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下午,朋友傳了這篇文章給我,Tag 了我這個所謂「真正的知識型網紅」,並批評理科太太不重事實,娛樂大於學術意義。

先不說我算不算是「網紅」(其實真的不算),也算不算是「知識型」(還不及 Moyashi思兼Faker、甚至乎 Ng Chun On 之類的一成),這篇文章讓我最詫異的是,為文章找資料,理解材料和問題,原來已經變成了一種可以被稱讚的美德——而不是責任。

而我在這裡所說的責任,並不是文章裡說到要找什麼「論文」「理論」,而只是最基本的資料蒐集。當我要寫文章,我必須先搞清楚自己在說什麼,能過得住自己的良心。

衰口D講句:看圖作文也要有一張圖。就算是最惡劣的、最脫離原文的鱔稿,要寫得神似,作者起碼要有餐廳提供的關鍵字、餐廳的地理環境和資料、產品的推廣方向,與及一些食評常見的關鍵字和描述。

You have one job, and you fail: 你連找題材也懶得找,覺得找題材不重要,那我該怎麼幫你?

話雖如此,這篇文章挑動我寫文的,是最後一節:

相比之下囧星人跟啾啾鞋只能窩在論文當中,累個半死只能吃沒有忠誠度的知識愛好者,只因為他們在乎給觀眾提供最正確的內容,多高尚的情操阿。當他們在努力製作內容的時候,理科太太只要耍一下公主病,我就會重看10遍。

作為這個作者口中的「臭知識份子」、「無趣的討厭鬼」,我當然明白作者在這裡抽什麼水:當許多網媒與所謂的「人設 Youtuber」在賣人設,賺瀏覽量和點擊數,炒作主題,那些在搜尋「最正確內容」的 Youtuber 關注量,還不如這批炒作的 Youtuber。

言下之意,我們不重視「正確的內容」。我們只是來看人設,看娛樂的。

Youtube 的確有好多這類缺乏關注的頻道——我常常希望,要是 Rhystic StudyMark BrownPause & SelectCuck Philosphy 之類內容紮實的頻道,會有多一點人留意,那就好了。

縱使我的確希望某些內容會獲得多一點關注,但我不認同作者的講法。這種講法的問題是,要推廣「正確的內容」,不等於我們就要貶斥「賣人設的娛樂」。而且,「正確的內容」與「賣人設的娛樂」本身並無衝突,也不是此消彼長的關係。

舉個簡單例子,Doug Polk 的虛擬貨幣頻道就是既有人設,有笑點和火花,又有紮實的資訊;Ralph The Movie Maker、大家都知道的 Angry Video Game Nerd,其實也有人設,內容也很歡樂,但不代表這批人的批評沒有論點或者資訊。

大概是呢幾年最成功的「人設系 Youtuber」,Filthy Frank。

回歸基本步,就算要賣人設炒作流量,你首先就要持續產出內容,讓 Youtube 意識到你是個持續更新的頻道,才可以讓 Youtube 的 Algorithm 繼續推你的影片。

理科太太兩個星期出了七條片——就算每條片不需要時間做資料搜查,理科太太可以把「學術理論」當成憑空的創作來寫(也不會再有人出來吐槽她是個智障),影片還是需要時間構思、邀請來賓、拍攝、剪輯、要上載。更不要說理科太太還要搞什麼鬼生意,管理粉絲團,做名嘴諸如此類的……

或者這個過程的確比起找什麼「論文」,做什麼「知識型網紅」要簡單。我沒試過做這類操作,因為我就只是個「臭知識份子」,也說不上有多複雜多困難。我可以在此套用的,則是一句非常不負責任(甚至乎犯下邏輯謬誤)但應該適用的話:要是做 Youtuber 真的那麼簡單,只是在鏡頭面前耍一下公主病你就看十遍了,那為什麼你也不耍一下?又為什麼只有理科太太一個人耍,耍了那麼久才被人拆穿?

等到你清楚了這兩種人怎麼運作,你再來說一下這回事簡不簡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