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转折点

2017 年可以标识为“达沃斯转折点”年,由世界经济论坛引领迎来了“达沃斯人”、“达沃斯共识”、和“达沃斯党”的转型,尽管全球预期的是真正更好的东西。

但是若要彻底了解这个转折的量级,至关重要的是不仅要承认其历史、地位和潜在趋同,还要看看它与各方面的联系。

50年前,中国纪念其文化大革命第一年的结束。一个十四岁的男孩,习近平,在那个革命的第二年便目睹了他的父亲被投入监狱。几十年后,他将会成为中南海里共产党的领袖,并且在2017年成为47年历史中首位在达沃斯论坛登台演讲的中国国家主席

在他的演讲中,习主席不仅捍卫了全球化,并且表示自己是全球趋同的热心倡导者。他还祝愿全世界中国新年快乐,标志着一个火红的雄鸡年。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在许多传统文化中公鸡报晓就像是闹钟响起:一个唤醒全球的啼鸣。

中国在达沃斯的表现以及百多个代表团的出席相反的是新任的和届满的美国政府。在第44届政府的最后公开讲话中,即将离任的副总统和2020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公开攻击俄罗斯的政策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领导下的新沙皇政策,这可是在俄罗斯帝国崩溃一个世纪之后。

美国新就任的政府更是错位的离谱。它拒绝派任何人出席达沃斯,而这并不奇怪。新的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史蒂夫·班(Steve Bannon)认为,与全球“中右翼民粹运动”绑在一起的是它反对“我们所称的达沃斯党”。

1月20日,美国的资深外交家93岁的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通过视频链接向达沃斯讲述了新总统就职典礼,但没有来自新政府的人露面。于是,在威尔逊(Wilson)就职一个世纪之后,罗斯福(Roosevelt)就职八十年之后,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就职六十年之后,里根(Reagan)就职五十年之后,卡特(Carter)就职四十年之后,克林顿(Clinton)就职二十年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成为了美国第45任总统 — 他的就职演说是与班联合起草的

在达沃斯所在的欧洲,2017年是罗马条约60年纪念 — 基于罗马条约建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EEC),而欧洲经济共同体是欧盟(EU)的前身;是英国申请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成员50年纪念;也是创建单一市场的单一欧洲法案30年纪念。

尽管有这样的历史,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在达沃斯发表了一个认知不和谐的典范性演讲:谈到希望达成全球自由贸易协定的“全球英国”,同时又奉行放弃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的政策。经济占英国GDP30%以上的伦敦市的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在达沃斯说:在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加冕65年后,梅的脱欧计划会撕裂英国

关于贫困、人和地球的话题。在1927年世界人口达到了20亿,1987年达50亿,今天是75亿。新的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联合国之外在达沃斯发表了第一次面向全球的演讲,以危机性的视角,讲到联合国的改革、解决和预防冲突和危机、以及企业在可持续发展目标2030(SDG)中的作用。

慈善组织Oxfam在达沃斯之夜传播了一个信息:区区八个人就拥有世界一半的财富。虽然它可能突出了全球收入不平等,但它也可能无意中构成了对最积极从事全球慈善事业的人士们无端的人身攻击。例如,出席了达沃斯的比尔·盖茨,是财富超1500亿以上的,已经签署了捐赠承诺,致力于在其有生之年,或已立下遗嘱,把一半以上的财富捐给慈善组织或慈善事业的亿万富翁之一。

但是在达沃斯及其它地方引发一场急需的这样的辩论是有价值的,那就是:谁是真正有特权和真正贫困的?他们的权利和责任是什么?什么时候那些有特权的被认为不仅卸下了他们的责任,而且做的更出格?一个答案可能存在于确定谁可以被定性为生活在全球极端贫困中。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1990年,大约20亿人,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37.1,生活在全球极度贫困状态。这意味着超过有百分之60的人不在此列。在2015年,将近7亿人,占世界总人口百分之9.6,生活在全球极度贫困状态,也就意味着有超过百分之90的人不在此列。要进入今天世界上最富有的半数的世界成年人之列就需要减去债务之后手头有3210美元。

据捐赠承诺,这些身价超过1500亿的亿万富翁已经承诺捐出他们财富的一多半。于是向地球上百分之90的不在环球极度贫困之列的人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有什么责任来承诺并付出我们财富的一部分来帮助那些真正贫困的人们

在达沃斯论坛2017,参加者最难忘的体验是悲伤的模拟如Flickr所见证的难民生活的一天”。古特雷斯本人是一名前参与者,代表们在27分钟内经历了一个难民平均19年的经历 — 而难民总数有6500万。

以“致力于改善世界状况”为使命,以“响应和负责任的领导者”为主题,达沃斯2017可以用三个术语来定义:世界观,同理心和反叙事。

有些人的世界观是仅仅帮助自己,而其他人致力于改善周围的世界;有些人厌恶真正贫困的人,而其他人则是同情和有求必应;有些人呼吁反叙事的必要性,基于真理的事实,以及做好事的愿望,有助于政策的传达。因此,明日达沃斯人类的出现,可以说,不是由于设身处地地体验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是花了27分钟实实在在地做了一回他们。

塔拉勒·马利克(Talal Malik)是Alpha1Corp™ International的董事长兼CEO,受世界顶级政府和商界领袖们信赖的顾问,并献身于人道主义。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alal Mali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