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 華四 Day132/207

《在親密關係中成長》

一、人生在世的意義:

  1. 傳衍生命;
  2. 展現生命的意義及價值。

二、如何展現生命的價值:

透過「表達」來展現「存在感」。

三、婚姻幸福的六字箴言:

  1. 前三字:「我很苦」!

(1) 舉例:自己飲食清淡,卻必須配合對方吃重口味。

(2) 表達自己很苦,並不意味著對方是錯方,更不意圖改變對方。

2. 後三字:「我願意」!

(1) 我願意為了「愛」而跟對方結合;

(2) 彼此不意圖改變對方,願意為對方而改變自己;

(3) 瞭解對方,並相信改變自然會發生。

四、愛的根源回溯,找回個人生命力量:

第 十一 章. 在親密關係中成長

(摘錄自史瓦吉多寫的書」家族系統排列治療精華」)

● 男女之間的性吸引力不僅讓男女在一起,也讓男女繼續在一起,孩子的到來更將兩人變成家庭。

● 當我們檢視性的層面,可以將男人與女人看作是磁鐵的正極和負極,有一種常難以控制的吸引力,不管兩人如何都將他們拉向彼此。男人愈根植在他的男性能量里、女人愈根植在自己的女性能量里,兩人間的極性愈大,吸引力就愈強。

● 男女會想親近對方,渴望融化在彼此之中,合而為一;要做到這點,就必需消除兩人的相異性。這是相愛時深刻的渴望之一:渴望捨棄差異,跟所愛的人成為一體。但是,吸引他們走向彼此的力量,將他們吸在一起後,極性就消失了,這時分開、再找回極性的需要就出現了。很多男女關係里都可以觀察到這點:起初,有個動力讓愛人在一起;然後,有個動力讓兩人分開。所以關係中存在持續的移動,兩人不斷靠進又分開。

尊重相反的特質、接受原生家庭的差異

● 男女關係中一項基本的功課,就是尊重對方跟自己不同、和自己平等。承認兩性的差異後,就能夠享受這個差異,不試圖去操控它或摧毀它。對男人來說,女人可以一直保持神秘,是永遠也解不開 – 也不需要解開的謎,令人興致盎然;對女人來說,男人可以無法理解,不需要完全瞭解對方。

● 原生家庭要為我們絕大多數的信念系統、價值觀和世界觀負責。除了這些之外,我們對異性的觀感也來自原生家庭,尤其是母親對男人的觀感以及父親對女人的觀感。因此,男女關係中要學的重要功課,是能夠看見伴侶不只是個異性而已,還是一個來自家庭信念與價值觀可能與你家不同的人,有時甚至是一個來自截然不同文化的人。

● 當你墜入情網不只是接受一個男人或女人進入你的生命而已,他會帶著自己的家庭背景進入,那是整件事的一部分。這意味著你不只必須學著去愛一個與你性別上相反的個體,也需要去愛、去尊敬你伴侶的父母,還有這個與你自己家不同的家庭,這可能會更難。

● 要能夠親近伴侶、尊重她,你需要認知並欣賞她的背景及信念系統,也許要認為她的和自己的一樣有價值;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讓自己與原生家庭保有一些距離。兩個人都需要能夠跨出自己的原生家庭、拋諸腦後到某一種程度。當然,這一步很難 – 因為這意味著你必須不再對自己家的價值觀深刻認同,你的伴侶也需要跟他的家庭保持類似的距離。…這可能會讓你很有罪惡感,因為看起來好像你遺棄了自己的原生家庭,對他們不忠誠。

● 這種情況會帶來一個不可避免的結論:為了要能夠尊重伴侶、跟伴侶在一起,就必須能夠忍耐或容忍離開自己家庭導致的罪惡感。每個伴侶能夠離開自己原生家庭的能力,影響自己在關係里成就親密的可能性。通常,這在兩個人剛開始相遇的時候,就很清楚了。

● 我們除了對養育自己成長的價值觀有正面的依戀外,也可能對自己家有負面的反應。很多人在痛苦及憤怒中脫離家庭,公開反對自己家的價值觀,甚至說別人家的價值觀更好。但是就家庭動力而言,對自己父母有負面反應,通常表示束縛力更加強烈,結果我們可能無意識地比那些沒有脫離家庭的人,更緊緊順從自己家的價值觀。這是矛盾法則:因為我們被自己拒絕的東西束縛住,所以我們極有可能變成自己反對的、不想成為的。憤怒是顛倒的愛。

尊重伴侶的牽連糾葛

● 每個人都背負著原生家庭未解決的部份。我們全都多多少少為家族成員承擔著痛苦,或是認同於家族的某位成員 – 即使我們對此一無所知。所以當一男一女在一起,他們不僅必須認知到對方的家族,也必須認知到對方替自己家庭承擔的,承認她也許有什麼牽連糾葛。

● 這在關係中創造出一種局限,只要原生家庭的牽連糾葛沒有消失,這樣的局限就會持續。所以每段關係都有它的可能性和界限,視我們束縛於自己家族的程度而定。

● 這通常是關係的基本難題之一:男人嘗試在他的女人身上解決和自己母親之間一直未解決的事情,而女人也嘗試在自己的男性伴侶身上,化解唯有跟自己父親才能夠解決的事。想替伴侶解除痛苦,更深層的原因是我們自己沒有辦法忍受痛苦。人在安慰別人時,通常不那麼是發自愛,而是因為那提醒了我們自己的痛苦,我們並不想承認那個痛苦。

● 我們自然都想和伴侶愈親近愈好,但是一個跟母親束縛在一起的先生,沒有辦法非常親近他的妻子,一個跟父親有糾葛的妻子,也無法親近她的先生。妻子不能要先生放掉他跟母親之間的束縛,她真正能夠說的只有:「我尊重你對你母親的愛。」如果他反過來將母親投射在她身上,她有權力說:「我不是你媽媽。」但她並未改變他或是幫他克服過去這個殘跡的權利。

● 就家庭動力而言,要把任何人拉出牽連糾葛,我們是無能為力的,也沒有權利這麼做。愈努力嘗試,愈可能破壞關係。…我有幾次和被妻子送來做咨商個案的男人談過話。然而,妻子卻沒有覺察到男人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就會想破壞妻子這種好意「矯正他」的努力。這時的妻子其實表現得像個母親,也就干擾了男人與他母親的關係。所以男人覺得自己有責任跟尊嚴要破壞這個努力,來證明妻子不是他的母親。

● 關係中,成熟是指能夠向對方說:「我看到你從原生家庭帶來什麼,我尊重它。我不會試圖改變你或是拯救你,也完全不會為了你去改變它。」人需要能夠用對對方這麼說的心情,說出自己的部份:「這是我從原生家庭帶來的,也是出自於我對父母的愛,我需要這麼做,請允許我背負它,不要干涉。」

● 面對別人的痛苦時能夠接受自己有多無助,通常不容易,很多關係都在這個地方陷入困境。但如果我們可以接受彼此的界限,也就可以感覺到,每次相愛都是讓人成長的好機會,端視我們能夠看穿關係中的表面行為,對牽涉其中的家庭動力瞭解有多深。

● 當伴侶發現彼此關係悲慘,卻無法分開,絕大多數是因為他們把對方投射為父母親了。當我們感到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便是覺得自己像個無助、倚賴的孩子在連結父母,我們無法將伴侶當作一般的平凡人,反而將伴侶看做魔鬼或上帝,有完全支配我們的力量,這對互等的關係是十分不適當的。一般平凡的關係在沒有這種投射的情況下,雖然沒有對方似乎很難活下去,但並不是不可能,事實上,真的分開的時候,常常會很意外我們多麼容易就進入了單獨的狀態。

● 在排列個案里,有時會提醒成人關係的本質是平凡的,讓他們對伴侶說:「沒有你,我也會活下去;沒有我,你也會活下去。」來幫助他們跳脫兒童的投射,是有幫助的。

生命轉折的儀式

● 我們已經明白,要有深入的關係就需要離開原生家庭。我所謂的「深入」,指的是一段關係中,伴侶雙方透過共同的經驗來成長、成熟。要瞭解這如何運作,就需要去看親子關係的起源、小孩如何長大成人。

● 大多數的部落文化里,年輕男孩從兒童長成男人時會舉行重要的儀式,特別是在對男孩的支配權,從母親那邊移轉到父親那邊的青春期。這樣的儀式舉行過後,就不再讓男孩和女性親戚睡同一區,他已經捨棄了跟母親之間的親密,正式進入到男人階段,不准回頭了。

● 現在,他是男人了,已經進入男人的領域中。成年儀式讓他獲得父親的男性力量,讓他變成一個成熟的大人。惟有當一個成熟的男人,才算準備好跟女人進入關係。

● 女孩有不同的過程。女孩的人生開始時,也和母親很親密,但是到了特定的年紀,開始成熟,走向她理想化了的、尊敬的父親。父親變成注意力的焦點 – 成長中的女孩透過和父親的相處,來探索她逐漸蘇醒的性慾;他們之間實際上並沒有性的連結,但他是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她自然會透過父親學到男女之間的吸引力。她甚至開始媚惑父親,跟他身上呈現出來的男性能量玩。

● 不過,儘管有這樣的吸引力,可是到了某種年齡他還是需要放棄和父親之間的親近,回到母親旁邊。這種對母親的臣服,承認母親是父親的妻子;如果她要發揮自己身為女人的潛能,她就要承認她必須放棄跟父親之間那種幼稚的情事。

● 她再次把母親當成最重要的人來敬重 – 這次,是以新的方式。她透過母親,根植在自己的女性力量之中,從母親那裡領受女性的能量,在渴望尋找對象、成為母親的驅力中,成為女人特質的具體化身。

● 兩個愛侶之間的關係,要讓感情更深,放棄自己性別相反的父親或母親會是基本要求之一。這麼做以後,男人會跟自己的男性面更連結,女人會更根植在自己的女性特質里。雙方都在跟自己相同性別的父親或母親身上,學習到完全體現自己的性別認同會是什麼樣子。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Bao Ye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