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推薦】《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謀殺入門課》第一季第二集至第五集影評

接續第一集結尾的爆點,四名主角學生帶著Annalise的丈夫Sam的屍體前往校園外的森林棄屍,往後的劇情持續以倒敘法的方式敘述此「事件」。當中較特殊的手法是,在許多角色互動時,交互穿插兩個時間點的互動,形成一種對比效果,同時讓觀眾好奇這些角色之間的關係,在在這段時間內發生了什麼改變? 前情提要: 【美劇推薦】《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謀殺入門課》第一季第一集影評:謎團重重的精采序章 在主線劇情女學生Lila Stangard的謀殺調查案之外,每一集都仍會有新的事務所案件,藉由準備辯護攻防的過程,引領觀眾更深入了解每個角色的性格。同時會以課堂講課的方式穿插本集的辯護重點,也算是一種對觀眾的「上課」。有趣的一點是,每一次他們一同聽委託人陳述時,每個人的位置安排與坐姿站姿都很像是雜誌封面的設計,構圖十分平衡,一種所有人各司其職的感覺。(以下為舉例)

這種鋪陳故事的方法並非獨創,但《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謀殺入門課》的優點是節奏明快,可以快速進入案件重點,劇情也經常在收集資料或是法庭對決的瞬間高潮反轉,可以用足夠的推理內容吊住迫切想要知道主線劇情的觀眾的胃口(我)。案件選材也算別有用心,這幾集中包括「女強人內線交易」、「狂熱理念份子爆炸案」、「家暴子弒父」都是一般警偵劇中較少出現的題材(不過對比法庭劇可能就會較為類似)。

倒敘法的呈現方式在第一集中單看是非常新鮮,但當往後每一集都會先回憶一次該「事件」的過程再慢慢演出新劇情時,其實對於記憶力好的觀眾來說相當冗贅。我並不需要這麼多重複提示來了解這些線索的關係,畫面快閃重疊的暗示如果太多,反而會讓觀眾失去的自己把一切線索串起來的樂趣,這是這部作品可以再掌握的更細膩的部份。 目前看來,Lila Stangard兇殺案主要嫌疑人仍是Sam,他沒有不在場證明,也具有動機,至於Rebecca與明星四分衛在此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仍不明朗。由「事件」後的片段推測是為了保護Rebecca才出下策殺了Sam,或是意外在調查時防衛地殺了Sam。 詳細的每一集案件就不再此贅述,以下主要以各個角色的性格刻劃評論。 Annalise在第一集的霸氣登場後,逐漸顯露出了她接近一般人的一面。同樣害怕背叛,痛恨欺騙,在面對和自己有絕對利益相關的事情時,一樣必須低下頭妥協,一樣在最低潮的時候需要被愛以及支持。藏在她堅強外表底下的,其實是一個受到傷害,不敢再輕易信任他人的女孩。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兩幕分別是,當她發現了Sam的可能嫌疑而懇求Nate協助她時,以及最後向Sam攤牌對決前的卸妝鏡頭。 向Nate要求調查Sam的不在場證明時,Annalise的情緒非常複雜,她一方面非常難過自己的丈夫很有可能不忠於自己,一方面非常害怕他很有可能就是真兇,心裡面痛恨Sam的拈花惹草,卻又十分愛他,不希望他是兇手。面對Nate這個不必一同負擔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外遇情人,Annalise曾經狠狠利用過他,此時又不得不善用過去殘留的一點情誼說服Nate幫忙。Viola Davis在這裡完全演出了與平常法庭上權威強勢相反的小女人樣貌,只能苦苦哀求地等待他人的救援。

獲得由Wes提供的Lila的手機後,Annalise已經十分確定自己的丈夫和Lila有過關係,她下定決心要揭穿Sam的謊言,正面對峙。她坐在化妝台前,靜靜地脫下手上的婚戒,放下首飾,緩緩地從腦後拆下假髮,拔掉假睫毛,慢慢地拭去臉上的裝容。卸下所有平時艷麗的武裝,以最赤裸,最真實的樣子面對自己內心的脆弱與憤怒,當Sam走過身邊時,她只以平淡的一句話道盡她所有整理過的情緒。 這兩段真的可以看出Viola Davis堅實的演技,可以詮釋如此多面相的一個角色,並處理情緒的變化恰到好處,沒有台詞的情況下依然讓人感受到她心裡的話語。

Wes則在團隊裡扮演最後的良心,堅持正直不阿,不同流合污,以及他的一號表情。他的厚道全寫在臉上,也因此他成了Rebecca唯一信任的人。當他擅自偽裝律師接觸被收押的Rebecca後,和Annalise起了爭執,一番滿腔熱血感人肺腑的正義論說服了Annalise,讓她決定替Rebecca辯護,並因為這個正義精神將正義女神像頒給了Wes。 Wes堅持替Rebecca討回公道的霸氣也震懾了Annalise,當他發現Lila手機中的照片就是在Annalise家中拍攝時,前往對質,遇上了剛卸妝完的Annalise,這個畫面的衝突對比相當有趣,平常在課堂上乖巧老實的學生,反轉成為主導氣勢的一方。 另外如果覺得Wes的背包很帥很好看的話:>>同款連結<<

眼神中總是帶點憂鬱的Laurel,則想要靠著實力讓自己不只是Frank的女孩,在一次操弄陪審團想法的戰略中證明自己的價值。然而在自我的突破上,她不僅想要能力上的突破,也盡力突破自己乖乖牌的樣子,一種叛逆的思想,這在他們搬運屍體時的台詞可以發現Laurel的變化。於是她開始若有似無地勾引原本就對她有點意思的Frank。然而也因此受到了Bonnie的警告,Bonnie在這間屋子裡究竟愛的是Sam還是Frank真讓人摸不著頭緒,裡面太多似有似無的暗示了…。

擅於利用自己優勢的Connor,則在一次成功施展美男計之後,面對與IT男的感情破裂。他曾以為他自己只是尋求一種性刺激的利用關係,卻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IT男。Connor在「事件」後的表現也與先前截然不同,原本是一個奸巧多怪的美男子,「事件」後過度崩潰,變成了1/10的瘋癲小丑,依然保持的清醒的腦袋,演員情緒的反差呈現在這裡也十分飽滿。

Micheala則是我個人裡面最討厭的角色,從發現未婚夫過去與Connor有一腿到「事件」發生後的不斷崩潰,讓人覺得她就是蠻橫不講理一哭二鬧,只在乎功利與自己。不聽他人的解釋,而自己的觀點中似乎只存在著事業名利,平時尖酸刻薄,但真的出事了自己又不能有擔當。要找犯案同夥真的不能找這種雷隊友啊!這就是囚犯困境中標準會出賣隊友的類型。

至於Asher則持續扮演著高度性別種族階級歧視的富二代,不斷告訴別人自己有多幼稚,目前也還沒對劇情有什麼實質貢獻。但他沒有出現在「事件」的四人組中,並從片段中可以看出他應該置身事外,不了解事情真相。 隨著倒敘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事件」發生點,Lila與Rebecca也和Annalise的團隊直接有了牽連,各種謎團與線索慢慢地併接在一起,人物之間的關係也越發複雜,更多的不信任也讓事件的真相越來越難被發掘,先一步思考突破點真的就是這部戲最大的樂趣了! 更多最新美劇推薦與影評,都在黑咖啡聊美劇粉絲團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blackcoffeeseries.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