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書寫] 二喜 - 在一捏一握之間體驗生活寧靜的瓷器小店

生活太吵雜總是讓人想逃離,我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漫步在溫州街的街區之間,在這無數的巷弄間,總讓人有迷路的錯置感,鬧中取靜,感受這個城市的安靜還有生命力。

今天無意中發現的一間小店,專做蘊藏台灣文化的瓷器,與老闆一盞茶的時間深聊,讓我無意間墜入一個文化的池水中,也讓我對於生活有了一番新的體悟與反思,很美好的一個下午,想分享給妳。

不是第一次走過這條路,但是心情對了,總算給了自己留步的契機還有推開店門的勇氣,迎接我的是一個白色的世界,還有點綴其中的色彩,以及一股文化的香味。

店中空無一人,不急著說些什麼,卻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自然打開了話題為空白切出了一道破口,其實我是很怕打擾的坐在店中專心捏著瓷器的老闆的,但是老闆倒也不嫌不慌不忙放下了手中的活兒,為我介紹了起來。價錢有點高,但生活本就無價,在這些瓷器間我看見了生活的樣貌,不是必須,而是一種對於承裝的重視,老闆話語間流露的樸實更加加深了我想要與他共同建築這種價值的想要,或許這就是品牌吧,花若芬芳,蝴蝶自來。

摸著手上的瓷器,好喜歡這種觸感,好像染上了土地的溫度,有點厚實感,帶點粗糙,卻又如此的乾淨。我想像著自己若能用這些瓷器吃著精心準備的食物,感受會有多麽不同。

言談之間逐漸了解,這裡的所有作品都是老闆在這個小小的空間內創造的,有別於陶器需要窯烘烤出色澤上的複雜感,瓷器追求的更像是設計本身,每個造型早在手上的捏揉中已經逐漸成形,上了最後一層釉,決定了哪裡想要保留瓷器的觸感,作品大體已經成形,放上烤爐就能夠慢慢孵化出想像的投射,過程中更需要的是細膩的手法,在快乾還有柔軟的瓷器間掌握力與美的平衡。

各式各樣的器皿間倒也不限於食皿,很多元的用途,我小心翼翼地從老闆手上接過各式各樣的瓷器,動作過分的輕柔,擔心一個用力一個閃神,這些如夢想般的存在就會從我手指的縫隙間流過,碎裂雲消化為這個世界本來的樣貌。

像是這個木頭的印模,是我跟做糕餅的店家拿來的,現在台灣做這個器具的師傅已經少了,需要認識才能拜託他做出這個印模,印上了瓷器間,盛開的花朵圖案彷彿就化成了永恆,老闆說著,我心中若有所思地想著。

放置在一旁的角落,擺上為流浪動物募資,價格竟是便宜,我好奇的問了才明白這些是瑕疵品,或許顏色印的不夠深,需要瓷器間多了一個小巧的黑點,於是便宜的賣了,也為這個社會盡上一份力,但肉眼根本看不出來,大多是達不到老闆對於自我的要求,但或許我更瑕疵品,泥土之間蘊藏了很多的生命力在烘烤間展現無宜,也能夠達到我錢包的門檻,心裡已經暗自下了決心勢必要把這個那個買回去,或者送人,或者只是擁有,就已心滿意足足夠我半夜甜甜睡去。

你知道嗎?這個木製印著龜紋的不是你說的食物器皿啦,而是一種用來製作糕餅的模具,老闆告訴我,我心裡暗笑自己的傻,哪有那麼厚的木製器皿啊哈哈。還有這個,這是台灣的鐵窗的形狀,有得台灣陶瓷設計的金象獎(?),聽了以後心裡好喜歡,才發現我以為的高價格,每一個都是一份無價的創意,代表了曾經生活的文化根源,而且沒有一個不出自老闆細膩的巧手,突然覺得過份便宜了許多。

聊著聊著,我知道了老闆再開這間小小的工作室前也有好多的故事,曾經唸過英國文學,市內設計,工業設計,輾轉間生命帶領她來到這個最好的樣貌,不過分彰顯,卻又寧靜的存在,我突然心裡安定了許多。所以呢,那你是念什麼的呢?老闆問。歐我念工科轉企管呀。企管很好呀,很多事情都需要跟其結合。

我突然有幾分的難為情,企管很好嗎?

我說著,我很希望,我很希望未來有一天,或許很長或者很短後的某一天,我能夠運用所學,將我在你們身上感受到的溫度帶給更多人,我希望能夠吸收更多這個文化,這個社會的內蘊,然後創造出會讓人感動的事物,這或許就是吸引我駐足的理由,然後,我輕輕的掩上了門扉離去,約好了下次我將會再次的到來,帶著更好的我,還有更多的故事,我對自己說。

二喜
二喜以台灣文化為素材,設計現代簡約的餐桌瓷器器皿。一喜藏於心,二喜形於器,手感中蘊含著內化的生活美學。秉持在地生產與關懷傳產承襲,希望提升台灣的飲食生活美學,闡揚文化魅力以創造社會價值。
營業時間
週一到週日中午 PM 12:00 - PM 18:00(週四公休)
地址
台北市大安區溫州街48巷4號1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