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增進表達能力之路3

【第一次挑戰講45分鐘】

開始感受到上台分享的快感後,有個叫「內子宮讀書會」的,問我能不能去講點什麼東西。

秉持著樂於分享以及享受+練習舞台的精神,我答應了。

我想了很久,主題下《用直銷方式快速找到工作、找伴侶、做程式教學》

這是一套我歸納出來的心法,有實際經驗驗證,可以用在很多面向上。

我花時間整理投影片、思考要呈現哪些內容出來。

後來講了45分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xjju0fvTrE

結果出乎我意料,跟聽眾有很高的互動,而一些有趣的地方居然讓聽眾大笑。

Q&A 時,也超級熱烈。例如:開放關係跟炮友有什麼區別?做自己跟白目怎麼分?如果你看到你的伴侶跟別人在一起,你會怎樣?你怎麼看待你跟家人的關係?

我發現我演講的當下很享受讓聽眾發笑的時刻,不管是嘲笑自己,或是我在搞笑,當聽到笑聲時,我都很開心,有一種成就感。

因為迴響太熱烈了,後來我花了一些時間,把它寫成文章,有圖有文,並po上ptt。

https://www.ptt.cc/bbs/WomenTalk/M.1486663022.A.A3F.html

這一篇結果造成臉書瘋狂轉傳,我的部落格原本1天流量只有3個人。文章曝光後,1天有1萬5千人進來,持續5天。然後再歸零XD

【院會百人演講】

我在和信醫院裡工作,我們醫院每一個月都會有一次院會,會請外面的來賓來演講,某某董事長/校長啊、或還沒當上總統前的蔡英文也來演講過。

當我知道醫院的醫生也能上台演講時,我心動了!

因為我知道我那一套直銷的東西,能對人有幫助、啟發。而且不論是文章或是現場演說,都經過市場驗證過,受好評。

而我也很想再一次感受「現場演說」的感覺,因為不管是好笑或無聊,觀眾都會寫在臉上,讓你馬上感受到。

但是一直以來,醫院都是官方請人上台。並沒有讓人申請院會演講的平台。

雖然沒有先例,但我試著向醫院毛遂自薦,1個月後我申請到了。

http://imgur.com/1DNfSVM

這時候的我,已經身經百戰,知道自己的習性。100人的演講,我大概前1天才會開始緊張。演講一開始應該也會緊張,但後來就會好多了。

結果,我的身體狀況都跟我預期的一樣XD

這是演講時的照片。

尖峰時期,約100人吧。(醫生、護理師需要輪班,會來來去去。)

http://imgur.com/dGI6iex

http://imgur.com/WMiWIkb

演說那天,主管說這幾乎是第一次有員工自願上台演講。我們部門從來沒有人上去過,並叮嚀我不要講髒話。

同事說,我一開始講的時候,超級緊張、超級卡的,直到我罵了第1聲髒話後,就好多了。

有幾個時刻,聽眾大爆笑。也有此起彼落的笑聲。

我帶著一點緊張,但也自由的在舞台上走來走去,調整自己讓狀態良好,並不時出個醜。

最後 Q&A 時有個教授說:「這是我聽過最棒的院會演講。我覺得……我得更新一下我年老的腦袋,才不會有代溝。我要調整我自己!你什麼時候要教大家寫程式?我快退休囉。」

有護理師說「聽得很紓壓」。也有人說「我們部門午餐時都在討論這場演講。」

也有人說「觀念不錯,但是有些觀念太過新穎到沒辦法接受。」

https://youtu.be/OSSwH_jaGKA

【脫口秀、開放麥克風】

因為經營沙發衝浪的關係,偶爾會接待外國的旅人來我家住。有個美國人跟我說他覺得我講話有點像外國的 stand-up comedy (脫口秀),常常講一些政治不正確的東西,讓大家發笑。而 stand-up comedy 結束後就會有 Open mic(開放式麥克風),讓每個人都能上台,看你想要講什麼都可以,開放的麥克風。

後來我對這個有興趣,但是怎麼找都找不到資訊。於是我在臉書發問,台北哪裡有「Open Mic (開放式麥克風)」?結果真的有人告訴我答案。

我於是到了「卡米地俱樂部」(Comedy),裡面一群喜劇演員講脫口秀+開放式麥克風的場合。

一開始聽到好笑的梗,我不由自主的拿筆抄在筆記本上,還被喜劇演員問。

「先生,請問你在抄什麼?」原來他們怕我是補習班老師,來這裡抄笑話的。

告訴他們我是工程師後,他馬上大笑,「喔,原來你是靠北工程師的管理員啊~」就沒事了。

有開放式麥克風,想說不講白不講,我也上台講講東西。但我不講笑話,我講故事。

我講了沙發衝浪的2個很糟的經驗、《能力,與別人喜不喜歡你無關》、去非洲玩遇到的恐懼。

不過底下笑聲很少,哈哈哈。

http://imgur.com/aUvE7B8

喜劇演員,跟心理素質強的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不怕別人給自己貼標籤,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什麼。不管你貼了什麼標籤,也不會影響他這個人。甚至還可以拿你的標籤來自嘲。

例如喜劇演員常常拿自己單身來嘲笑自己。

我也很喜歡被人說我是「玩咖」,我當這是稱讚。

不管你說我什麼,都無法定義我這個人。我的行為、我的言語、我的思想,都不是你能用幾個名詞或形容詞能定位我的。

現在的我也很輕易的能在舞台上輕鬆的說著”打手槍”、”做愛”,因為那不過就是欲望,沒什麼不能講的。在不侵犯他人的前提下,欲望是拿來解決的。

欲望就跟恐懼一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