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 topics

今天很多Cupertino选民收到了所谓“前市长”联盟对现任市长Darcy Paul,赵良方Liang Chao带领的草根亲民市议会的抹黑邮件。市长名单包括:Rod Sinks, Gilbert Wong, Richard Lowenthal, Micheal Chang等人。 在之前的一系列抹黑中,他们把库市十几年来的乱象全部归罪于Better Cupertino,还说已经太多太多年,人民已经忍不下去了。必须让这帮人立刻下台。实际上Better Cupertino亲民市议会在2018年底才拿到议会多数票,最近三年多一直在清理过去市府留下的烂摊子。也就是说,这些前市长支持的组织们都在拿自己当年祸乱库市的各种罪责,栽赃到Better Cupertino市议会身上,试图激起民愤,实在是贼喊捉贼的最好范例。 第一,污蔑Better Cupertino引发了Vallco无限楼高的问题。 事实是:2014年12月4日,Cupertino市议会4:1投票同意从城建法律中抹去Vallco地块的楼高限制,唯一坚持原则投反对票的就是Darcy Paul。而当时投赞成票的四个人里面领头的两位市长,副市长,Gilbert Wong, Rod Sinks,赫然在列今天这封抹黑信件里面的署名名单。而Richard Lowenthal一直是Vallco开发商Sand Hill注资数十万的几个巨额PAC的领衔officer。Michael Chang则是前两年Vallco项目开发华人市场推销负责人,直接从开发商Sand Hill手里拿工资的。所以说,这个“前市长大联盟”到底是什么立场,已经昭然若揭。

今天很多Cupertino选民收到了所谓“前市长”联盟对现任市长Darcy Paul,赵良方Liang Chao带领的草根亲民市议会的抹黑邮件。市长名单包括:Rod Sinks, Gilbert Wong, Richard Lowenthal, Micheal Chang等人。

在之前的一系列抹黑中,他们把库市十几年来的乱象全部归罪于Better Cupertino,还说已经太多太多年,人民已经忍不下去了。必须让这帮人立刻下台。实际上Better Cupertino亲民市议会在2018年底才拿到议会多数票,最近三年多一直在清理过去市府留下的烂摊子。也就是说,这些前市长支持的组织们都在拿自己当年祸乱库市的各种罪责,栽赃到Better Cupertino市议会身上,试图激起民愤,实在是贼喊捉贼的最好范例。

第一,污蔑Better Cupertino引发了Vallco无限楼高的问题。

事实是:2014年12月4日,Cupertino市议会4:1投票同意从城建法律中抹去Vallco地块的楼高限制,唯一坚持原则投反对票的就是Darcy Paul。而当时投赞成票的四个人里面领头的两位市长,副市长,Gilbert Wong, Rod Sinks,赫然在列今天这封抹黑信件里面的署名名单。而Richard Lowenthal一直是Vallco开发商Sand Hill注资数十万的几个巨额PAC的领衔officer。Michael Chang则是前两年Vallco项目开发华人市场推销负责人,直接从开发商Sand Hill手里拿工资的。所以说,这个“前市长大联盟”到底是什么立场,已经昭然若揭。

至于具体细节,要看中文版澄清在此英文版澄清在此。Better Cupertino网页也有当年的历史介绍

第二,污蔑Better Cupertino造成了Vallco拖着不盖。

其实Vallco开发商Sand Hill拖着已经通过的城建项目不盖,在湾区已经出了名了。每次都是主动拖延时间来寻找机会去篡改合同,达到开发商利益最大化。请看历史故事集锦。另外,最近这个Vallco项目无法动工,是因为Santa Clara County发现这里土壤采样污染严重,不适合盖住宅,正在勒令开发商清理土壤。

第三,他们污蔑Better Cupertino亲民市议会无法留住市府优秀员工,造成多次人员更替。

而事实是,为了清理前任议会留下的烂摊子,Better Cupertino市议员一直在查询取证那些出卖城市利益,只为了输送利益给特殊利益集团的市府员工。大部分的人员更替,只是为了让市府员工队伍更加诚信,透明,高效。

我们的亲民市议员这三年多次发现一些已经存在很久的不明资金流向,最著名的一次就是发现城市每年再给商会利益输送数万美金,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合同文件,根本没有文字记录到底为什么每年城市都要白送这笔钱。就好像我们城市是一头巨大的奶牛,某些滑头的老员工早在挤奶器上插了很多小管道,把上好的牛奶输送到跟自己有交情的地方去。而Better Cupertino议员这几年正在一根一根拔去这些私下利益输送的管道,也造成了市府人员的一些替换。这明明是为民造福的好事,却被黑函诋毁成Better Cupertino不懂得如何留住市府”优秀的好员工老员工”。不仅让人怀疑那些写黑函的作者,尤其是前市长们,难道他们就是管道另一头一直对我们城市插管吸血的获益者?参考市议会录像: https://youtu.be/g5q6kXxGuwM

第四,造谣是Better Cupertino造成Memorial Park荒弃多年。

事实是,Memorial Park的水池是大概7年前,因为加州大旱所以被前市长Rod Sinks下令清空的。为了水池能不能重开,争论就有不少。后来他的市府给的改建Memorial Park导向中,提到要在那里盖耗资数百million的各种高大上建筑物,比如体育场馆,大型剧院,各种文娱活动中心。这项计划野心勃勃,所以很多市民去各种会议上强烈抗议牺牲掉Memorial Park的绿地,改成各种高层建筑。但是,在2018年底Better Cupertino市议会掌握多数票之前的那任市府中,颇有一些人的论调是:库市已经有够多绿地了,我们需要的是多盖现代化建筑物。

2018年底之后,在Better Cupertino市议会的领导下,Memorial Park的未来规划舆论导向终于给扭转回来了。最新的Memorial公园民调计划中,话题都围绕着重建公园,而非盲目增加各种庞然大物的建筑物。请参考亲民市议会新建的Engage Cupertino亲民网页

第五,用CUSD关校问题倒打一耙来抹黑Better Cupertino。

对方用Better Cupertino不盖房造成了CUSD关校来倒打一耙。其实,我们市议会上一轮批准了1000个州法强制的Housing Element项目。今年又马上要批准4588州法强制的新房指标。

想知道CUSD关校的事实,请参考中文版文章英文版网页,还有CUSD家长自发创办的网站。所有证据都证明,强推关校的三个学委根本没有充分证据支持她们强关学校的决定,而这些前市长和他们支持的候选人一直都跟关校学委互动亲密,并且力推在空余校地上应该多盖房子,“拯救学区”。而亲民的赵良方副市长Liang Chao始终站在反对关校的前列,成为很多家长爱戴的草根领袖,也因此一再被对方攻击。市长Darcy Paul也参加过Cupertino本地市民发起的公开反关校活动,并且现在正和两位给关校投反对票的现任学委Jerry Liu, Satheesh Madhathil联手竞选CUSD学委。

请大家务必看清真相,支持我们亲民的市议员:赵良方(Liang Chao)Steven Scharf, Govind Tatachari。欢迎捐款Better Cupertino,反对对方的抹黑。谢谢!

相关解释信息,请看:

打破谎言,到底谁在为Cupertino负重前行?

Better Cupertino不断遭抹黑,网络求捐发mailer

--

--

随着选情进一步升温,除了邮寄黑函,Nextdoor散布谣言之外,本周Mercury News这种主流大报也亲自下场,点名抹黑Cupertino副市长赵良方参与创立的Better Cupertino组织是当地“一大祸害”,污蔑说Better Cupertino支持了一群不肯盖房的市议员上台,造成学区人口下降的灾难,才导致好几所小学被关。所以唯有选JR Fruen才能大幅增加入学人口,唯有支持Cupertino for All上台,才能拯救库市,拯救学校!虽然很多本地家长都知道CUSD关校事件的真相,但是主流媒体直接造谣中伤还是能欺骗很多非家长选民。 如今主媒,大开发商和党部拧成一股绳强推Cupertino for All的人上台,大家相信他们真是因为内心正义感爆棚,才无私掏腰包砸下巨资,支持JR Fruen, Sheila Mohan…这些Super Hero来救民于水火嘛?来自库市以外的商贾巨富和政治大佬,不遗余力插手库市选举,难道单纯就是想造福Cupertino本地的老百姓?当然不可能!大开发商无非是想借机推自己的傀儡上台,放松城建法规,通过疯狂的盖楼计划,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主媒和党部,却是为了杀鸡给猴看。Cupertino是硅谷中心最有脊梁的城市,拖到现在既不放开RV随便街趴,也没有在市内兴建流民收容所(homeless shelter),成为党部眼中钉不足为奇。政治大佬们操控的主媒不打你打谁?只等打服了Cupertino,硅谷中心全部沦陷,看周边其他小城市(比如Saratoga等)还有那个敢不听话。而可怕的是,库市本地老百姓如果也被主媒欺骗,瞎起哄去谴责保护城市利益的市长Darcy Paul,副市长Liang Chao赵良方和Better Cupertino,那才真的令人痛心。

打破谎言,到底谁在为Cupertino负重前行?
打破谎言,到底谁在为Cupertino负重前行?

随着选情进一步升温,除了邮寄黑函,Nextdoor散布谣言之外,本周Mercury News这种主流大报也亲自下场,点名抹黑Cupertino副市长赵良方参与创立的Better Cupertino组织是当地“一大祸害”,污蔑说Better Cupertino支持了一群不肯盖房的市议员上台,造成学区人口下降的灾难,才导致好几所小学被关。所以唯有选JR Fruen才能大幅增加入学人口,唯有支持Cupertino for All上台,才能拯救库市,拯救学校!虽然很多本地家长都知道CUSD关校事件的真相,但是主流媒体直接造谣中伤还是能欺骗很多非家长选民。

如今主媒,大开发商和党部拧成一股绳强推Cupertino for All的人上台,大家相信他们真是因为内心正义感爆棚,才无私掏腰包砸下巨资,支持JR Fruen, Sheila Mohan…这些Super Hero来救民于水火嘛?来自库市以外的商贾巨富和政治大佬,不遗余力插手库市选举,难道单纯就是想造福Cupertino本地的老百姓?当然不可能!大开发商无非是想借机推自己的傀儡上台,放松城建法规,通过疯狂的盖楼计划,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主媒和党部,却是为了杀鸡给猴看。Cupertino是硅谷中心最有脊梁的城市,拖到现在既不放开RV随便街趴,也没有在市内兴建流民收容所(homeless shelter),成为党部眼中钉不足为奇。政治大佬们操控的主媒不打你打谁?只等打服了Cupertino,硅谷中心全部沦陷,看周边其他小城市(比如Saratoga等)还有那个敢不听话。而可怕的是,库市本地老百姓如果也被主媒欺骗,瞎起哄去谴责保护城市利益的市长Darcy Paul副市长Liang Chao赵良方Better Cupertino,那才真的令人痛心。

在这个浮躁的年代,JR Fruen只用喊着不切实际的大爱口号,就能在媒体上获得千万粉丝的追捧,Sheila Mohan无需脚踏实地的执政理念,只要重金包装就能摇身变成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到底还有谁依然初心不改,到底还有谁敢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想知道Better Cupertino这些年是在“祸害城市”,还是在这个狂飙时代默默为我们负重前行?请看事实真相还原。

Better Cupertino今年推出的三位候选人Steven Scharf, Liang Chao, Govind Tatachari

自从赵良方Liang Chao率领的Better Cupertino在2018年底夺取了市议会多数席,库市官民矛盾大幅减弱,已经整整四年没有几百人的反抗市府大游行了。这跟现任市府的种种亲民政策不无关系,Darcy Paul, Liang Chao, Steven Scharf, Jon Willey, Kitty Moore等人几年来的政改记录如下:

第一:广纳民意

仅仅当政后一年,市府网页就增加了Open Town Hall页面,把市府很多需要处理的问题放在这个集中页面上发起调查,收集民意。今年更是推出了信息更全面更丰富的Engage Cupertino网页,市府的重点工作项目和民意收集的表格都能一目了然。因为大部分市议员没有个人企图心,做事只为了造福百姓,自然没有什么值得藏着掖着,所以他们推出了越来越多的政务透明化措施,标志着库市种种新气象。

第二:改善图书馆环境

7年前,曾经有过一个$70M新市府大楼的计划引发市民强烈反弹。当时的市府因为顾忌民意,3:2没有通过$70M的奢侈新楼计划,但是他们也定下了一个规则,只要市府大楼一天不翻新,楼对面的库市图书馆加盖项目就一天不进行。而库市图书馆是圣塔克拉拉县连锁图书馆里面唯一没有充足活动室的,老百姓怨声载道已经十年来。当年的市府故意捆绑自己的办公大楼跟老百姓天天要用的图书馆,很明显有要挟民意的企图。

而Better Cupertino市议会上台后第一任草根方市长Steven Scharf立刻发表演说,承诺他会把老百姓的需要放在自己办公的舒适度之前,图书馆项目一定要在他任内开工。之后不到半年,市议会就迅速松绑了办公楼+图书馆必须一起翻新的规定,并且把图书馆加建项目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现在图书馆加盖项目已经胜利完工。

第三:疫情期间保护人民

当COVID疫情刚刚开始席卷全球的时候,很多欧美国家还在观望和不知所措。当时库市市长Steven Scharf当机立断,宣布推行口罩令,是硅谷第一个这么做的城市。而且市府还拨款免费赠送口罩,教育民众提高戴口罩的意识,在杀伤力很强的第一波病毒来临时,极大保护了市民的健康。数据显示,我们库市是受到COVID冲击伤害最低的硅谷城市。

第四:关心流离失所的穷人

虽然我们库市没有盖流民收容所,但是不等于我们城市的富人冷血自私。事实上,我们本地纳税人的税款一直在资助很多救助流民的项目。比如疫情封锁令刚刚结束,市长Steven Scharf,副市长Liang Chao就跟本地义工一起,把街边流民送到附近城市对口的收容所,还有疗愈中心。我们城市送人送钱送大巴,让流民得到了妥善安置,这不就是完美的结局?赵良方市长曾说,帮助流民不该搞形式主义。库市流民数量本来就非常少,如果本地只有10个流民,我们为什么非要盖50–100个房间的shelter才算帮助?那样不是把其他城市的流民都吸引过来了,到底是消除这个问题,还是恶化这个问题?就像今年的市长Darcy Paul说的,“我们治理城市的目的是让城市越来越好,而不是越来越拉低自己城市的水平。” 我们好了,才有更多税金去做更多造福人民的好事。如果有一天库市满街大麻味儿,遍地大小便,还有人愿意花高价搬进来嘛?我们还有那么多余钱做慈善救助别人嘛?

而Better Cupertino市议员Jon Willey更是一个一个帐篷去慰问过流民,还推荐里面身强力壮的去福利组织找工作。我们城市也是硅谷第一个开启流民工作培训项目的。Jon认为帮助流民不是白送钱白送房子,得让他们感到自己没有被抛弃,重新鼓起向上的动力,才是真帮助。你愿意付出劳动,我们才会给你更多福利,这样才能形成社会良性循环。

第四:跟开发商形成良性共赢关系

过去的亲开发商市议会,对那些有手段有资源的大开发商俯首听命,帮他们抹去楼高楼密限制,完全无视城建法规的存在(看历史故事)。这就会鼓励其他开发商有样学样,比着去破坏规则。Better Cupertino上台后,则提倡法律公正公平透明,杜绝桌下交易,改进城市法规的可执行性,让后来的开发商可以更容易走正道完成项目,达到共赢。一个健康有序的环境,可以让商人争着做好人。而恶性竞争的环境,只能让他们比拼谁更狠,谁更恶。所以说商人需要法规制约,但他们并不全是Better Cupertino的敌人。除了Vallco开发商Sand Hill要彻底把城建法规踩在脚下,造成民意强烈反弹,Better Cupertino其实并没有大规模反对过其他开发商。毕竟,上一轮州法需要库市盖强制住房1000个,下一轮州法包括强制住房4588个,我们总是要跟开发商合作来盖楼的。

这里还有个插曲。大家可能注意到了,Main St.最近新插了第三个市议会候选人的牌子Claudio Bono,而Cupertino for All支持的极左候选人却只有两个选市议会(JR Fruen, Sheila Mohan)一个选学委(Ava Chiao)。那个第三人Claudio Bono就是库市本地商会会长。他其实跟Better Cupertino关系并不坏,竞选时还专门来谈话说,我不是野心勃勃的人,大部分开发商也没有Sand Hill那么心狠手辣,唯我独尊,不惜搞翻市议会。我能不能跟Better Cupertino候选人联合选举?但是Better Cupertino给他的答案是斩钉截铁地NO!我们在城市建设的时候可以跟你友好合作,但是市议会是制定城市法规的地方,必须代表本地老百姓说话才行,这是原则问题,不能让步。你是商会会长已经身在游戏中了,如果再让你上台再来制定游戏规则,还有公平可言嘛?商人们自己定规则自己玩,城建法规彻底倾向开发商,那库市老百姓这头谁来代言?

--

--

最近Cupertino选举进入白热化,据说不少市民受到某些“亚裔社区领袖”的迷惑,加上听说Cupertino for All是个为人民服务的组织,就插了他们的选举牌子。尤其是Ava的华人脸,让不少华人误以为支持她就是保护华人利益。 可惜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组织背后的“人民”,大部分根本不是我们Cupertino本地的老百姓,而是加州极端激进派的年轻人。我们城市中产阶级人口占大多数,居民素质高,商业发达,学区优秀。在超级激进的社会活动家眼里,这就是不公平的典型,是需要被革命的对象。不少在网上给JR Fruen叫好的粉丝,其实自己住在伯克利,奥克兰,三藩市。。。等等极端思想聚集的地方,支持这些南湾自称YIMBY’s的社会活动家一个一个把南湾城市给攻克。 Cupertino for All顾名思义,最大的诉求就是,让一切“想”住进库市的人,都“能”住进库市,让Cupertino不再只属于“地主老财”,而是for ALL。凭什么好区只能给你们这些中产阶级享用?为什么穷人不能上你们的好学校?这就是他们最理直气壮的指责。而他们脑中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其实特别简单,把Single Family House区彻底铲除,抹去楼宇退让尺度这些盖房限制,让任何地块都能盖成公寓。甚至直接引入RV停在街边,不需要盖房子这么麻烦就能让他们也进入好学区。当然,还有关掉“奢侈浪费”的过多社区小学,把孩子们都集中挤到一个学校提高学生密度,“多余的校地”给人民盖房子,也是符合极左革命派纲领的。而大开发商大财团也都乐得躲在这些候选人后面,偷偷注资帮他们竞选,坐等城建法规里面的种种楼高楼密的“枷锁”被革命小将砸烂。这也是为什么只有这些候选人的选举牌子能出现在Vallco和Main St.

戳穿Cupertino for All的唬人画皮
戳穿Cupertino for All的唬人画皮

最近Cupertino选举进入白热化,据说不少市民受到某些“亚裔社区领袖”的迷惑,加上听说Cupertino for All是个为人民服务的组织,就插了他们的选举牌子。尤其是Ava的华人脸,让不少华人误以为支持她就是保护华人利益。

Cupertino for ALL狂推的三位候选人都是极左,大开发商和党部支持的

可惜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组织背后的“人民”,大部分根本不是我们Cupertino本地的老百姓,而是加州极端激进派的年轻人。我们城市中产阶级人口占大多数,居民素质高,商业发达,学区优秀。在超级激进的社会活动家眼里,这就是不公平的典型,是需要被革命的对象。不少在网上给JR Fruen叫好的粉丝,其实自己住在伯克利,奥克兰,三藩市。。。等等极端思想聚集的地方,支持这些南湾自称YIMBY’s的社会活动家一个一个把南湾城市给攻克。

Cupertino for All顾名思义,最大的诉求就是,让一切“想”住进库市的人,都“能”住进库市,让Cupertino不再只属于“地主老财”,而是for ALL。凭什么好区只能给你们这些中产阶级享用?为什么穷人不能上你们的好学校?这就是他们最理直气壮的指责。而他们脑中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其实特别简单,把Single Family House区彻底铲除,抹去楼宇退让尺度这些盖房限制,让任何地块都能盖成公寓。甚至直接引入RV停在街边,不需要盖房子这么麻烦就能让他们也进入好学区。当然,还有关掉“奢侈浪费”的过多社区小学,把孩子们都集中挤到一个学校提高学生密度,“多余的校地”给人民盖房子,也是符合极左革命派纲领的。而大开发商大财团也都乐得躲在这些候选人后面,偷偷注资帮他们竞选,坐等城建法规里面的种种楼高楼密的“枷锁”被革命小将砸烂。这也是为什么只有这些候选人的选举牌子能出现在Vallco和Main St.

--

--

今年Cupertino库市选战才刚刚开打,已经有几轮黑函电邮攻击直接指向今年竞选连任的副市长Liang Chao赵良方和她参与创建的Better Cupertino组织。可以预料,等十月份选民收到邮寄选票,更多抹黑将接踵而至。查看FPPC的报表可知,大开发商又已注资数十万到库市选战中。而这一次,将是巨额黑金与极左势力的结合。一旦赵良方和Better Cupertino失去了市议会多数票,我们城市的未来不堪设想。恳请今天就给Better Cupertino组织捐款 http://bettercupertino.org/donate,我们急需$5000美金邮寄mailer,让更多不看选举电邮,不上微信的选民了解真相。

Better Cupertino支持的三位草根候选人

为什么钱权势力对库市市议会多数席如此在意?他们联手大举围攻Better Cupertino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实目的很明显 1.大开发商想要一个更加疯狂更加赚钱的Vallco计划,2. 极左候选人要兴建流民收容所,以及引入RV居民。下面就是对这些人狼子野心的详细揭秘:

第一,Vallco开发商Sand Hill(SHP)依然需要一个亲开发商市议会,来帮他们通过更疯狂更赚钱的盖楼计划。

最近看了黑函的很多人都在问,难道真的是因为Better Cupertino组织激怒了开发商,所以Vallco的楼才越改越高?这当然是无耻谎言。Sand Hill开发商到哪个城市盖楼都会耍无赖劣迹累累,请看历史故事。为什么其他城市惹怒了Sand Hill,他们从来不能一生气就把盖楼计划再加高十层二十层呢?能让Vallco楼层无限往上加盖的始作俑者,正是2014年的亲开发商市议会。而现在利用此谣言攻击Better Cupertino的那批贼喊捉贼的人,恰恰就是当年市议会上盛赞几位亲开发商议员大胆抹去Vallco楼高上限的拥趸。官方解释可以参考BC网页,另外还有网友写的详细传记小故事,分为中文版英文版

如果真的像Sand Hill吹嘘的这样,他们如今可以跳过市议会,用SB35计划在Vallco盖20多层楼,为什么他们还要对今年的库市选举砸下血本?原因很简单,他们对Vallco SB35 plan其实并不满意。首先SB35盖楼计划可以让开发商跳过市议会的审批,但是付出的相应代价是,开发商必须要在里面加入接近一半的低收入住房BMR(below market rate housing)。而兴建低收入住房是很影响开发商获利的。也是因此,加州按照SB35盖房的开发商其实不多。

另外,2018年底Better Cupertino掌握议会多数票以后,已经把Vallco楼高上限变回了4–6层。所以Vallco开发商如果想要一个获利最高的高密计划,只能花重金操控库市选举,让亲开发商的市议员夺回多数票。所以今年他们才不惜一切代价,狂发抹黑宣传品力图让市议会翻盘。

也有人说,既然他们想盖,干脆让他们赶紧盖完就消停了。事实是,如果让亲开发商市议会重新掌权,现在正在跟市议会合作城市建设的很多听话的开发商都会重新看到“希望的小火苗”。他们也会纷纷效仿Sand Hill, 试图买通议会把自己项目所在地的楼高限制抹去。一个公正透明的市议会,促使大部分开发商变乖,而一个酷爱桌下交易的市议会则鼓励开发商拼命去钻法律空子。到时候库市只怕会遍地开花,到处是20多层的高楼。大家觉得这是消停了,还是更糟了?

其实,Better Cupertino一直提倡理性开发,循序渐进,从未鼓吹zero-growth。他们跟大多数愿意守法,与市民沟通共赢的开发商都保持着合作。上一轮Housing Element项目(2014–2020年)一共四个开发商应标,Better Cupertino大规模反对的只有Vallco一个,因为这个无限楼高计划太疯狂。受不了Sand Hill的硅谷城市数不胜数,比如Sunnyvale, Palo Alto都跟它翻过脸,请参考过去的新闻网页和Sand Hill的黑历史

第二,本次选举中JR Fruen带着极左组织和民主党部的任务,要攻下库市这块硬骨头,给自己争取往上爬的政治跳板。

--

--

最近Vallco又更新了他们的SB 35盖房计划,并且改名为The Rise。里面包含好几个超过200 ft的高楼,就在SFH区的边上。很多不了解Vallco rezone历史的居民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开发商可以盖这么高的楼呢?紧挨着独立屋边上,就能伫立如此高的大楼,城市是怎么做规划的?库市,乃至周边其他城市,都没有这样的市容设计。这就要从2014年亲开发商的Cupertino市议会说起。

第一步,瞒天过海:

2014年11月,就在选举日之后,库市议会的第一次会议就包含了两个重要的城建讨论议题,一个是GPA(General Plan Amendment),一个是Housing Element。

General Plan相当于一个城市城建法律的宪法,它是凌驾于其他zoning法律之上的总纲。这个总体大纲只给出大块区块的城市用地信息,还有某片区域楼高等指标的粗略限制。至于具体盖房子的细节指标,则是包含在城建法规具体的每一个zoning law中。这些具体的法律可以在大纲之下,规定得更严,更细,但是这些zoning法律绝不能比大纲更宽,更不能违反General Plan。

为了适应城市的发展,硅谷人口的增加,库市城建法律其实已经放宽了市内大路边上的zoning法律。在General Plan里面,Stevens Creek大路周边商店区都可以盖最高四层的商住两用建筑物,用以应对未来城市将要新增的人口。其中,市中心的Vallco mall所在地规定是最松的,楼高可以达到4–6层。

但是,这个数字远远无法满足Sand Hill开发商的贪婪。在2014年年底这次修订GPA的过程中,市议会更是瞒天过海,把Vallco地块中的楼宇高度,楼宇密度的数字给抹去,偷偷换成了“TBD”,也就是说,可以任由开发商自行修改楼高楼密数据。而纵观整个GPA,只有Sand Hill开发商手段通天(桌下利益给得充足),得到了这个好处,其他开发商想都没有想到原来游戏还能这么玩。哪怕是加州其他城市,也没有说谁敢直接把自己市中心最主要地块的建筑群高度数字抹掉,随便开发商自己来填空。库市亲开发商议会的胆子真不是一般地大。而市民们更是想不到市府文件里面还能藏着这种猫腻,大部分人都被诚实限制了想象力。

而且,当时很多人的注意力被Housing Element给吸引了,主要抗议市府不该在州法只要求库市盖1000多个新住宅的情况下,试图批准4000多个housing units,所以忽略了GPA投票。就在2014年12月4日凌晨2点,当大批抗议市民离场之后,市议会火速投票通过了新版GPA,当时的投票记录4:1。除了刚刚当选市议员不足一个月的Darcy Paul投了反对票,其他四个议员Gilbert Wong, Rod Sinks, Barry Chang, Savita Vaidhyanathan, 全部投票赞成。这次瞒天过海埋下的地雷,就是日后Vallco能通过疯狂高密计划的基础。

第二步:死不悔改

在市民发现这个GPA明显的漏洞以后,2015年发动了好几次上百人的游行,要求市府把楼高数字给填回去。但是市议会根本不听市民意见。老百姓磨破了嘴皮子,反复写信,或者去市议会发言,或者约谈市议员,跟他们解释说General Plan不应该把市中心最重要的一块地给留作“黑洞”,这相当于城市自废武功,自己放弃自己的城建法律来无底线地取悦开发商。但是上百人的抗议,成百上千封的市民信件,都完全得不到求不到任何结果。不要说悔改了,那些官员甚至还把抗议市民描述成一小撮不讲理的暴民,说这些人什么都不懂,就只知道抱怨,妨碍城市的发展。而哪怕抗议民众多达几百人,那些官员依然嘴硬,这几百人在几万人的城市里不过就是少数极端分子。城市里沉默的大多数,肯定都是支持市议会英明决定的。

第三步:公开封口

在抗议了两年无果之后,2016年11月选举中,Better Cupertino终于把自己人Steven Scharf给推上了市议会的席位。但是Steven加上Darcy Paul也只有两票,无法扭转被多数票压制的形势。所以要想拨乱反正,把General Plan里面的漏洞给补上,至少要等到2018年选举,选上更多市民方的议员。

但是,2017年秋天,对Vallco影响非常大的一项州法SB35通过了。这项法律打着缓解加州住房紧缺的旗号,规定说,假如一个开发商同意盖一半低收入住房,那么这个项目就无需通过市议会的投票批准。当然,SB35里面还是提到,无需市议会投票批准的前提是,这个项目不能违反所在地的General Plan规定的城建数据。但是,Vallco开发商就是唯一一个所在地完全没有任何General Plan限制楼高数据,楼密数据的特例,全加州独一无二的优待。

为此,Steven与Darcy Paul在市议会上疾呼,如果我们不赶紧在2018年1月1日前补上General Plan的漏洞,Vallco开发商将利用SB 35随便盖无限楼高的房子,而市议会将没有任何能力反制。同时,还有近百名市民去市议会对他们两人的说法表示支持。但是,其他三个市议员不仅装作听不见,甚至在Darcy Paul即将轮值市长之前,公开投票通过了一项市长封口令,拿掉市长可以独立决定把一项会议内容放入讨论议程的权力。这样在2018年,Darcy Paul即使当了市长,只要有三人联手封口,他也不能把Vallco修补zoning漏洞的议题放入公开议会讨论。

第四步:铤而走险

2018年1月1日,州法SB 35生效。不出所料,Vallco开发商很快做出了一份Vallco SB 35计划,递交到市府。虽然这份计划不由市议会投票决定通过不通过,但是市府至少要审批它是否真的符合法律。就在审核的过程中,城市律师Randolph Hom发现,这个仓促而就的计划有不少缺陷,如果强行通过,可能会给城市带来麻烦,引发官司。出于起码的职业操守,他拒绝立刻签字批准这个计划,并希望开发商能对计划进行更多修正,这样才能保护城市利益,避免法律上的麻烦。

但是,眼看市民助选活动一浪高过一浪,亲开发商的势力知道,如果不赶在11月之前把项目搞定,之后可能就来不及了。City Manager David Grandt因为笃定自己背后有三位市议员多数票的支持,所以悍然决定雪藏城市律师,不许Randolph Hom再出来发声。然后跳过律师批准这一步,亲笔签名通过了Vallco SB35计划的申请,让Vallco开发项目一锤定音。这种直接无视市府律师建议,铤而走险,越权签字的行为,也是在其他城市闻所未闻。

在David Brandt签字之后,虽然新选上的市议会有Liang Chao, Jon Willey加入,彻底翻盘了亲开发商市议会,但是他们修补General Plan漏洞对于2018年那版Vallco SB 35计划已经无效了。只能说未来的开发商,不会再利用类似漏洞来兴建无限高密的住宅。

另外,市民组织也在2019年跟开发商打官司,控诉Vallco SB 35 plan写得太仓促,并不完全符合州法SB 35的规定。但是法庭最后的裁决是,这个计划里面符合州法的部分,自然已经合法了。如果有不符合州法的部分,那么有了2018年city manager David Brandt的签字,说明城市也认为它符合城市法律了,因而计划有效。

这就是Vallco开发商为什么能随便盖多高都可以的原因。其他城市就算有SB35计划,也不能是完全由开发商说了算,想盖多高就盖多高。

现在有一种新的说法是,如果库市不推翻亲开发商市议会,早早让Vallco开发商盖完房子,早死早超生,一切也都消停了。这种说法太天真。现实中,你们想要的消停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在Vallco“成功钻空子”之后,其他开发商都听说了库市General Plan可以随便抹去楼高数字,所以好些人跃跃欲试,准备砸钱买通市议会抹去自己的楼高数字,成为第二个Vallco。如果市民不推翻亲开发商市议会,那么库市现在每一个商业地块上,可能都会被批准无限楼高的开发项目,一切数据由开发商自己填空说了算。

--

--

Vallco(也就是今年的The Rise)开发商Sand Hill Property (SHP) 一直吹嘘如果他们早在Cupertino开工,就能早让市民享受到更多社区福利。那么,这个开发商真的有他们吹嘘的如此大方,走到哪儿都是慷慨奉献一大堆社区福利,大撒币造福市民嘛?现在就来看看他们在硅谷其他城市的所作所为。

其实在Vallco mall的抓马故事开始之前,Peter Pau的Sand Hill Property(SHP)已经在Sunnyvale阳谷市臭大街了。十多年前他就号称要在阳谷盖一个类似Santana Row一样的地标性建筑群,并且通过花言巧语抢到了Sunnyvale town center项目。那时候他们吹的牛皮是,要让处于硅谷心脏地位的阳谷市中心拥有繁华的商住两用步行街,外加各种娱乐休闲设施。(这话是不是听着耳熟?请参考库市主街的故事)可是,烂尾十年,最后什么都没盖出来。SHP惯用的伎俩无非就是一开始吹得天花乱坠,然后一边盖一边说,这里那里不合理,“臣妾实在做不到哇”,一步步反悔各种之前说好的合同内容。

2005年,Sand Hill进驻阳谷市中心开发项目的时候,给了下面这个项目展望蓝图,看起来真挺像Santana Row的,美丽的步行街有灯光有绿化,边上都是商店和住宅。Sunnyvale市民也以为很快就能拥有光鲜亮丽的市中心,享受现代化的都市生活了。

可是苦等十年,SHP只是扒光了过去的购物中心,剩下Macy’s 和Target两个商店,外加一堆围墙废墟。SHP期间不断地更改计划,跟城市扯皮,试图把自己之前吹嘘的商住两用步行街改成更高更密可以立刻变现的楼盘。Sunnyvale市议会还是有起码的操守,并没有像Cupertino 2018年以前的“亲开发商议会”那样,毫无底线大开绿灯,让开发商随便更改计划(此处参考Cupertino Main Street的前世今生)。但是,市议会不让步也没用,Sand Hill在合同里早已埋下各种漏洞,比如社区福利的“保鲜期”只有十年。他们为了反悔社区福利,就不断拖延项目,比如光是Macy’s跟Target的趴车楼的位置,都前前后后改了好几次,扒了又盖,盖了又扒。拖到合同签字了十年,当初合同里面承诺的各种社区福利都到期了,就算不盖,也不算违法。比如其中最著名的,是Sunnyvale市民一直希望有个属于自己城市的市中心AMC电影院,专门写入合同,却生生被Sand Hill给拖没了。

--

--

库市的主街计划Main Street就是Sand Hill (SHP) 开发商赖掉全部社区福利的典型案例,当时的亲开发商市议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开发商频繁利用合同漏洞,不断更改建筑计划。最后牺牲掉的全部都是社区利益,而开发商则成功达到利益最大化。

因为我们Cupertino市一直没有一个真正的downtown。Sand Hill当时承接Main Street项目的炒作点也就是在此。他们召开了很多次社区恳谈会,白吃白喝招待市民,亲切地听取市民意见。Peter Pau吹嘘自己至少跟1000个库市市民谈话听取了民意,才设计出了最适合库市的主街计划。他拍着胸脯保证,以后库市主街可以与圣荷西的Santana Row比肩,将是一个遍布商店,饭馆,娱乐,健身设施的商住两用现代化步行街,适合全家老少周末休闲的好去处。Santana Row占地面积大概是40多个acre,面积大概是Main Street的两倍,里面约有70几个商店和20几个饭店。所以,当时的库市居民都以为自己的主街也至少能拥有几十家商店周末购物,外加饭店和娱乐,周末可以好好在家边上享受美好的都市生活,不用跑到其他城市购物消费了。

另外,Peter Pau还非常亲民地安慰担心交通负担的市民说,他们Sand Hill在Main Street的公寓只盖one bedroom一室一厅,就是为了给不开车的老年人。这样的住宅又能方便本地老人的生活,又不必担心增加社区的车流和学校负担。看看Sand Hill最初打的广告,还有Mercury News报纸刊登的新闻,库市主街的展望图是这样的:

动工前的Main Street规划蓝图

可是当Main Street几经拖延最后盖出来之后,成品却看起来跟之前的规划图完全不同。相比同时期就在隔壁不远处的Cupertino苹果总部II(外号苹果飞碟)的项目,这诚信程度简直是云泥之别。据说“苹果教主”乔.布斯对项目计划的蓝图要求非常严格,必须一丝不苟,所见即所得。所以盖出来的苹果飞碟建筑,连周边绿化的树木都跟“教主”之前亲自来Cupertino市议会展示的图纸相当吻合。而Sand Hill这个主街计划盖完以后,你要能看出来跟之前的蓝图是同一个项目,算你牛!

--

--

近日,根本无意为“排华法案”站台的库市副市长赵良方,只因为分析了此法案成因的复杂性,就被曲解,抹黑,进而被网暴的事情越闹越大。这后面很明显有她政敌们出钱出力的推动。

而随着事件的发酵,某些别有用心的集团已经浮出水面。与开发商一贯交好,素有开发商圈子中“好好先生”之称的库市前市长Gilbert Wong,叫嚣要在本周二(11月16日)晚的市议会上发言,要求赵良方公开道歉。

紧接着,著名的SB YIMBY也开始号召人马在周二晚上围攻库市议会,一定要用人海战术让赵良方当场低头认罪道歉。

--

--

近日,关于Cupertino副市长赵良方的一个新闻,被拱上了不少媒体。里面赫然写着,赵良方为“排华法案”唱赞歌,不承认“排华法案”是种族歧视。很多人都惊呆了,如果她对排华法案都不了解,到底怎么当上副市长的?而且,赵良方竟然在2016年是以第一高票当选CUSD学委,后来又高票当选Cupertino市议员。她在Cupertino压倒性的草根民意支持度,是如何做到的? 而深入事件,抽丝剥茧,才发现这个冷饭炒得不简单,背后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就能颠倒黑白。 首先,还原一下事件经过。CUSD学区因为最近的关校事件,还有反对加州推行CRT教材,讨论非常火热。相应地,还有一个CUSD parents google group也热闹非常。那几句关于排华法案的话,就是在这个家长群讨论CRT教材的成百上千个帖子里出现的一个很小很小的插曲。 CRT教材充斥了典型文革阶级斗争上纲上线的口气,誓用“种族歧视”大棒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如今网上驳斥加州强推CRT教材的文章非常多。有起码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切问题只用种族歧视的显微镜去看,是不妥当的。举个例子,如果你脑中只有种族歧视画线作为看问题唯一的衡量准则,那么当你看到黑人学生数学平均分低于亚裔学生,就会轻而易举滴下结论:数学就是种族歧视!这就是CRT被强推之后可能引发的恶果。

近日,关于Cupertino副市长赵良方的一个新闻,被拱上了不少媒体。里面赫然写着,赵良方为“排华法案”唱赞歌,不承认“排华法案”是种族歧视。很多人都惊呆了,如果她对排华法案都不了解,到底怎么当上副市长的?而且,赵良方竟然在2016年是以第一高票当选CUSD学委,后来又高票当选Cupertino市议员。她在Cupertino压倒性的草根民意支持度,是如何做到的?

而深入事件,抽丝剥茧,才发现这个冷饭炒得不简单,背后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就能颠倒黑白。

首先,还原一下事件经过。CUSD学区因为最近的关校事件,还有反对加州推行CRT教材,讨论非常火热。相应地,还有一个CUSD parents google group也热闹非常。那几句关于排华法案的话,就是在这个家长群讨论CRT教材的成百上千个帖子里出现的一个很小很小的插曲。

CRT教材充斥了典型文革阶级斗争上纲上线的口气,誓用“种族歧视”大棒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如今网上驳斥加州强推CRT教材的文章非常多。有起码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切问题只用种族歧视的显微镜去看,是不妥当的。举个例子,如果你脑中只有种族歧视画线作为看问题唯一的衡量准则,那么当你看到黑人学生数学平均分低于亚裔学生,就会轻而易举滴下结论:数学就是种族歧视!这就是CRT被强推之后可能引发的恶果。

赵良方一直奋战在反CRT教材的第一线,发了上百篇帖子进行论战。正是某一次在列举相关例子的时候,顺带提了一下“排华法案”。她说排华法案也有其复杂性,并不能被仅仅当成一个种族歧视法案。也就是说,良方的原话是,排华法案的内容并非100%就是种族歧视,还有其他含义。你可以说她举这个例子不够聪明,不太合适,但是她的本意绝非赞美排华法案,而是强调看问题不该永远只从种族歧视这个角度去看。而某些人就紧紧抓住赵良方的这句话,开始断章取义,到处污蔑赵良方说排华法案100%不是种族歧视。等到赵良方自我辩护,“我没说过排华法案不是种族歧视啊,我只说过它不仅仅是个种族歧视法案“。那些人又踩上一只脚,大喊你这个女人还敢抵赖!你必须立刻下跪,立刻道歉!

透过表象往深处挖,这次事件从一开始就无比蹊跷。最先引爆这个话题的twitter发帖者,本人并不住在Cupertino,也压根不是CUSD的学生或者家长。此人是如何进入私密家长群看到的讨论内容呢?而且,此人引爆这个话题之后,各大社交媒体立刻有人拍重金boost帖子,把这个话题加入最高级别推送列表,推送给成千上万的用户。如果说,只是某些家长出于气愤而举报赵良方,他们哪儿来这么大的能量,投入这么多的精力和财力来让这个话题迅速在网媒和纸媒上铺天盖地发酵的呢?

现在,我们来看看赵良方过去做了什么,得罪过哪些人?2016年她当选CUSD学委之后,致力于整顿学区风气,送走了大家公认拿钱不干事的学监Wendy。然后在2017年,她又在CUSD激进性教材的讨论中,发表驳斥言论,在场超过300名家长见证了她铿锵有力的雄辩。并且最终与另一位华人学委潘欣欣联手,挡住了激进性教材进入CUSD校园。但是她也因此得罪了民主党和工会。而2018年当选Cupertino市议员之前,赵良方就不断带领草根民众给政府施压,要求市政府不能对开发商予取予求,必须让他们遵纪守法,按照公开的合同办事。她上任后更是大刀阔斧审议城市法规,增加政府透明度,堵住背后种种权钱交易的管道,并因此大大得罪了开发商。最近,在CUSD关校风波中,赵良方再次带领家长一起审议学区财务,发现了不少漏洞和问题。而且全力阻止学区卖地给开发商的可能。正是因此,她每次选举,都有开发商投入重金搞抹黑宣传,甚至在Cupertino拉起十几米的抹黑大条幅游街,其声势有如文革再现。在2020年Prop 16的选战中,赵良方也是站在反对的一方,多次公开发表文章驳斥种族配额入学法案的不合理,因而被建制派所痛恨。

另外,最近关于流民问题,很多人知道Mountain View, Sunnyvale, Santa Clara…等城市都自愿或被迫地兴建流民收容所。只有Cupertino在四面楚歌的包围中保持一股清流。这跟当地老百姓奋斗了好几年,不畏抹黑选战,用手中的选票选上肯为本地市民说话的官员,是分不开的。而赵良方等等几位坚持保护本地市民利益,刚正不阿说真话的官员,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遭受着各种幕后黑金推动的抹黑打压。

眼看着2022年,赵良方又将面临连任选战,果然,新一轮抹黑如期而至!

看完了赵良方的履历,再去看新闻中最先出现的那几个“揭露”赵良方“罪行”的急先锋,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1. Alex Lee,随便上网一查,就能看见他大张旗鼓支持Prop 16的口号,“(Yes Prop 16, Fight Racism!) 支持种族配额入学,为反对种族歧视而战!”

能说出来这样的骇人听闻的口号,大家真的相信这种人能够带领华人反对种族歧视嘛?

2. Gilbert Wong黄少雄,作为Cupertino曾经的市长,在2014年12月4日凌晨偷偷宣布并通过GPA,把Vallco所在地的zoning code中关于楼宇高度,楼宇密度的限制参数全部抹去,为无限制的高密建筑大开绿灯,让开发商随意填写楼层高度等数字,达到建商利益最大化。

另外,他也是本地一个极左华人组织APALI的干将。这个组织培养出来的最著名的人物,就是曾经公开支持2014年的SCA5和2020年Prop 16的Evan Low。Evan Low大放厥词的名言,早已传遍了美东美西:种族配额入学法案值得支持,华人的孩子拿不到大学名额,可以去上社区大学嘛。

3. Yi Ding,是作为CUSD家长“代表”跳出来严厉谴责赵良方的。此人一直被好些人称作CUSD家长中的气宗掌门“丁不群”,因为他以往总是气度过人,卓尔不群。比如说,很多家长觉得加州各种极端政策非常离谱,或者愤慨于CUSD几个新学委Lori, Sylvia又关学校又想加税要钱。丁先生却总是涵养气度绝佳,半点不生气。不仅自己不生气,还每每教育其他华人家长,你们还不够了解美国政治,你们的气愤只能暴露你们的幼稚。所有这些官员做的事情,都是有他们的苦衷和考量的,只是你们还不懂。大家应该给官员们多一些耐心,多一些体谅。意思就是,当官的制定什么法案都有理,老百姓只配做顺民。而就是这样气度非凡的“丁不群”先生,竟然这次跳得比谁都高,到处接受媒体采访,表达他对赵良方“罄竹难书的罪行”无比震惊和愤慨。甚至他还幸灾乐祸在网上拼命散播对赵良方的抹黑帖子。也不知道他过去的包容呢,耐心呢,体谅呢?都到哪里去了?

故事的起因,两方面的人物都介绍完了,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呢?排华法案这么久远的冷饭,忽然被人花重金拿出来热炒,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样的目的,大家看明白了嘛?有很多人在嘲笑赵良方很蠢,不明智。正所谓言多必失,她如果能少说几句,少去得罪有钱有势的人和组织,就不会被人抓小辫子。可是,在加州越来越走向极左的一言堂社会中,如果人人都做缩头乌龟,没有赵良方这种生性耿直的人,多年来一直到处为草根利益抗争,我们还指望那个官员会为了老百姓去说话?大家觉得我们更需要的是这种有棱角,敢出头,只是说话可能不够圆滑周到的官员呢?还是那个几个号称要打倒赵良方,却争相支持SCA5, Prop16这些真正歧视亚裔的法案,从不为亚裔近些年来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而说一句话的圆滑政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