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ys in the Boat 船上的男孩讀後感:個人,團隊和創造奇蹟

The Boys in the Boat: Nine Americans and Their Epic Quest for Gold at the 1936 Berlin Olympic (好長的書名…) 是2015年 Morgen Stanley 董事長 James Gorman 推薦的讀物。驚訝於堂堂一個Morgen Stanley董事長推薦的不是什麼聽起來感覺不是凡夫俗子讀的書,而是一部故事,所以就讀了。

source: andphilosophy

故事講述在1920年代末,30年代初,在美國的經濟大蕭條及法西斯主義在歐洲崛起等陰影的籠罩下,一群來自美國西部相對貧瘠的華盛頓州的九個大學生,如何從校際的划船比賽一路划進1936年柏林奧運,並且奪下冠軍的故事。

這裡先說一下,故事中的划船 Rowing 是指9人賽艇(不確定中文是不是這麼叫,有錯請糾正)。一艘船有9名成員,一名舵手(Coxswain,類似隊長的角色)和八名操槳的船員。由於八名船員是背對著船只前進的方向操槳,只有舵手看得到船的前方,因此必須由舵手指揮八名船員協力推進,是一項很考驗技術與默契的運動。

source: book group of one

劇情的部分就不多說了,只說幾個讓我印象深刻,也覺得值得分享的部分:

  1. 奇蹟時刻 Touch the Divine

Touch the Divine 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章節名稱,指的是一種船上的每個人都達到近乎完美的默契,把每一次落槳的動作都做到完美,讓9名船員和船只幾乎融為一體,讓船隻像是有生命一般的輕鬆滑過水面的狀態。用神奇的方式說,這叫天人合一,用Gundam的術語說,這叫爆seed。

這種狀態,讓船員能夠以每分鐘較少的槳數維持船隻高速前進,既能維持船隻的速度,又能兼顧船員體力的耐久度。書中有一回對主角船隊進入這種狀態的描述讓我印象深刻,大意是他們在紐約哈德遜河上練習,大家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專注在把每個動作做好上。一直到天地俱寂,回過神來他們已不知划了多遠多久,只知道他們依然可以用這種狀態輕鬆的永遠繼續划下去,一路划到世界的盡頭去。

雖然說得玄幻,但我不覺得這是一個罕有的狀態。甚至說,只要對某件事傾注夠多的熱情與專注力,就有可能進入這種狀態,例如打電動時殺紅了眼可以輕易多殺幾個對手;拍照時拍得興起出現觀察力和畫面的捕捉能力都得到提升的狀態,甚至是工作到投入得即使一直做也不覺得累,還覺得做到永遠也無所謂的狀態。

一支好的船隊應該是可以達到Touch the Divine的狀態的。同理,想把其他事情做好,應該也要追求這樣的極致狀態。

source: fold3

2. 團隊的構築

雖然說什麼事情都可能出現爆seed狀態,但是在划船上顯然要比打電動,拍照這些事難上很多很多,因為必須9個人一起爆,才有一個會爆seed的船隊。

書中帶出了一個不管是划船還是什麼狀況,在面臨團隊建構時都適用的概念:一支船隊由9個強大的個體組成。但這些強大的個體必須放下“個體”,才能組成一個強大的船隊。最終只有勝利的船隊,沒有勝利的個人。

同樣的,今天不管是要組團去打怪還是組團創業,誰都希望站在自己身邊的是神一樣的隊友。但隊友越神,往往就擁有越強烈的個人主張。擁有一群神隊友之後,你還要能夠讓這群神放下自己,獻身於“我們”,以追求有默契的達到合而為一的奇蹟時刻。

另一個概念是:一個團隊不能只有同樣的一群人。一艘船上,要有像鬥牛犬一樣不服輸的追逐對手的人,也要有人安靜而穩定的提供力量輸出。看看上圖那張船隊成員的照片,其中個頭最矮的,就是船隊的舵手Bobby Moch。雖然他沒有高大的身形,卻擁有在爭分奪秒的賽事中應對局勢的觀察力和判斷力,還有或軟或硬的懾服其他高大隊員們的能力。

其他8名隊員看起來都一樣在操槳,但因應不同的位置在船上扮演不同的角色,例如和舵手面對面的第一槳必須非常了解舵手的指令,並有效的用自己的動作把指令傳達給後面的每一個隊員。最後一個位置的第8槳是整艘船最大的動力來源,所以必須是最強壯的。

團隊並非是一群人的集合體,而是每個人扮演著不同角色,通過協作讓大於個體的一件事物運轉,以達到共同的目標。

source: KCTS9

3.團隊中的個人

主角Joe Rantz是個讓教練頭痛的角色。儘管他展現出了他在划船上的能力,但每當教練把他調到一艘船上,就會導致那艘船的表現下降,一直到教練把他放到最後划到奧林匹克的這艘船上。這艘船上的成員,有跟Joe一同開始划船的老隊友;有跟他放假時一起打過工朝夕相處的學弟;也有和他一樣窮得快吃土而互相討拍的學弟。

Joe 顛沛流離的童年生活,甚至是被父親和繼母一家拋棄,讓他本能的對他人有所保留,深信這個世界上可以依賴的人只有自己。這種自我保護讓他無法輕易在任何一艘需要船員互相信任,互相依賴來行駛的船上發揮他的實力。直到他被調到最後這艘船上,並在名師的開導下漸漸卸下心防,才成就了之後無數次賽場上的奇蹟時刻,並奪下1936年的奧運冠軍。

團隊成員之間的相處,需要磨合。但是僅僅能夠相處的團隊,是無法創造奇蹟的。唯有在成員之間發展出足夠的信任,彼此之間能夠互相依賴,才能夠有默契的達到真正的合為一體,才有機會Touch the Divine。

看到最後,也就明白了James Gorman為何會推薦這本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