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律人的司改國是會議

司改國是會議》瞿海源:過半非法律人與會 帶來好的改變

今天是 02.27 — 也就是,超過兩個月的時間,我都沒在臉書上用自己的帳號發言或貼文。但是我繼續使用臉書,瀏覽世界各地發生的事情,看看朋友們分享的消息,心情,故事。也繼續在我自己經營的三個主要社群內張貼我認為值得分享的新聞與消息。

但是在這期間,我很努力避免將自己對許多事情的評論貼出來。我發現,這是最難熬的地方,對任何事情,都不做評論,當一個真正的旁觀者。看到可愛的東西,不能分享說好可愛。看到噁心的東西,不能罵髒話發洩一番。看到有同感的事情,也不能表達意見。在一個每個人都可以任意發言批評他人,對任何事務表達意見的數位時代,我選擇把自己的嘴巴閉起來。重新學會觀察,接受其他人與其他事。停一下,真的讓我可以想更多。

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做?其實一開始只是因為我厭倦了在臉書上張貼什麼,都還要對自己隨意的一兩句話做澄清做說明。好像我是什麼網紅?神人,其實並沒有。我只是一個愛對很多事情提出質疑和用我的所知,來做評論的一般人而已。而另一個理由也正是,看到這麼多醜陋的事情,罵了這麼多,講了這麼多,但是事實上對這個世界,到底我造成了什麼改變?感覺好像都沒有。(喔,有喔,對某機關來說,我現在是完全黑掉。某種程度我覺得這也不錯。至少我不用去看他們亂搞,也可以在不同機會,對他們罵更大聲,疑)

所以,絕對不是因為擔任某個會議的委員後,才開始低調

甚至,是相反。因為擔任了這個會議的委員,我有好多想講的事情啊!從程序,議題設定,議事規則和討論過程,對這樣一個會議,我們到底該期待的結果是什麼。每一塊我都想表達意見,每一塊我都有意見!每一塊我都認為應該有更好的作法!

就如我之前會說的一樣,找我去當委員(不管是什麼場合什麼會議什麼主題),就要意識到我不會只是去當乖乖牌,我會提出非常多非常多的意見和反駁你們原本已經設定好的許多主題和程序。

但是,反過來,我其實也不知道,我現在適不適合針對這些意見直接用臉書或是其他方式來發表意見?因為尊重集體的決議,也尊重他人的意見(但是不表示我不會反駁)。所以在第一天被拉入 line 群組後,我就問,有哪些資訊是可被公開,有哪些是不可以(例如各委員的個人聯絡方式?)。結果得到的回應是,好像沒有什麼是不能公開的。所以過一陣子後,連群組的 line 對話都公開了(反正不公開,也只會讓某媒體拿獨家而已 — 因為已經有人直接把 line 群組上的對話擷圖拋出去)

不過我這樣問,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我希望可以讓群組內的討論(我們的主題是,透明,友善,參與的司法)有機會讓外面一樣關心這個議題的朋友也能瞭解甚至提出意見。所以對外資訊的透明與公開,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但是,我也逐漸發現,對議題的設定(我稱為議題的框架),對最終的產出,對我們身為一個委員在這樣一個充滿專業性的主題的會議上,要扮演什麼角色,或如何扮演一定的角色,其實都是不清楚的。我在 line 群組上,至少針對這些問題提了三次以上。而沒有一次得到任何回應。

要回答問題,不是應該先把問題說清楚嗎?

例如目前司法制度上的問題是什麼?哪些是可以透過更透明友善的機制處理?為什麼我們要馬上直接跳到參審陪審這個議題和做出決定?開一次公聽會就夠了嗎?在這麼短的時間,真的能對這樣的議題做出什麼決定嗎?如果不是已經帶著答案來參加的話。非法律人能這麼短的時間知道該如何作出決定和表決投票嗎?參審陪審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來處理這些問題了嗎?

對,作為非法律人,我有一拖拉庫的問題想要知道答案。而無法知道這些答案前,我不知道該如何作出一個不會對不起自己良心(和腦袋)的決定。

也因此,在開會前一天。因為真的沒人要給我答案。我就自己給自己一個答案了 : 我自己把第四組要處理的議題,用我認為符合邏輯與問題意識和脈絡的方式,作了規劃:

https://hackmd.io/s/rkLVluHFx

也因此有了第一場會議針對 4–1 — 為什麼要把法律人養成放到這樣一個講開放透明與友善的主題內的爭論(我們花了 45-50 分鐘,處理一個其實可以在 10 分鐘內就決定的議題)。我要問的是,在怎樣的脈絡下,我們該討論這個問題。在這脈絡下,談司法學院等的合併,是合適的嗎?也就是所有的問題,都該有個主軸和脈絡,應該要能清楚知道,我們到底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同時,要針對每一個提出的問題,找出背後真正的原因。和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時,有哪些方法?什麼是最好,最簡單,最有效率,效力最大的方法!

只是,到目前為止,我似乎並沒有真的看到這樣的討論機會。反而都是針對特定議題做出正反方的辯論。國是會議被當成開庭審判了!這的確和我的期待,有太大的落差了。

司改國是會議副召集人,瞿海源老師說,「非法律人委員都有很豐富的學識、經驗,正所謂「旁觀者清」,不只可以提供很好的意見,也可以在公部門的本位主義間居中仲裁,我認為找這些人來是一個很創新的作法,相信他們一定可以對司改做出積極的貢獻。」

但是,現行的討論方式,真的有機會讓非法律人參與嗎?還是只能被「餵食」的方式去瞭解議題和爭議?非法律人,能針對爭議題出問題嗎?(對,不是答案,是問題!)我知道我自己有試著提出了非常多問題了。我也知道,很多答案,是因為我特別去找人詢問,去做功課才知道要這樣問。甚至第一場會議時,我也一邊聽其他人討論,一邊查他們提的法律專有名詞的解釋。瞭解爭執的點,甚至提出我自己認為可以進一步討論的方向。因為我的教育,就是要我不斷的發問(對,依然,不是找答案)。

最後,如果你問我接下來會如何?我會說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會用我習慣的思考方法,把開放資料,開放政府,開放司法,帶進這一個小組的主題內(透明,友善,參與的司法)。同時把小組相關討論整理出來,讓更多其他人有機會瞭解,甚至進一步參與。最後,依據整理出的問題框架,依照技術,行政程序與法令規範等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就如推動開放資料時我喜歡對公務員說的一句話:「開放資料真的可以讓你們提早下班回家」。對於司法改革,我期待的也是,對人民來說,可以感受到一個更公正透明的司法對司法人員來說,減輕你們的工作負擔,提升效率,讓你們每天可以早點下班回家!

這,就是我對這場司法改革的期待,我也只能這樣去參與。

報導 : 
- 司改國是會議》瞿海源:過半非法律人與會 帶來好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