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仍存情怀 十句大实话总结2015医疗

2015年即将步入尾声,在12月28日的“2015医疗创新与产业重构高端论坛”上,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冯唐用十句坦诚、犀利的总结为2015年医疗画上一个短暂的句号。

冯唐认为,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更重要的工作是将基本常识说清楚,在基本点上形成共识。“我今天白天在纸上写了十句话,都是关于医疗常识的,也就是关于2015年医疗的十句大实话。”

第一句话是在中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不存在,即使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

第二句话是中国医疗体制的现存问题是医疗资源的行政化垄断。冯唐举例称,中国90%的床位、手术、高级医疗人才等医疗资源被政府行政化垄断。此外,政府还行政化地掌握着诸如编制、科研、定价、医保等与医疗行业发展休戚相关的诸多资源。

第三句话是政府对医院的行政化管控多达十几个部门,政策法规很难统一,效率、效益很难提高。"过去5年出台了很多医改政策,但有多少医生感受到医改的影响?有几个大医院的院长受到触动?"冯唐反问道。

第四句话是中国政府对医疗的投入长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据冯唐介绍,中国的医疗投入为5%,而世界平均水平在10%左右。

第五句话是医疗至今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业,科技进步没有在根本上减少复杂性,医院、医生还没有完全能够诊治所有疾病。冯唐举例解释道,现在很多移动医疗企业完全运用互联网思维,但如果没有三甲医院的支撑,恐怕很难完成,特别是疑难重症。“我的一个朋友参加滴滴医生,当天一共有4000个呼叫,但最后只能完成40个交易,成功率只有1%。”冯唐补充道,正是鉴于这样的复杂性,三甲医院院长才能这么牛。

第六句话是医疗至今还是一个种树的行业,不是一个种草的行业,如果过分注重挣快钱,很容易走入歧途。

第七句话是因为医疗的复杂性与长周期性,在医疗改革中,只允许做增量,不允许做存量。冯唐解释道,各种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但是,没有一个真正想做医疗的投资方只做增量,不做存量。

第八句话是医疗不是纯粹的生意,纯粹为了挣钱,很容易走向歧途。“患者不是傻子,医生也不是傻子,患者知道什么医疗机构对他好。”冯唐认为,如果不能用做百年老店的心做医疗的话,后果是很不好的。"开医院之前,考虑的基本都是生意,例如,学科建设怎么做,投入产出是否合适?但一旦患者进来,我们对医生与护士的要求是必须对患者好。"

第九句话是医疗毕竟是一个十万亿级别的生意,还是需要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纯粹靠政府的公益性不现实。

第十句话是希望人性被无限制地改造是不现实的,医生也是人,如果改革受益明显小于改革前,任何改革很难成功。冯唐认为,废除以药养医不难,但难的是靠什么养医。“如何让医生能够养家糊口,也是改革绕不开的。”

在12月28日的高端论坛上,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翻译的《创新者的处方》正式发布。朱恒鹏在演讲中对创新进行了解释,并抛问冯唐为什么又创新性地进入医疗行业。

“1998年我从协和毕业,但当时没有做医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认为医生比较刻板。另一方面是我看到当时医疗体系的现状,作为一个小大夫,能做的事情特别少。”冯唐说。

“但我为什么还会再就业?”冯唐解释道,他认为自己对医疗领域还有一份未了的责任。“过去,作为一个小医生,逃离体系,从道义上可能还算情有可原。但做了9年管理咨询,做了2年超大型央企的战略咨询等工作后,加之自己8年的医学背景,再不为医疗行业做点事情,就说不过去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民康诊所老板之家’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