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st Sep. 2015 自己

重新拿起了畫筆,
從英國回來後,就沒有這樣做。

我好似回到了家,到了那個,
自己可以看到力量和思想的地方。
原來啊!一切都是有相關的,
重新在起筆的時候,
我想起了許多人。

還有,那些經歷的風風雨雨,
無論如何,
這些人這些事,
似乎存在又不存在,
在這個時空中。

存在,是因為他在我腦海裡,
有時候清晰,有時候模糊,甚至在夢中。
有時候快樂,有時候悲傷,僅看看如何呈現。
我的想像力,將之串聯,混淆,和情緒或感覺,變成顏色和線條。

原來啊,存在就只是這麼一回事。

我看到了許許多多的紀錄,
有些事有來由的,
有些也僅是短暫地。
也或許,存有是永恆的。

所以,我聽到他的聲音。
我的任務,是用自己的學習,創造出來。
所以,學習變得重要,創作變的持續。
唯有如此,事物本有自己的意義。
我從物質界轉化到人可感知和邏輯之內的方式
視覺,繪畫有感性和理性的編排,顏色和線條都可說人的故事。

音樂,為絕對的形而上,我突然把它聯結到康德的“先驗理性”來執行。
因為,他使用的是,先驗的材料接著找到“最適合的方式”
把它藉聲音傳達,而其為人最直接和震盪的感知。

詩與文字,對我來說,是最接近現實的表達方式,
亦即“最普遍性的溝通”。所以他最大的益處在於,人們最常態的使用率,以及人們對他的解讀和想像方位,但無論如何,文字可以是最糟糕的表達方式,也可以是最有力和最人文的方式,因為他已存在“文明“的最基礎上,所以他已經完全身融合在一切被建立的知識建構中,也可以部分或甚至徹底打破,人”已知“的事物。用如此,如人存在般的“文字”,可從理性,知識,力量,或感性上抉擇與利用。

自己,
已變成我繪本的主體,
是的,非常透明且直接。
我相信,藝術,其實就是人本身。
我感到這已被人漸漸遺忘。

這會是自己給自己的機會,
也會是一個徹底讓自己翻轉和誠實創作的階段,
因為,唯有如此。
我才可以看到自己的力量和需求。
兩者相互印,互相影響。

也原來,創作,就是不斷地回到起點。
終點,就是死亡。
告訴我,時間有限。
但,生命是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