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該對新科數位政委期待的是什麼?

面對新科數位政委,從眾多的評論,可以看到很多人不知道該期待什麼,也不知道該要求什麼。

因為,大部分的人根本不知道一個數位政委到底該做的是什麼?所以看來看去就是說,更開放透明(連逐字稿都可以變成一個重要話題拿出來談了!)。或是講到數位經濟(我的天,光是資料經濟都說不完了,居然還要來談數位經濟呢!數位, digital,這是多大的一塊啊!)就是問如何促進經濟發展。

但是,我們談的是一個部長級的官員啊!不是一個操作網站和寫程式的幕僚啊!

就如我之前說的,數位政委其實會更像是臺灣的政府資訊長,那我們就來看看美國的資訊長負責的工作是什麼

The US CIO oversees federal technology spending, federal IT policy, and strategic planning of all Federal IT investments. The CIO is charged with establishing a government-wide enterprise architecture that ensures system interoperability, information-sharing, and maintains effective information security and privacy controls across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ikipedia)

我們可以看到這主要談的是政府內的數位改造和資訊交換的管理。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這一個工作,主管機關是國發會。因為這就是國發會(前研考會)負責的工作中最重要的一塊(電子化政府,目前進入第五期) 。除了隱私這一塊從法的主管機關來看會是法務部。

但是從美國推動開放資料/政府的經驗來看,這一塊因為和政府內的組織架構,資訊預算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又會和主計,人事等機關有很大的關連。所以當美國談開放政府的開放資料時,其實還有一個更大更重要的計畫鮮少有人提起,就是建立聯邦的資料中心 (Federal Data Center Consolidation Initiative)。只是這是另一個 Obama 開放政府的失敗之作。或許因為這牽扯到太多利益的問題,也或許這和部會的本位主義有關。

而回到台灣,新任數位政府被交辦的任務除了身為資訊長(應該吧,因為這真的不是科技政委的角色和任務),其實可以感覺到所有和「數位」相關的任務,從經濟發展(啊… 臺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經濟發展啊)到公民參與(說真的,是不是該是時候來檢討一下 vTaiwan 的成功與失敗之處了?)。中間包含了開放資料與開放政府的議題,幾乎全都塞給了這個新科數位政委。這其實給人一個很奇妙的感覺,似乎這位天才型的資訊人,是新內閣接上新科技的最後希望了。

但是從新政委過去的經歷來看,我其實有種奇妙的感覺,會不會上面我所說的這些問題,這些專業的政策問題,新政委會直接上 vTaiwan 甚至就開個 hackpad,然後邀請大家來共筆編寫?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太有趣了。因為就我個人的經驗,在開放資料這一塊,在談政策時,其實會出現對主題的瞭解的深淺與差異,而提出不同甚至彼此矛盾的需求。

就如許多人會想要解決當下的資料應用問題,而我想要的會是一個更完整的基礎資料建設。當有些人會覺得資料應該要能有個地方集中管理時,我認為重點應該是讓資料本身具備優良的流通性即可。當有些人覺得教育部的通訊錄資料是很糟的東西時,我會認為這樣的資料真正的價值在於他是否具備可以跟其他資料混搭的優勢(也就是資料的一致化,標準化) — 這也是為什麼我極少參與這類共筆的提議。因為這裡面有各種意見,但是鮮少有意見的辯論。我喜歡衝突,和衝突後的問題解決。我不喜歡和諧的假像。

這些問題沒有誰對誰錯,而是優先順序與資源分配的問題。但要回答這樣的問題,就要問,所以相關政策與目的是什麼?從政策決定回過來看該如何分配資源與排定執行程序。那,這個政策與機制,該怎麼去「談」出來?

#我是討厭鬼

所以,對於一個不相信三個臭皮匠就可以變成一個諸葛亮的人來說,所謂群眾智慧,真的有智慧嗎?(還是群眾中特定幾個諸葛亮透過這樣機制,有機會被看到?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而這,也是我認為,或許 vTaiwan 機制是個創舉,透過這個機制與平台,也真的出現了有趣的結果。但是我們是不是該回過來檢驗,這樣的機制,他的效力範圍,他的侷限,他的失敗與不足之處在哪?對於大家最期待的,一個公民參與機制的建立。真的就是 vTaiwan 這樣的模式嗎?

把國家的數位未來都寄望在一個數位政委身上,的確是非常愚蠢的事情。而把公民參與與審議,也一直拿 vTaiwan 出來說。不也是一種造神嗎?或是在林全內閣的情況,就單純的只是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而已….

#專門說實話

— — — — — — -

美國第一任 CIO : Vivek Kundra — 
http://bits.blogs.nytimes.com/…/one-on-one-vivek-kundra-u-…/

What does it mean to be the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for the United States? (身為美國聯邦政府資訊長是什麼意思?)

I have four priorities. First is to make sure we effectively manage the $80 billion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funding for the government. Second, we want to optimize where that money is spent, driving efficiency and effectiveness across the entire government. Third is to create an open, transparent and participatory government, creating Web sites likedata.gov. Lastly we are focused on cybersecurity, creating a new real-time security posture.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