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無法接受人有多種面向

昨天晚上和好友通電話、王傳道見面後,有一些想法。

傳道覺得,假如有A群體,與B群體等等。在環境A的人,本來就不會想讓環境B的人知道。因為他在A環境跟大家的互動,可能跟在B環境跟大家的互動不一樣。

例如老師在教室裡跟學生的互動是有尊嚴權威的,但是當這個老師回到家跟老公在一起時變成小女人。或是也可以說在做愛時變成老公的小母狗。所以他不想讓學生知道,他在家時會變成小女人。

「那,被知道會怎樣嗎?」我在思考。

我在想,身為一個老師,就算讓學生知道,我在教室裡有點權威,但是我在跟我老公相處時我會變成一個小女人,這並不衝突啊。的確,可能學生會有一點認知上的衝突,對於眼前的老師……無法用單一面向去定位她。但我認為這不應該是個問題。

要隱藏面向的不該是老師,因為這種狀況,只要是人都會遇到,每個人在不同環境就會有不同表現。應該教育的是學生,得讓學生了解「我眼前的人,可能是有不同面向的」。

但就是我是這麼想的,所以我最近遇到一些讓別人不爽的事,都有類似的感覺。我這樣想歸想,但或許,大部分的人並無法做到「讓A環境的人知道我跟B環境的人是怎麼相處的」這件事,或許是「隱私」,或許是為了「保護自己/怕受傷」,或許是為了工作上的利益(怕工作主管無法接受我的另一個面向,所以就被fire)

新聞:

《北市男子穿C字褲近全裸騎車逛大街台東人傻眼》-2017/08/25

《裸男穿C字褲機車環島 要推「全裸合法」》-2017/09/15

有個朋友跟我說,這個人叫蔣誼劭,是他的朋友,他在推動全裸合法化。當他8月在台東被這一則稍微負面的新聞報出來後,他的演講邀約明顯少了很多。

我朋友是在推有效利他思想,但也同時喜歡解放。但是他不願曝露太多他自己的解放事蹟出來,怕因為被大眾貼上”解放”的標籤後,會阻礙他推動「有效利他思想」的狀況。(比方說演講邀約、採訪邀約會變少。)

因為對他來說,「有效利他」的重要性大於「解放」。

我覺得這樣的現象,很可惜。因為大眾是盲目的,大眾習慣認為人是單一的。ex: 你是什麼開放性關係的,那你一定很淫亂,那你一定很奢華,那你怎麼可能跟做善事扯上邊?

你是白的,怎麼可能在另一個時間點變成黑的?

就因為很多人無法接受人可以同時有白又有黑,可以同時是A屬性以及B屬性,造成了這種現象。

究竟,是該教育大眾人是可以有多面向的,還是該順應大眾的普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