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高鐵有冇一地兩檢都不是問題」,今日「沒有一地兩檢高鐵變廢鐵」。這不是反口覆舌。這招叫「製造既成事實」,當代獨裁者的必殺技,即係米已成炊囉。你會接受,你會慣;你會適應,然後就這樣子了。

其實高鐵是一個套餐,「一地兩檢」和「一小時生活圈」不過是開胃前菜;為什麼這條鐵軌非要深插進九龍的核心,為什麼這個核心的內圍又早變成了大陸富貴階級的一個後花園?我們都知道的,這個套餐主菜叫「中港融合」,香港,早晚要變成「香港市」。米已成炊,適應現實,是人類原始的、動物性的能力,或許無可厚非。可我不認為單靠「適應」能建立文明,這是為什麼我們都感到自己正一點一滴地喪失著些什麼。

可如何對抗既成事實的營造?這是全世界成千上萬正在抵抗強權的人民的問題呀。過去十幾年,這裡許多人提倡過一些對抗的方法,甚至有那麼幾個時刻,我們曾以為自己能改變我城的命運⋯⋯ 當然從結果而論,我們收獲到的卻是更沉重的現實,然後許多人付出了無法估量的代價。但在這些血淚之上,我們是要變得麻木厭世,還是能更明辨到我們可用以對抗被營造現實紮根的方法呢?

我們都要思考,也只有去思考,我們才不會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