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數位政委到政府資訊長

#我是討厭鬼專門說實話

這句話這次要擺前面

該恭喜的當然要恭喜。但是在跟政府打交道的這幾年。我都會跟上課或聽演講的政府官員說。我很討厭「公僕」這兩個字。因為我們跟政府的關係,不該是有主從的關係(不管誰是主子誰是僕人)。談開放政府時,這應該是一個合作夥伴的關係

所以看到新政委的自我期許,要當「公僕的公僕」時,我的確一愣。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再用這兩個字了?可不可以去思考,新的數位時代的政府與人民之間該有的關係是什麼?而這,不正是這個數位政委該去思考的嗎?所以新任政委提到她要扮演一個橋接者的角色。

但是,從這,我也不太懂的是。國家的數位化,資訊化,其實是國發會的工作。或從我的認知中,這是屬於國發會要去規範的。所以開放資料(不是開放政府,因為這議題更大),電子化(數位)政府等,都是由國發會制定政策後,推動到各部會去執行。也就是,跟這個數位政委有最密切關係的,其實是國發會。這時就會發現,數位政委不只是要當橋接者,不只是一個 hub,他還要做出政策面的領導,對執行計畫的稽核檢討。

而這一整塊,就是有趣的地方。這兩天週邊技術圈的,新創圈的,都一片讚揚。讚揚的最主要原因是,這個資訊素養低落的政府,終於找到一個資訊專家進去了。而且還是天才型的的專家!尤其是比起一些動不動就談過去如何如何的(吉祥物)。這個天才型專家又是如此低調,雖然很喜歡美化(正面態度)所有的事情與成果,但至少都是貨真價實的成績可以拿出來檢驗。只是,這一個圈圈對新任政委的期許,似乎都很簡單。甚至有種,不管如何,「這是一個會說我們的語言的人」(同路人)。光是這一點就是好事了!

然後另一圈,離技術,離自由軟體社群比較遠的,就會出現不太一樣的聲音。就會對一個沒有任何行政歷練的新人進入政府體系內,從實務面去質疑這樣的任命是否恰當?因為這些人知道,這個位子,這個任命。並不是要進去當幕僚(嗯,幕僚或吉祥物,都可以啦),而是部長層級的官員時。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這也讓我想到,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空投了很多人進政府(這一次或許比較少,一些原本的事務官都被提拔上來)。結果就是,一個部長發出的命令,一出部長辦公室就被修改了(真的是被修改)。結果就是,上面喊的下面不會動。因為真正做事的人,他們要面對的問題與挑戰,是你空投進來的人不懂的。而他們有他們自己做事的方法。(類似的事情,其實在新政府內已經出現過了。天知道我到處去聽到多少八卦)

也就是,這個位子,從 QA 上公佈的訊息,我看到的是兩個挑戰,一個是和科技政委(負責把科技轉移到產業,帶動產業發展的政委 — 對,這是科技政委的工作)有很大關係的「數位經濟」的發展(經濟部,文化部,科技部,甚至農委會都有關)。一個是和政府內組織改造,從電子化到數位化政府,再到政府 2.0/3.0 與開放政府的推動(國發會,行政院,跨部會資訊建設)

比起科技政委,或是原本預設由副院長擔任的國家資訊長。數位政委的任命和工作內容,其實會更像是國家的資訊長。

那,對於一個國家的資訊長,我想知道的是 — 妳對國家的數位發展,對政府的組織改造,對兩年後,四年後的台灣社會與政府的關係。妳的自我期許是什麼,妳的野心與企圖或是妳的願景是什麼。作為橋接者只是一個手段與方法。作為一個部長層級的資訊長,妳的政策又會是什麼。只說開放透明,這是完全不夠的!

作為一個號稱最會溝通的政府。新任數位政委的確在還未上任就比任何一位閣員更會溝通了。

但是,接下來,請花點時間把妳的政策,方向,願景等。更清楚的說出來吧。作為一個認識的人與合作過幾次的夥伴,在接下來妳的任期中。我當然會把妳視為一個政治人物一樣來監督與批評。因為,老實說,這是我不太懂妳為什麼要接這位子的地方,這也是妳接下來要付出的真正代價。

請繼續加油。我也會繼續當個 #我是討厭鬼專門說實話

PS 這個國家從以前到現在,很多事情都做過了(外面的人或許不知道這些)。而很多事情都是原本立意良善,但是執行上卻出現嚴重偏差。例如國家的 12 朵雲。新任政委,妳或許要花一些時間來瞭解過去已經做過的。找出背後真正原因,再來談改造與革新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wHisKy Cha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