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 華四 Day129/207

六月田野服務以來,也已帶過九場「生命深度醫治」工作坊了,卻以昨天的這第十場最為特別。

並不是因為人數特少,如果不是師母留在酒店進行別項工作,我們就成為絕無僅有的「一對一」服務了。

以往,都是我們講師群的生命故事、或是學員的生命故事,觸動了學員們的生命。昨天,卻是我被觸動了。

過往的我,總是會把自己真實的感受跟自己隔離開來了,尤其是處在親蜜關係中時,我更是只剩「討好」對方,而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內在小孩」。

感謝昨天工作坊的人數特少,劉老師才能親帶「深度醫治」的重要結尾部分,也讓我有了再次被深度醫治的機會。

另外,我也發現自己在「生命敏感度」訓練中,回應學員們的三代家庭圖時,總是不能像劉老師、或同組夥伴可以「看到」學員家庭系統中的「愛」。

今早也猛地回頭想到:我自己可曾「看出」我自己家庭系統中的「愛」。

重新看了一遍我自己的家庭圖:

老爸在 1949 年帶著大哥從江蘇逃難至台灣,是愛;

大媽帶著大姐留在江蘇老家,是愛;

老媽帶著二哥嫁給老爸;是愛;

三哥從小就被送養出去,未滿二十歲就還是找到老媽,是愛;

⋯⋯

感謝昨天的工作坊;

感謝師母提點我:不要只帶了九場工作坊,就敢侈言已經很會帶工作坊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