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處筆記


前天星期天,我們家族聚會我娘頭暈,所以我載他去阿嬤家。他把防曬裙放在我的車廂裡了。所以昨天晚上他說,今天返校日要穿,所以讓我昨晚拿給他。我都洗完澡了然後下面又是蚊子,白天也不早講……等等所以很不喜歡。然後我就一直碎碎念之後,

明確跟老娘表達:「吼又我很不爽捏」,

就下去拿上來給他了。我娘有收到那句話,也沒說什麼表達什麼,可是我感受到他有真的聽到、收到那句話。

神奇的是我觀察到,因為這樣,加上我明確跟他表達出來,所以我的心情在那句話講出來之後,情緒就是明確的定型然後不再擴大了,變成一種雖然不滿意,但是可以忍受的狀況。有一種外化的技巧中類似的感受耶。想到丁丁昨天也是,明確的表達出「我現在不太高興」,那時候我覺得很開心,因為丁丁有跟我講,而且這種表達讓我不會很焦慮的擔心,不知道怎麼了。感覺比較有著手的方向。 而且丁丁這樣講的話,我覺得或許也有”情緒就是明確的定型然後不再擴大了,變成一種雖然不滿意,但是可以忍受的狀況。”這樣類似外化的效果? 想到我們兩個一起這樣做然後可能有這樣的感受,就覺得蠻開心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