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博物馆的情感设计

在来到911博物馆之前,想象这里将如何陈列各种展品,是不是通过高科技的多媒体资料还原现场的场景等等。原来这里精巧地安排基于情感体验的浏览路线,让参观者的情绪快速回到911那一天,然后经历了其中的期待,震撼,伤感,愤怒,鼓舞,到最后的平静和力量。

快速制造沉浸感

在911事件发生后,全世界有20亿人通过各种途径得到这条新闻。在来到911博物馆前,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对911那一天的印象,如何能将参观者快速带入这些片段的久远的印象中,在唤醒他们回忆的同时开启完整的事件重现之旅?

在戏剧和电影开始前,关闭灯光制造声音前奏效果,让观众抛开真实的身份和演员进入同一空间中来。这种通过创造沉浸感是为观众制造情感空间的方法,在911博物馆的多处设计中得到了运用。

参观路线起始于一组交错了声音、图片和字幕的声音墙壁,叠加播放不同的人讲述自己在911那一天的所见所闻,同时配合图片和字幕的变换,将参观者的情绪快速带入到了911当天的紧张情感中。参观者自己记忆中的911那一天同时也被唤醒,自身模糊的记忆在声音图片字幕三者的交替变换中得到了补充和增强。参观者从刚刚进入博物馆的兴奋松散的注意力转变成了较为凝重的清晰的关注。

另外一方面,911发生后各种大小不一附带照片和留言的寻人启事,通过淡入淡出交替投影在墙上,表面上是带给了参观者伤感和震撼,更深层次引发了参观者的询问:这些寻人启事上的人还活着吗?他们和家人团聚了吗?参观者的情绪进一步被紧张化。这种凝重、紧张又期待希望的情感促使参观者进一步探索博物馆。

通过细节映射宏伟图画

虽然911博物馆也采用了大数据信息可视化的方式,例如通过在时间轴上的动画展示了全世界新闻对911事件的报道和关注。然而真正在情感体验上打动参观者的却是传统的实物展品,例如消防车,外立面钢条,通讯天线,逃生楼梯等等。

参观者可以近距离观看被撕裂的消防车,巨大的通讯天线,扭曲的钢条。这些丑陋扭曲的物品细节使得参观者产生恐惧的情绪。当参观者在几件独立没有联系的物品间反复回味时,这些物品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又让参观者对911袭击的破坏冲击力产生了共鸣。

讲解员对消防员的介绍和当天场景的还原,以及参观者近距离感受逃生楼梯都会让参观者对遇难者和逃生者产生怜悯惋惜、紧张又如释重负的复杂情绪。这些通过实物展品细节培养产生的负面和正面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参观者对911当天的袭击,从开始参观时的沉浸情绪进一步转换成对911当天事件的自我理解。这种自我理解更加激发了参观者继续探索博物馆,了解完整事件来龙去脉的动力。

压抑后的平复

无论是沉浸情绪的创建,还是对911事件自我理解的建立,都是为了让参观者真正面对惨烈压抑的911袭击事件本身所做的铺垫。

进入单一路线规划的911展览独立空间,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参观者和应接不暇的展品,只能前行。从911袭击当天的详细还原开始。参观者听到当天双塔大楼中人员给家里的电话留言告平安,然而随着双塔的崩塌,这些电话留言中的声音再也没有回到家中。然后是滚动播放的消防员家中电话录音的文本,一条条信息祈祷消防员的安全归来,他们却也被永远留在了双塔的废墟中。这种强烈压抑的情绪驱使参观者快步前行,企图逃出这个封闭的展览空间。

展览继续从911当天被袭击的双塔扩展到袭击前的背景介绍和袭击后的重建工作,先前被压制的情绪通过正面信息的灌输和感性到理性信息的替换,转变成为激励的鼓舞。各种丰富的展品描述了当年建造双塔大楼和遭受袭击后重建工作,参观者将先前形成的对911袭击破坏力的共鸣转化为对美国人民创造力和修复力的赞叹和认可。

在经历了这个独立空间之后,参观者探索的欲望有所减退。但是当参观者继续参观展览和拜访遇难者纪念馆时,这种平复的情绪帮助他们消化之前参观所见的内容和进行更多理性的思考,从而在完成整个博物馆之旅时获得力量。

情感设计

911博物馆的情感设计包含了参观者情绪的产生,主观完善,客观输入大量信息和最后的平复。这种完整的情感设计,即达到了在短时间内向参观者尽可能完整呈现911事件的目的,又使参观者从带入的情绪中平缓的走出来回到现实生活中。

创建通道。无论是整体的浏览路线还是911展览独立空间,都是一种通道的建立,当参观者进入此通道后,只能向前,接受预先设计好的情感影响。

创建沉浸感。与倡导高科技的展览不同,911博物馆并没有大量使用诸如增强现实等高科技来渲染911当天恐怖袭击的场景。这里使用了实物展品为主线,数字化内容为辅助渲染的方式,帮助参观者建立更加人文的情感认知,而不是简单的重现当天场景。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