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天立地:愛孩子就要支持蘿莉控

起來,不願做光棍的人們,把女孩的清純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雖然蘿莉塔已成書近六十年,但台灣仍然是個存在「恐蘿」和「仇蘿」情緒的地區,在部分人心目中,不但喜愛小孩子是「原罪」,支持擁蘿莉控更屬十惡不赦,所以,就是很多愛孩子的人,也恐怕被人當成變態,堅決反對和蘿莉控有任何關係。

在下和蘿莉控原是陌路人,也從來沒有受過蘿莉控一點好處,台灣文化的弊端,在下比一般人了解得更深;喜愛小孩的苦頭,在下更是嚐得比一般人更多。但是,在下仍然堅定不移的說「愛孩子就要支持蘿莉控」,這句話雖然只有短短幾個字,但卻是字字千鈞,因為,全球六十億人的命運,要靠蘿莉控改變,扭轉人類滅亡的希望,也完全寄托在蘿莉控身上。


要理解這句話,首先我們要對蘿莉控的歷史有正確的認識。

1955年,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發表了蘿莉塔一書,正式興起了蘿莉控文化。此後數十年,蘿莉控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成長,多次突破衛道人士的圍剿,經過29萬6千光年長征,在伊斯坎達爾建立根據地,不斷壯大,轉弱為強,最後經過迪亞馬特、亞斯提、伊謝爾倫三大戰役打垮衛道人士百萬大軍,成為了大葛格。

蘿莉控們的成功,可說是歷史上的奇跡。因為,當時蘿莉控比起衛道人士實力懸殊,蘿莉控以輕飄飄和軟綿綿打垮了眼中只有人妻的衛道人士,猶如大衛戰勝了巨人,除了天意如此,也說明了當時蘿莉控的興起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和希望。

蘿莉控興起符合各界人民利益

進化為大葛格後,人民無不歡呼雀躍,對未來充滿希望,可惜,蘿莉控在後來犯了不少錯誤,走了不少彎路。

幸而,在接受了慘重教訓以後,他們終於找到條正確的道路 — — 「可愛就是正義」。在人類進化為大葛格成立的這些年當中,可說是三十年教訓,三十年改革,成就了今日的泱泱顯學,這可說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過去始終過去了,如果我們仍然絮絮不休的糾纏在過去的噩夢之中,不但於事無補,只會妨礙了我們前進的腳步,為了避免人類的滅亡,為了六十億人的福祉,我們必須放下過去的包袱,同心同德的愛護我們的小朋友。


如果說,蘿莉控的興起是天意,今日 ACG 出版品風格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樣也是天意,我們必須抓緊這千年難得一見的機遇,團結一致,為孩子的未來、扭轉人類滅亡而努力奮鬥。

然而,將一群無勢力的熱血男兒改變成一群數一數二的文化先鋒並非空口說白話的事,如何選擇一條適合自己走的道路,如何選擇最適當的帶頭人,否則,大葛格們將會重新陷入新的災難,其禍害甚至會比七日之火更甚,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迷信巨乳救不了自己

在台灣,不少人仍迷信巨乳才是天國,他們以為胸部大小才是女性真正的魅力。這些人仇視今日蘿莉控的眼光,並虛偽的以「保國家幼苗」為他們「恐蘿」「仇蘿」的藉口。

但事實告訴我們,胸部崇拜弊多於利,奉行巨乳的人們已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泥潭當中,他們為迷信那虛偽的罩杯付出難以負擔的代價,也有的在彼此 NTR 的過程中將自己帶進危險的邊緣。

他們吹噓所謂的普世價值,其實是想所有的男性遵循他們所定下的遊戲規則,和他們進行場絕不公平的博弈。他們推行兒童保護法,攻擊蘿莉控的中心思想,其目的不過是要改變其他男人心中的判斷標準,削弱他人的競爭力,好讓他們穩操勝券,成為當然的後宮主人,讓其他男人成為他們胯下之臣,永遠是他們眼中的二等生物。

當然,今日蘿莉控中仍然有不少令人氣憤的變態,然而,太陽的黑子掩不住太陽的光輝,這些不良現象正在改變之中。四萬萬蘿莉控中,仍有絕大部分保有蘿莉控的優良傳統,是一心為了孩子,忠於自己,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好漢,正是如此,蘿莉控才能衝破重重困難,在驚濤駭浪中噴勃而起,光耀於全世界。


今日蘿莉控每年仍能保有百分之八以上增長的後宮成長率,大葛格們的後宮輝煌耀目足以令異路人睜不開眼。蘿莉作品的風行展示出大葛格們強大無匹的熱情,蘿莉作品進佔西方市場,顯示出愛孩子的心世人皆有。

事實告訴我們,今日人類進化的路走對了,蘿莉控就是最好的帶頭人,因為,世界上沒有群比蘿莉控更強大的人們,惟有他們有此魄力,能推動這載有六十億人的巨輪繼續向前;惟有他們有此經驗,能在驚濤駭浪中為我們選擇最好的方向。

要人類能繼續向前進化,支持蘿莉控文化是唯一的出路,這也是真正愛孩子的人最終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