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hew feels troubled today. It’s not because of the mock final exam that has just passed. Although indeed he didn’t do well, it doesn’t bother him too much. He believes that studying is easy, relatively speaking. All he have got to do is to read those textbooks, remember these bullet points, do things that have all been successfully done by billions of people. Even he has trouble understanding, he has literally all the resources to help him. As long as he studies seriously, his grades are bound to rise to a respectable level. That’s what he believes, at least.

What…


I feel so bad, so boring, so much pressure, so scared, so lonely, so… wanting of something to cuddle and rub against.

The yellow mouse feels this so frequently, it decided to go to Ikea, and purchased that very popular large shark pillow.

But after a few days of freshness, its shortcoming became apparent. After all, it’s just a pile of soft fibre, covered by silky fabric. Even if it’s made to a easily huggable shape, even if it’s made to look like a cute animal, it is, after all, just an inanimate object, unable to change. And things that…


在游戏中出现的「习近平小熊维尼」六字

前几天,台湾游戏制作团队「赤烛」发布了它们的第二部作品《还愿》。本身是很正常的恐怖游戏,有许多人觉得它非常恐怖,也有许多游戏主播不畏恐惧地在给害怕自己玩的人直播。这是对于一个非常恐怖的恐怖游戏来说,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只是里面有一个彩蛋,引起了不和谐的风波:

「习近平小熊维尼」,用篆体写在了一张贴图上。

明明是这么优秀的游戏,为什么偏偏要乳滑啊?为什么啊?这实在太可惜了 — — 我看到许多人这样想。如果是曾经的我,大概也会这样觉得。但是现在如果你有这样想法的话,我写出了这篇文章,希望可以缓解一下你的心情。

「明明是非常棒的作品,可为什么偏要加入这样侮辱的东西啊?」我也经常有这样的感受。自己喜欢的东西,却不得不和自己非常讨厌的东西纠缠着,对于这两者的结合,要是讨厌它也太浪费了,可要是喜欢它的话,对于自己讨厌的部分却无法释怀。这毫无疑问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情。可是,在这次事件中,这个令人讨厌的部分,自己真的有必要那样讨厌吗?

简单地说,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游戏彩蛋拿国家领导人开玩笑,并不是一个需要非常反感的事情。

拿一个人开玩笑再正常不过了。当然,要除了当这个玩笑是对着自己开,而我们觉得这个玩笑开得很不恰当的时候;或者当这个玩笑会冒犯到我们喜欢的人的时候(是广义上的喜欢,包括朋友、家人,还有偶尔遇见的路人)。而习近平,需要被我们当作是喜欢的人吗?他当然是国家领导人,可这也并没有使他在这个方面变得有多么特殊,事实上作为政治人物,被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在世界的大部分地方,开政治人物的玩笑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们说奥巴马长得像跳跳虎,安倍长得像驴,川普在各种演讲上的发言以及推文上的错别字实在是太搞笑了。这些都没有问题,那么说习近平小熊维尼,为什么就不可以了呢?游戏彩蛋没有针对对我们玩家中的任何一个人,而只是针对习近平开玩笑。为了这样一个遥远的人被开玩笑而生气,实在是太没有必要了。我们可能觉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但也不必因此反感它嘛。而且作为一国之主,习近平显然不会被这么一个小游戏团队的一句话冒犯到。

台湾独立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你可能会因为这个游戏宣扬了支持台湾独立的观念而讨厌它。但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在许多观点不同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相对和平地相处,而只要涉及一点政治,就不得不暴跳如雷呢?我们在游戏中遇到一个不喜欢的东西,通常都会继续玩下去,如果令我们不喜欢的东西有很多,也最多是批评这个游戏并告诉其它人不要去玩,并希望开发者能在以后改进。遇到自己不支持的政治观点时也是一样,我们只需要表达自己的不认同就足够了,而不需要像 Steam 上的许多评论评论中一样辱骂开发者,诅咒他们早点解散。当然,你可能还是会觉得一个游戏加入了自己讨厌的政治观点是无可救药的 — — 可是如果我们回来看,《还愿》的这只彩蛋里面,也并没有说任何支持台湾独立的话啊。

不管你是觉得台湾独立是非常坏的主意,或者是需要双手赞成的提案,还是觉得都无所谓,都和这个游戏没有关系。《还愿》又不是一个政治游戏,它只是一个包含了「习近平小熊维尼」这句彩蛋的恐怖游戏罢了。赤烛的成员的确可能抱着支持台湾独立的想法,其实大部分台湾人都这样想,但要是仅仅因为作者抱有了和我们不同的观点就要抵制他们的所有作品的话,那世界上有这么多怀有不同观点的作者,岂不是许多作品都需要抵制了?至少基本上所有台湾出产的文学、艺术作品,还有游戏,都会变成需要抵制的对象了,这怎么想都太夸张了嘛。

实际上,即使是面对表达了支持台湾独立的游戏,也没有必要看到就直接拒绝。你也许觉得台湾独立是一件很坏的事情,是分裂国家、挑起战争、对生活影响巨大的事情,但从另一方面想,这有比杀人放火,炸掉政府大楼,宣扬恐怖主义这样的政治理念更加可怕吗?没有吧?但实际上,从电子游戏这方面看来,扮演杀人狂魔和恐怖分子的游戏却备受欢迎。而台湾独立不但远没有这么可怕,也和恐怖主义不同,它在世界上还有非常多的人支持。我们也许认为它是不应该被支持的,但这只是我们的观点,从客观的事实上来说,应该怎样还不知道呢。

当然啦,这篇文章也不是一篇我表达政治观点的文章,我只是希望能够为大家减少一些气愤。真的,一个游戏彩蛋而已,有必要上纲上线吗?如果你也在看完了这篇文章之后,觉得没有必要,那么谢谢你让我的文章变得有用,也祝愿你能够享受游戏,在其它的地方能够少遇见令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如果你完全不同意我的说法,那么也感谢你至少没有马上关掉文章拉黑我,而是耐心的把它读完了。不管怎样,大家怎样做都是大家的自由,对吧?

此文章复制于 FiveYellowMice’s Blog原文链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你愿意与我缔结一个契约吗?承诺我,永远不要长大,永远不要成为大人,我便将你带入 Enles Land ,那个孩子们专属的天堂,在那里任何愿望都能得到实现,你将得到永恒的快乐。
— — Fairy Bell

一篇充满着童话气息的故事 — — 这是 Mhakna Gramura and Fairy Bell 这部视觉小说从头到尾给人的印象。它是 fault 系列的一部番外,因为 fault 系列有着非常精彩的本篇故事(尽管第二部下卷已经跳票很久了),这部番外也一定很棒吧。于是在看到它发布后,我便很快将它买入并一口气看完了。作者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Mhakna Gramura and Fairy Bell ,是又一部美妙的作品。

动听的铃铛旋律,泛黄的羊皮纸背景,简单又可爱的插画,这些标题画面的元 …


我一直以为,对陌生人保持礼貌,是一个基本的礼仪。对于素未谋面,却不得不耐心帮助我的客服们,更应该是如此。在使用什么东西时遇到了困难,需要向客服寻求帮助的时候,我总会尽量以简介明要的方式,礼貌地向客服说明我的问题,然后陈述我的请求。可是最近,我才悲哀地发现,有许多的人不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在遇到问题时,第一个想到的词语,不是“操你妈”、“干你娘”,就是“fuck you”。这完全能够理解,在遇到令人头痛的麻烦的时候,尤其是遇到像在线游戏被封号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感到愤怒是非常正常的。但是接下来,这些词语就被他们接连地扔给了对他们的麻烦没有任何责任的客服。可怜的客服们收到了这样的辱骂,也不得不咽气忍受,并回以冷静且耐心的答复。没有办法,这毕竟是他们的职责,如果客户不满意,给了差评或投诉的话,他们就得吃苦头了。客服们每天要面对许多次这样的谩骂,却无法不承受,真的是太辛苦了。

客服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所有人应该都明白,可是我还是看见许多人,在与客服交流的时候,要么支支吾吾,语句混乱,除了本人没人能看明白他想表达什么;要么骂骂咧咧,就像上面说的那样,没有一点想要和平解决问题的样子,好像客服欠它似的,而想要让客服做的事情,却没有说得很明白。甚至还有两种属性都包含的人,看起来好像气愤地语言都无法组织了。勤劳的客服们只好从他们所得到只言片语中,小心翼翼地猜测客户的意图。这是一件多么浪费脑细胞的事情啊。

之前,我的电脑上的 Skype 不能启动了,原则上来说,客服当然一般都会有办法解决啦,不过我用的是 Arch Linux ,所以即便原则上他应该帮我解决这个 Skype 启动不了的问题,我也不应该指望客服能够懂得怎么搞 Arch Linux ,是不?不过那次我比较有闲心,所以就通过在线客服问了一下。当然最后问题没解决,不过我在一点一点向他指出说,我用的是 Arch Linux ,不是 Windows ,跑不了你们的远程协助软件,也没法按照常规步骤排错的时候,他也在努力地一点一点了解情况。最后,他给我了几个显然是刚刚在 Google 搜到的 Ask Ubuntu 的链接,很遗憾,我早就在联系客服之前都查过 Google 了,所以这些链接没有帮到我。但还是辛苦了,尝试帮助我的这位客服,抱歉让你面对一个这么奇怪的客户 😂 。

除了传统的通过电话、邮件、工单或在线消息的客服以外,其他类似角色的人也同样辛苦。像比如一些网络游戏的支持论坛,里面满是对游戏“不公平”的抱怨,还有对“误封号”的牢骚。他们也许是真的被不公平地误封了号,可惜骂开发者娘并不是一个让自己解除封号的好方法。你说,你如果看到了令你恼火的要求,怎么还会愿意去为一个游戏作弊的嫌疑犯查核资料呢?

客服真的好辛苦,我以前不这样觉得,我一直以为,这样的人只是少数,所以客服的工作只是耐心地帮助别人就够了。可是最近,我才悲哀地发现,不愿意善待客服的人,出乎意料地多。

我一直以为,我在文章中指责的这些人,离我很远,是被所有人普遍指责的对象。可是最近,我才悲哀地发现,原来他们就在我的身边,就在我熟悉的人当中。平常好端端的人,我却看到在提交给客服的工单中,写满了触目惊心的脏话——这还是我认识的朋友吗?礼貌待人难道不是基本常识吗?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对吧?


长话短说吧,在约两个星期前,我感觉——自己恋爱了,我喜欢上了同年级的一位女生。

为了尊重隐私,把名字这种东西未经本人同意发到网上是不好的,因此我在此文中先将她称作 L 。

这感情来得也不是那么出乎意料,事实上,我可能从见到 L 不久之后,就对她有好感,对她特别的在意。她说了什么话、穿了什么样的衣服(虽然一般都是校服<s>,但是绝对领域很棒</s>)、剪了什么样的发型、做了什么样的事情、玩了什么样的游戏——有关她的大部分事情,只要我听到或者看到了,都很容易使我感到如植物被浇水般的微小幸福。她在跟其他女生闲谈的时候,我经常侧耳倾听,有时恨不得自己也搬把椅子坐过去一起聊。如果能有一次机会跟她说上两句话,我能高兴半天。

但是我之前并不认为这是恋爱,我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死宅在妄想罢了:一个死宅怎么可能会真正喜欢上现实中的女生呢?即使真的喜欢了,又有何资本与能力去追呢?因为这样的想法,我摇摇头,把 L 的影子甩在脑后,继续做一个死宅。

然后高一和高二的时间就此度过,来到了高三,除了我接下来要提的,没有发生什么要紧的事情。[1]

对了,还是介绍一下背景资料吧。我一个非常不争气的孩子,因为愧对初中的老师,求着父母砸钱把我送到了位于南半球的袋鼠之国。进了外国的高中之后,我成为了典型的混在中国人圈子里的井底之蛙,而即使在中国人圈子里,我也没有过得很好。因为我的偏执,拒绝使用中国的聊天和社交软件(比如微信和 QQ),在学校里没有人与我有密切的往来。

在我上的这所高中,上课采用的是「走班制」,就像大学一样,每个人选择自己的课程,然后在上不同的课的时候去不同的教室。因为我比较偏理科,我的课程与 L 没有非常多的重合,于是我也没有很多的时间见到她,更加难有共同的话题。除了去年,我作死地选了一门「历史」,得以幸运地跟 L 并排坐,那时历史课仿佛是我最喜欢的科目,每次进出教室时,除非是考试,内心都是微笑着的,有着合作做题的名义,我们甚至还像梦一般地交换了 Twitter 。但即便我以其他科目都没有的努力去学了历史,写长段分析文章的天赋依然是我所缺乏的。直到最后,历史老师语重心长地跟我进行了人生相谈,说:

明年不要再学历史了哦,再继续下去的话,高考就要不及格了呢。

那我就没有继续学历史了呗。

这里再解释一下上面说的「高考」,澳洲当然是没有叫做「高考」的考试的,但显然有着同样地位的考试,为了方便,我在这里就简称「高考」好了。此外,由于南半球的季节跟北半球相反,我们的学期也是相反的。就比如最近中国的高考刚刚考完一个星期,而我们离考试和毕业还有半年不到的时间。

高二的一次 EXIT Week 中的一个时候(大概就是像课外实践一样的东西,持续一周), 我跟 L 还有其他几个人在闲聊,闲聊聊到了每个人的感情生活,我作为一个死宅,当然就是只有听大佬讲故事的份了。然后, L 说出了一句至今让我难以忘怀却又记不清具体说了什么的话,总之大概意思就是:

我有个男朋友。

由于惊讶造成的冲击,我的嘴张大成 O 形持续了 0.1 秒——等等,我在想什么呢?我又不是喜欢她什么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反映呢?把念头打消之后,我以没调整好语气的口吻说出了一句没经大脑思考的话:「喔,原来你都有男朋友啊,我这个死宅真是没脸见人了。」这句话肯定听起来超级不友好,不过 L 在听过之后还是很得意地跟我传授人生经验,说要主动一点,要关心女孩子……这些经验是我的宝藏。

我当然没有喜欢 L 了,她有男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嘛。没有关系的,肯定没关系,对吧?呐!没有关系的话,那就祝福下他们咯,虽然我不知道她男朋友是谁。

作为在外国上学的咸鱼,我与许多中国留学生一样,住在一种叫做「寄宿家庭」的地方,它与租房的区别,就是有人管事情,有人做饭,每个月收钱。由于寄宿家庭多数都不是特别富有,带到学校中午吃的午饭也不会特别丰盛,对我来说,这午饭通常是三明治。我令人惊讶地,对天天的三明治并不觉得十分单调,使人腻烦,许多中国人看来这都是不可想象的。不过实际上,也确实有好多次,三明治的内容令我汗颜,那时候,我就跟其他几个在午饭较差的寄宿家庭的人一起互相调侃:嘿,看看我今天吃的什么屎。这时候大家就会一起笑:「你这……吃得真是屎」、「看起来还不错啊」、「下回自己从小卖部买吧」。

吃得不是很好,我还是能接受的,我不是一个对食物有特别追求的人,夸张地说,只要咀嚼和下咽时不觉得难受就可以了。但是有一天, L 令我猝不及防地,拿着一支吃了一半的从商店里买的章鱼丸子,里面本来有两颗丸子,吃掉了一颗,还剩下一颗。她对我说,看你这么可怜,把这个吃了吧,我吃不下了。我僵硬了 0.1 秒,但是马上用左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摒除杂念,回复道:「这……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吃不下了。」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

然后我就饱含疑惑地拿着这个章鱼丸子,再望了望 L ,开始不客气地吃了。我本来想显得正式一点以表示感谢,在开始吃之前说些什么。但我不是日本人,不会在吃东西之前说「我开动了」;也不是基督教徒,不会在开始吃东西之前说「感谢主……阿门」。于是我神经兮兮地说了句「嗯」,就开始咬下第一口。

丸子嘛……当然很好吃了。

自此以后, L 经常把她的食物分给我,什么吃了一半的章鱼丸子啊,还有切了半块的三明治。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你说我接受一个女孩子送给我的食物,怎么说都感觉痒痒嘛。而且 L 的伙食看起来也并不是很丰盛的样子,她在减肥?逗我呢,完全在她身上看不到有「肥」的感觉。我开始还战战兢兢,但是后来这似乎使她很高兴,我也无耻地接受了几乎所有的施舍。后来我没有继续带三明治了,这样的施舍也停止了。

我不知道 L 将食物分给我的时候怀着怎样的心情。毕竟在漫画里,女生给男生做便当,那是……那啥啊,虽然 L 给我的并不是自己做的便当。「不对不对,怎么可能,人家可是有男朋友呢」我心中慌忙地自我解释道,「她肯定只是觉得我太可怜了。」但不论如何,这都大大地提升了我对 L 的好感度,也为之后的事情埋下了更多的炸药。

作为高三狗,学业变得更忙,本来应该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暗恋别人的。但是人是犯贱的,空闲的时候总是荡着摸鱼,忙的时候反而想做各种事情了。就在这要死要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段漫画,那是 ReLIFE 第七卷中的几句对话,男主角在教导他的友人,告诉他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

  • 想要握紧她的手。
  • 想要与她在一起,感到很开心。
  • 害怕被别人夺走。
  • 觉得在自己的生命中不可缺失。
  • 想要亲吻她,或施以全力……

在看这段漫画的当时,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回家之后不知为什么,我总在心里反复回味。我横竖睡不着,仔细想了几天,才从字缝里想出了意思。这几个描述,如果问我的话,我明显喜欢的就是……

<big>我明显就是喜欢 L 嘛。</big>

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以后,我再也难以平静地看到 L 了。每次看到她,都感到心中的小鹿乱撞,跟她说话,都感到心跳加速。 L 的身影,在我眼中显得越发可爱了。我更加无法忽略她,她仿佛就是从别的世界穿越而来般拥有着无人能及的魅力。她与其他女生聊天时,我总是会竖起耳朵听其所讲,甚至曾真的搬了把椅子过去一起聊。一句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早上好」能使我魂牵梦绕。当我以生硬得不正常的嗓门喊叫「 See you 」的时候, 她用半口气,以恰到好处的甜美声音,小声回复了一声「拜拜」。那声音散发着可爱的气氛,让周围的花朵都哑然失色。那声音使我高兴了一下午跟一晚,甚至连回家时都是跳着走路的。

但是在我正似乎正稳步提升好感度的时候,我似乎得意忘形了,忘记了一个难以绕过的现实—— L 早就有男朋友了啊!

我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小哥 X」是谁,这十分令人焦虑,俗话说「隐藏在暗处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对手」,我连对手都不知道是谁,怎样进行战斗呢?虽然说即使知道了对手是谁,我也难以摆出除了咸鱼以外的姿态。

结果今天就「幸运地」获知了 K 的名字,这是 L 的男朋友,更幸运的是,我认识这个 K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对手还是我认识的一个人,这不是最好的展开吗?

嘛,说得好像是我认识的人就有胜算了一样。当我想起以前 L 与 K 碰面时会做的奇怪手势,我就感到一阵胃痛……我一直不明白这个手势代表着什么意思,现在我仍然不明白,但我终于明白这是怎样关系的人才会做的手势了。

顺便说下我是如何发现的。当我坐在图书馆角落,被玩 CS:GO 的同学们包围,实际上我当然不是想看他们玩 CS:GO ,我坐在那里是因为 L 就在约四米远的地方,中间隔着一位女生, L 边学习边与她聊天。我就坐着看书,看着《来自新世界》的小说上卷,看到小说中描述黑猩猩们用于缓解个体冲突的方式的时候,听到了 L 说的一句话……的前面几个字。

昨天 K 跟我说,宝贝……

「宝贝」后面说了啥我没注意,但是显然,称呼宝贝的,除了男朋友世界上还有几个人呢?

我好像逃避现实一般,用精神力将自己的耳朵封住,努力保持抖动的身体坐稳,将注意力转回到书中的内容上,不难猜这样的尝试并不成功。但是我想周遭的人应该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吧,大概。

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接下来就是今晚了。我将今天发生的事分享给了熟悉的网友,以企图获取一些有用的建议。他们的反映很有趣,一开始我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们都非常地积极地对我表示支持;但是一到我说到了她早就有男朋友了的时候,反映就各不相同了。

  • 你这是在给人扣绿帽?
  • 准备好铲子。
  • 好啊,野心够大!
  • 我真是看错你了。
  • 长痛不如短痛。

诸如此类。那你说……我能怎么办?本来我还想没事儿没事儿的,结果被网友们一通批判,给搞成了复杂的心情。当然不能怪他们,他们也是真心地在帮我是不是?

我一头混乱,在屋里站着、坐着、躺着、翻滚着,发出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声音。在离高考还有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要做到给别人扣绿帽这样的事情,我有什么能力做到?给别人扣绿帽这样残忍且艰难的任务,也使我的良心受到被沸水烹煮的般的谴责。那我也没有办法,鉴于有人说过,写篇文章是整理思绪的绝佳办法,我就写下了这篇文章。

可是现在我的文章接近写完了,我的心情有更加稳定一些吗?明天有能力认真学习备考了吗?我究竟该对 L 的感情如何是好呢?

[1] 以前没有发觉,直到写了这篇文章,我才觉得这两年是多么地令人后悔。


蓝白对橙色
蓝白对橙色

Bilibili 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动漫主题的视频网站,受到许多人的欢迎,但也因为其许多次不光彩的事件以及愚弄粉丝的经历1,也受到相当大的争议。创始人叫徐逸,所以也被蔑称作“逸国”。确实, Bilibili 做了许多不光彩的事情,愚弄用户,培养了大量脑残粉,甚至还搞奇奇怪怪的审查2,但是从用户体验、从产品的质量来看,他们相对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来做个比较吧,不跟其它的中国公司比,我们来国际化一点,跟美国动漫行业的业界翘楚 — — Crunchyroll 比一比。

Crunchyroll 是美国的一家在线动画视频串流网站,拥有着播放许多动画的版权,还说能够做到新番在日本的电视上放映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能把字幕做好让大家看。如果你没有见过 Crunchyroll 的话,现在就可以 …


吸引人点击的视频推荐
吸引人点击的视频推荐

YouTube 是个非常棒的视频网站,上面有各种有趣的视频。有装疯卖傻的实验让你会心一笑,有精心制作的教程让你茅塞顿开,有猫舔爪子让你生无可恋,有长者怒斥让你跑得更快,有疯狂的红石建筑让你自惭形秽,也有真假难辨的都市传说让你彻夜难眠。当然了,上面说的都是我的喜好,读这篇文章的你肯定也会有与众不同的描述。总而言之,YouTube 对我来说非常棒,直到一件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准确地说,是一件事反复地以类似的形式发生在我的身上,直到我现在才发觉。

那是一个温度宜人的秋夜,博主正在鼓捣他的玩具程序,被他新接触的 Webpack 虐得死去活来。博主觉得文档中的内容一点也不易于理解,按照示例做的东西却没有像预期那样运作。他挠着头,看到文档的边上有一些 YouTube 视频的链接,他想,也许视频能够更好的帮他理解这些东西,于是他就按下了鼠标,浑然不知,一个潘多拉魔盒就这样被打开了。

看完一个视频后,博主仍然没有觉得他的问题得到了解答,于是他在网页右侧的“相关视频”中,点了看起来像是同一个系列的视频,寄往着他能够解答自己的疑惑。但是等等!边上有个视频看起来挺有趣的,“先后台打开一下,待会看看吧。”他决定道。

看完了第二个视频,博主觉得稍微找到了一点方向,但是他想起之前点开的视频,就切换了过去。之后,他在网页右侧见到了更多的有趣的视频。

于是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说了。我特么的,就这么又看了俩小时别人在 Minecraft 里面炸 TNT 。没错,就是这样地炸 TNT


曾经的一张效果图
曾经的一张效果图

让我们把时间转回去年。

2016 年 7 月 26 日1,世界上最大的网页评论挂件服务 Disqus ,被 GFW 认证了。于是所有依靠 Disqus 来做评论的网站,全部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了。这很令人头疼,因为对主要读者包含中国大陆读者的网站来说,评论会大大减少,而一些有价值的观点可能就无法被看到。作为对策,一些人选择了切换为多说,一些人选择了拿 GitHub Issues 当评论系统,还有一些人选择了使用 Isso 之类的自建评论系统,也有人选择了继续呆在 Disqus ,并安慰自己“反正看我博客的人都会翻墙”。

同样作为主要读者来自中国大陆的网站,这个博客也必须作出一些对策。

可是让我改用多说?做梦! 即使它不是一个在中国大陆的服务,没有政治审查,它的用户体验也很差:在 HTTPS 中会有 M …


以前我看到许多人翻墙,总是要追求“锐速”、“FinalSpeed” 还有 “KCP” 之类的玩意,据说可以为 Shadowsocks 之类的东西进行加速。对此我一直都是嗤之以鼻:一个 Shadowsocks 用得好好地,非要搞这种花架子,整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真是没事找事。

没事找事也就算了,可其中锐速还是国产闭源软件 — — 伙计们,国产闭源软件啊!真够有胆子的,这简直就是把潜在的国安请到了自己的 VPS 上,还深深地嵌入内核之中,仿佛自己被国产闭源软件强奸得还不够似的。但自己愿意被强奸也就算了,可不论是锐速、 FinalSpeed 还是 KCP ,虽然我没有研究过,但听大佬们说它们都是通过暴力发包来“提升”网络速度的,令本来就拥挤的国际带宽更加拥挤,总之就是损人利己,因此这样的做法还被一些 …

FiveYellowMice

Loves Caramel Cat. Seeks oxytocin. Believes in openness and freed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