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柯伯麟 /房子是租來的,生活不是】
 
台北,一個青年世代負擔不起房價,日常蝸居的城市。身為一個在台北的租屋者,有太多可以抱怨的事:乏味的裝潢、鮮少互動的室友、高漲的房租、雜物滿置的空間。玖樓的成立初衷便是從這些租屋困擾中出發,希望藉由「共生公寓」改善青年世代的蝸居窘境。
 
活化住宅空間/
 
共生的理念源於1960年代的丹麥,其後逐漸流傳至北美等地區,也演變成多種類型,如共同看護、合作公寓等共居形式。為了在租屋中追求真正有溫度的生活,玖樓團隊開始嘗試從空間中的每一處細節出發,打造出有趣又富有質感的居住環境。「我們一開始也試過airbnb,但發現都是觀光客居多,無法形成一個社群,因此便開始想打造一個本地人負擔的起的空間。」玖樓共同創辦人柯伯麟說。
 
當時「共生公寓」的概念在台灣還不盛行,幾乎所有房東對於出租的想像就只是把隔成一間間的套房。初期為了要說服屋主把手上的閒置空間交給玖樓運作,玖樓團隊自行籌錢改造房子,從軟裝潢下手,營造有質感的生活環境,同時藉由公共空間大於個人空間的安排,讓住宅空間重新活化,向房東展現租屋的其他可能。打出名號後,甚至有不少屋主主動上門,希望玖樓協助活化閒置空間。
 
揉和住與租的界線/
 
空間活化不僅要增加生活品質,更希望住戶能走出房間,在日常中增加互動。他們鼓勵房客使用廚房共食,並將陽台改造成適合閱讀與喝咖啡的空間,創造每一個區塊都可以共享的生活型態,如此,共生的概念不僅是共居,更融進了家的想像,使彼此在居住空間上的連結之外,還有生活與情感的交流。
 
除了打造友善的居住環境,「多元」也是玖樓強調的特點,因此管理層會安排不同職業、性別、長期房客搭配短期房客入住,讓短期房客能快速熟稔環境之餘,也能形成本地的社群脈絡。
 
弱化所有權、強化使用權/
 
由於現代社會流動快速的關係,游牧的工作型態成了常態,有別於傳統租屋市場習慣的長期租約,就算房客只有一個月的租屋需求玖樓也欣然接受,希望「以租代替購買」達成弱化所有權強化使用權,並讓流動人口能夠在居住的過程中與在地發生更多連結。
 
問起到目前為止的障礙,柯伯麟表示,他們的客戶群基本上都是25-35歲居多,因此除了向老一輩的世代推廣共居理念外,他們也希望能利用品牌力量讓屋主在可行能力範圍內繳納一部分稅金。除了私人屋主,玖樓目前也與公部門合作,接手公家機關社會住宅的管理,希望能將他們的風格帶入社會住宅,翻轉民眾對社會住宅的普遍認知。

#co-living #taipei #interview

撰文: 陳德芬
 
文字編輯: 謝宜臻
 
採訪: 陳德芬、江俐妤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