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三面戲劇人生》3 Faces : 伊朗電影的將來

內有劇透啊!

-

-

剛剛在過去的香港亞洲電影節,率先看過《伊朗三面戲劇人生》(3 Faces)。喜歡藝術電影或伊朗電影的觀眾,對導演Jafar Panahi應該並不陌生。他今次又為大家帶來半記錄片的電影,《伊》更在今年康城影展上拿下最佳劇本獎。

導演繼續忠於自己獨有的風格。片中各個角色都是在演自己。故事以少女Marziyeh一段自殺遺言短片作開始,她留下遺言感謝女演員Behnaz Jafari啟發其當演員的夢想,不過保守的家庭只希望她嫁給别人當妻子,不容許她追夢。Marziyeh受不到大環境的支持,情願了斷生命。到此,觀眾可以了解到女性,在盛產不少偉大電影的伊朗社會下的定位。

由於自殺短片太過震撼,令Jafari難以自信,她決定與導演一起到女孩所居住的村落尋找真相。導演對Jafari一直強調,因為影片剪接技術高超而難以判斷其偽真,這一來就跟觀眾幽了一默,因為在盛讚的根本是自己的製作團隊。二來,這句話也許在暗示女主角在拍攝過程中,也是被蒙在鼓裡才會到山上的村莊尋找真相。不過,真相是否如此並不重要,而電影到最後當然也沒有提到。

去到落後的村莊,電影毫不吝嗇地展示當地的人情風貌,展示出多個溫馨又惹笑的情節。當中有一位鄉親,拜托導演將兒子的「貴寶」埋在城市的泥土裏,因為他們習俗相信,此舉會為兒子帶來一世的好運。這種風土習俗毫無根據且非常荒謬,但這種返璞歸真的人性親情卻令人為之動容。村莊的山路九曲十三彎,駕駛在路上的村民都是靠響號來通報路面情況,響三次就代表有急事,對方便會讓其先行。人性之中的互信就是可以那麼純粹。這在現代社會中已經買少見少。

在山上,導演與Jafari遇到一個隱居在村落的退休女星。她來自伊朗革命時期,在那時代,賣藝的女性在社會上都會遭人詬病。加上她年輕時,受過不少演藝圈內的風吹雨打,所以決定隱姓埋名。到這裏,電影的主題更加呼之欲出。

導演與Jafari最後找到小女孩,發現只是虛驚一場。女孩設計了這場「大龍鳳」,原來為的只是想擺脫家人的舊思想,實現夢想。電影最尾一幕,導演與兩位女主角駕車離開村落,在車上他響號三下,鏡頭拍攝着兩位女主角在彎彎曲曲的路上走著。這充滿導演對伊朗電影將來的寄望。前方並不是一條直路,難關重重。而女性在這個電影界裏的定位就是有這樣的急切性。但導演對前路還是充滿希望,後起的女性依然能夠走出這個落後的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