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執著

曾經有個年紀小我不少的同事問過我,可曾在某些時候或者是某個瞬間覺得自己變老了,我大概不記得當時的我是怎麼回應的了,但是如果真有那幾個時刻,定是我發覺自己再怎麼樣也追不上時間了。

幾週前臨時決定回台灣,只是覺得:夠了,我必須停下來、必須休息。
但或許是這次離開的太久了,回家後除了不斷地被事情追著跑外,有一半的時間我竟然是在期待著回澳洲的。然後,匆匆忙忙之間我已經回到了雪梨、打包搬了家、現在在Newcastle渡過我的另一個假期。

真正的假期、我希望它是。

今晚的我突然覺得很感傷,我太想念我在Pyrmont的公寓了,人們說的:Home is where your heart is. 一定就是那麼一回事吧。
只是這個感傷強烈的超出預期,像是2015年我搬離台中的住處一樣,當時的我知道,我正在離開一個再也回不去的地方,再也回不去、又或者說、再也到不了的地方。
我真心地希望,我曾經珍惜過住在那裡的半年、甚至不到半年,即便最後一個禮拜,我和Ross,一個剛下飛機迷迷糊糊和一個快被工作榨乾的人,一股腦地忙著打包、盼望著這些混亂之後的寧靜。

兩年後的我,終於瞭解了那個感傷,我們不僅僅在離開一個公寓、一個地方,而是在離開某一個階段、一個時期、還有某一部分的自己。

你問我,在離開台灣的這段時間裡曾不曾感覺到自己改變了什麼,

我說:執著吧。
任性的執著、恣意的執著、無可奈何的執著,各式無以名狀的執著。

而它們就是,我回不去、也到不了的地方。

24-Feb-2017 Mayfield, Newcastle.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Daisy Li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