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劇影評】《And Then There Were None:無人生還》影評:鬥心鬥智的懸疑孤島奇案!

改編自「偵探小說之后」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作品《And Then There Were None》的同名英國迷你影集,精準地重現懸疑小說界最經典的作品之一。故事講述8名彼此不認識的陌生人,不約而同地受到歐文夫婦(Mr. and Mrs.Owen)的邀請,來到一座獨立偏遠的士兵島(Soilder Island)。島上只有一對管家夫婦招待,不見邀請人的蹤影,正當所有人感到疑惑時,其中一位訪客突然喪命,同時屋內的留聲機播出了指控訪客們罪行的錄音,他們將在此處為過去的罪行付出代價。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無人生還》共三集,每集56分鐘,在三小時的劇情中可以清楚掌握每個角色的性格,在兇殺發生時進行推理,一面與作者鬥智,享受在謎底揭曉前發現真相的刺激趣味。兇殺案中最關鍵的一個線索是一首懸掛在宅邸各處的打油詩《十個士兵》,這首詩的歌詞以趣味的方式敘述了十名士兵外出後輪流死亡的過程,中英文全文對照如下:(取自維基百科

這個關鍵的線索透過女主角秘書Vera Claythorne面臨凶殺案時的喃喃自語傳達給觀眾,一次揭露一句的方式營造了強烈的驚悚感,一方面死者的死法對應了詩中的敘述,一方面讓觀眾擔心猜測著下一個死者的情況。不過與小說相比,影集以畫面呈現的方式依然有侷限,對於不熟悉這個小說的觀眾來說,一開始的幾個畫面無法清楚讀懂詩中內容,在之後的發展中也就不容易一邊進行清楚的推理。因此本劇的定位其實是驚悚大於推理,畫面中並不提供像是小說一樣的細節線索,多是引人猜測懷疑的誤導鏡頭,將真相精巧地埋藏到最後一刻。
 
 以下簡介各個角色,想大概了解角色身份再看劇的觀眾可以參考,想直接接受劇情引導的人可以關掉文章開始推理之旅囉!至於已經看完的觀眾可以接著往下看推理過程,是不是和你的一樣呢?最後一段將敘述我看劇時的推理過程,並揭露謎底。
 
 角色介紹

Vera Claythorne(秘書)
 是本劇的主要角色,故事開頭的視角由她出發,原先在偏鄉擔任小學老師,因為過去的意外事件而希望在暑期找到兼職,履歷被歐文夫婦看重並指名擔任秘書。

Detective Sergeant William Blore(私家偵探)

謹慎小心地隱藏自己真實身份的偵探,受歐文夫婦委託監視來訪的賓客,但他本身也未曾與歐文夫婦有過交集。個性多疑,起先非常提防Philip Lombard,卻容易受他人左右思考。

Judge Lawrence Wargrave(退休法官)

本劇戲份略少的角色,為了拜訪與歐文夫婦的共同朋友而來到小島,過去是個嚴厲的刑事法官,堅持用嚴刑貫徹正義,以判人死刑而知名。患有癌症疾病,曾經在Doctor Edward Armstrong的診所附近看診。

Doctor Edward Armstrong(執業醫生)
 個性神經質的醫生,前來小島的路上與 Anthony Marston起爭執,兩人的衝突延續到第一天的晚餐時間。認得法官Lawrence,相信他是好人同時很不信任其他訪客。
 
 General John MacArthur(退役將軍)
退役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英雄,被指控害死自己的戰場弟兄,否認罪行,卻很坦然面對被困在小島的局面,勸其他人早點看清自己正在被獵殺的情況。

Philip Lombard(傭兵)

過去身世不明的風流男子,是在場唯一承認自身罪行的訪客,他承認過去曾經屠殺過村莊的21人,並且毫無悔意,極度坦白的他反而不是眾人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對Vera有好感,相當信任並且想保護她。

Anthony Marston(富家子弟)
 放蕩不羈的年輕人,幾乎毫無責任心,不對任何犯過的錯感到愧疚。最先死亡的賓客,不認識其他人,以為是來參加海灘派對。

Emily Brent(貴婦)

個性刻薄的婦人,對宗教有近乎狂熱的虔誠,過往的描述不多。有強烈的階級意識,從她與Vera跟Ethel Rogers(管家婦)的相處都可以看出來她鄙視低階級的人。

Thomas Rogers(管家)

行跡詭異的管家,不動聲色,堅持自己的工作,即便是在妻子意外死去後依然冷靜做事。少與訪客互動,表示自己也沒有見過歐文夫婦,僅是拿了工資就來工作了。

Ethel Rogers(管家婦)

總是看起來神情緊張的管家婦,眼睛有疾病,詳細原因不可告人。緊接著在Anthony死去之後在自己的床上過世。

劇情安排
 
死亡事件發生後,由歇斯底里的Vera揭開事件與打油詩的連結,這樣的敘事手法自然給人一種「主角應該不會是主謀」的感覺,讓觀眾被Vera的視角牽引,如此安排在結局時有意想不到的驚奇效果,但中段劇情太多屬於Vera的回憶,反而壓縮了原本可以呈現線索或是加深其他角色行為的篇幅。
 
 隨著死者接二連三地出現,嫌疑犯範圍縮小到法官,偵探,醫師,傭兵與秘書五個人身上,他們面臨了槍枝失竊的情況,開始所有人互相搜索彼此房間的打探行為。由於每一個死亡場景的描述不多線索少,僅從角色的表現猜測時,我認為法官,醫師與秘書三個人嫌疑最大。

法官的動機最合理,因為整個事件的設計就如同他平常在做的事,要求有罪者死,加上打油詩中關於跑去當法官的士兵的描述,這名士兵並沒有死,只是去做法官而離開了群體,可以作為猜測的理由。
 
 醫師的表現神情緊張,且不斷地想要影響他人想法,包括想與法官結盟,說服偵探傭兵跟秘書是歐文夫婦等,積極的手段讓人聯想他才是幕後操弄人心的主謀,緊張兮兮的表現不過是外表偽裝。
 
 猜測秘書有兩個理由,第一個是她出現的幻覺情況最嚴重,甚至失去意識,令人懷疑是否有雙面殺人魔人格的可能。第二個是典型的偵探故事手法,覺得最不可能的角色最有可能是兇手,這個要素在結局前十分鐘被強化,直到謎底揭曉。

當法官表示受不了醫師的神經質後,獨自離去,後來被發現死在沙發上,死因是槍殺。隔夜那把不見的槍突然出現在傭兵的床上,而醫師在深夜中不知去向。剩餘的三人將矛頭指向醫師,他徹夜逃離是因為再也演不下去了。敵暗我明,三人決定逃出房子建立求救訊號,偵探發現屋內有異常動靜而與其他兩人分離,最後死在刀下。此時醫師的嫌疑越發可疑,僅存的兩人奔向海邊,卻意外看見醫師的屍體,Vera回想起當初是傭兵與偵探兩人出來尋找醫師,如此一來兇手只能肯定是傭兵了,她奪下槍枝,殺了這個短暫的愛人。
 殺人後,Vera暈厥過去,她的回憶片段開始完整,原來她當初為了讓愛人繼承家產,殺了她所照顧的家庭的小孩,從此她便一直被小孩的冤魂糾纏。夢醒的Vera流露詭異的眼神,彷彿印證了雙重人格的推論,她冷靜地走回宅邸,看著房間裡出現的繩索,毫不遲疑地走上去準備自殺,原來是她!一直以來裝作無辜並挑撥他人的角色正是兇手,但動機是什麼呢?

沒有動機不構成好的謀殺,所以上面的推理錯誤,當Vera套上自殺索,房門被輕輕地推開,法官Lawrence緩緩地走了進來,真正的兇手就是動機最合理的嚴苛法官!他因為知道自己病情死之將至,決定給予這些有罪但逍遙法外的人們一場私刑,透過對每一個人的深刻了解,他設計了精心的計謀,連最後殺害Vera都是靠著她對打油歌謠的迷信以及愧疚的心魔,可見其洞悉人性的程度。Lawrence堅定地無視Vera最後的口舌逞強,踢開Vera站著的椅子讓她被絞死,走回放著小兵人的餐廳,喝下溫順的餐前酒並用最後的子彈射殺自己,留下一個匪夷所思的犯罪現場。
 
 總體來說《And Then There Were None:無人生還》非常精彩,節奏明快而無冷場,驚悚氣氛連貫不絕,非常適合喜歡與劇情鬥志,絞盡心力發覺蛛絲馬跡的觀眾欣賞。本劇請來了英國影集的熟面孔演技派來詮釋角色,讓每一個細膩的情感表現與互動都有說服力,在短短的三小時中建構一個令人融入的懸疑迷宮。
 
 如果看完喜歡這部作品的話,美國電影也有幾個相似作品,包括約翰庫薩克主演的《致命ID:Idenity》以及比較B級片感覺但同樣驚悚的《八面埋伏:Mindhunters》,兩部電影都採用了類似的劇情架構,讓人不到最後一刻猜不出兇手,好好享受一場懸疑鬥心之旅吧!

更多精彩英劇與美劇推薦影評,歡迎追蹤黑咖啡聊美劇粉絲團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blackcoffeeser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