼忙但可以跟易媽聊聊也好,希望能舒緩她心中的不適。

我想起我在告別式上跟媽媽說過,過去這幾年我們跟易胖都混在一塊,在一起的時間還比跟自己家人長,關係很緊密,我們不只是把他當朋友而是真的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樣,易胖的家人也是我們自己家人,媽媽如果有什麼需要真的真的不能跟我們客氣。

說出了這些話,卻幫不上任何忙。

這期間包括過年等節日,想到易胖家人的心情就覺得無能為力也很心疼,而且易胖奶奶到過年前還不知道易胖走了的事實。雖然我沒資格講什麼但我覺得老人家有權知道易胖的事,畢竟是自己的愛孫。

然後我們有去看了易胖一下,想說他沒辦法過年應該很幹,去跟他報告一下近況。我想說他真的是住在偏遠中的偏遠,靈骨塔的位置本身就在有一段距離的山區,然後我們去看他的時候,哇靠沒想到住在第一層,邊緣人無誤,可以平視每個人的腳穿什麼鞋子,當下其實我很想噴垃圾話,不過那個場合我想說還是嫑好了,以免身上背了很多東西回來。

你如果去看他他一定會很高興,也揪其他人一起去吧,我想如果是你說要去看易胖那應該會有很多人也想一起去。

對了他住在六樓北區,去的時候在櫃台登記換卡她會給你位置,然後別忘了帶杯珍奶給他。 哇他應該會高興的從天上俯衝下來。

今天是二二八,在你生日前的這個連假對我來說非常特別,因為往常有很大的機率是在準備卡片還是什麼東西的,回想起來真是難忘,做一些很不實用又很佔位置的卡片、禮物。不過回憶無價,我猜我永遠不會忘記二二八連假的歷史意義。

這一次連假唯二娛樂大概就是去看羅根還有陪姪子姪女吧,我那個姪女安安他上小學了,據他說他考全班第二名,然後我鼓勵他去把第一名幹掉,幹掉後記得要說經典幹話「我都沒讀」。小孩子真的長得好快,令人一點都不想錯過他們的成長。還有兩個新姪女叫波妞跟妞咪,也長的很討人喜歡,很奇怪我們家族新生的女生都長的比較討喜,不然就是我偏一邊,我說心。

輪到你二十五歲了,整數是個大日子,就像金馬五十一樣,我猜你可能有超多攤要跑嘍。沒辦法參與你的生日了,就在這邊跟你說聲生日快樂吧,盡情的享受二十五歲這個人生的里程碑,慶祝狂歡吧!然後祝你所許的願望都能實現成真。

生日快樂

20170228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Sammy’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