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黑老大获刑25年:多次围堵政府单位 曾要求小弟“吃透”扫黑除恶精神

红星新闻

12月27日 06:22关注

https://sc.sina.cn/news/m/2020-12-27/detail-iiznezxs9102936.d.html?pos=69

摘要: 他曾带人围堵政府单位,并指着该单位负责人鼻子骂“老子坐班房都要收拾你”。

他曾带人围堵政府单位,并指着该单位负责人鼻子骂“老子坐班房都要收拾你”。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后,他又要求身边小弟要把扫黑除恶精神“读懂、嚼烂、吃透”……2020年11月18日,四川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以杨树林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共29人获刑,其中杨树林获刑25年。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公开的身份,杨树林经营茶楼,开发房产项目等。他把自己包装成乐善好施的形象,自建功德碑,办公室挂着锦旗,节假日请老人吃坝坝宴……

但背地里,他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涉及强迫交易、聚众斗殴、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开设赌场等9个罪名36起案件,涉案金额近2亿元。

“发家史”:

曾3次获刑 从街边摆茶摊到开发房地产

杨狗,是杨树林在射洪广为人知的绰号。1966年生,小学文化,射洪人。

他已有过3次“牢狱之灾”,1984年因盗窃被判刑4年6个月,1996年因盗窃被判刑2年6个月,2001年因贩卖毒品被判刑6年。他有过吸毒史,且1996年所犯盗窃罪,就是在医院偷杜冷丁用于自己注射。

2006年再次出狱后,杨树林戒掉了毒品,开起了小茶摊。多年后,他要求身边小弟“绝不能”碰毒品。据射洪市公安局专案组民警介绍,涉案人员周某曾因吸毒被开除。为表悔过和戒毒决心,周某还朝自己胸口捅了一刀,差点丧命。

最初的茶摊只是小本生意,一个门面,几张桌子。直到2009年,任礼钧出狱,被杨树林吸纳入伙。2010年,杜源被吸纳入伙……组织成员越来越多,“生意”也越做越大。

大英县人民法院审理查明,从2014年至2017年,该组织逐步形成了以杨树林为组织者、领导者的人数众多、骨干成员相对固定、层级结构明确、较为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杨树林赚到的“第一桶金”是放高利贷。2008年,他放10万元高利贷给李某经营猪场,后李某无力偿还高额利息,杨树林不仅派人在猪场吃住逼债,将生猪随意贩卖,还将李某押至银行,将46万元生猪补偿款全部转走。

2014年6月,另一笔高利贷,为杨树林敲开了进军房产项目的门。骨干成员谢龙波向赵某收取高利贷时,得知赵某向经营房产项目的钱某支付了一笔工程保证金71万元。杨树林变更债权,随即伙同谢龙波等人逼迫钱某出具85万元的借条。2015年,他开始向钱某逼债,抢走钱某公司公章,销毁电脑资料,钱某被迫同意杨树林接手该房产项目的尾期工程。

杨树林吃下更大一个房产项目,该项目作为射洪棚改、商业开发项目,建筑面积达到12万平方米。最初拿到项目的涂氏两兄弟,因为进度缓慢,迟迟无法开工。2013年底,杨树林参与其中,提出的条件是要占该项目三分之一的干股。

射洪警方介绍,杨树林入股后,将任礼钧、杜源、谢龙波、张明等人带入该项目,工作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方式进行。之后,又强行进驻该楼盘项目部,将涂氏兄弟架空,实际控制了该项目,开始了有组织地实施犯罪活动,并从中攫取非法经济利益。

多次围堵政府单位,

为逃避打击,要求小弟“吃透”扫黑除恶精神

2018年1月8日、9日,杨树林安排组织成员及数十名还房拆迁户围堵射洪人防办,静坐、威胁、辱骂,纠缠工作人员到深夜不能离开办公室。警方调取的监控视频显示,杨树林在现场甚为嚣张,指着人防办主任大骂,“老子坐班房都要收拾你。”

(舊文首發其二,本文原作於4/9/2017 11:38AM,今偶然整理舊電腦,分享於此。為窺當年思維層次之原貌,除錯別字外,一字未改。)

貴匪從煽動流民暴動起家,靠外力輸入得國,下場則必定是待外力輸入逐漸枯竭后,逐漸勢頽,被流民暴動推翻。

貴匪建政的先決條件就是自己必須成為最強剪草機,不停剪除所有現有的、將來可能形成的所有交涉對象。而在形成強有力地交涉對象之前,貴匪又是沒有辦法靠讓渡一絲半毫權力來保證自己不被掛路燈的。形成穩定的交涉對象在先,而後政治才有可能從威權過度到分權,進而產生共治。而貴匪的統治邏輯核心在於其權威絕對不可被挑戰,一旦不可挑戰的形象遭到質疑,則其統治基礎即行崩塌。這是貴匪最擔憂的命門,也是貴匪無法逆轉的規律。故貴匪滅亡,只是時間問題。但“貴匪必亡”并不會天然推導出“桂枝必然實現民主”。因為貴匪亡,新匪生;支那若存,永無終結。

有天真人士曾經算過貴匪的實際獲利和維穩經費比例,提出將貴匪汲取獲利合法化,擬模仿君主立憲形式,保證貴匪得到大於現獲利的前提下,與貴匪權貴實現“光榮革命”。底層僅因維穩經費之減除,僅承擔匪族揮霍,負擔仍大大減輕,乃是多贏,豈不美哉。此論屬聽上去挺美,而絕無可行。問題在於論者僅著眼數目字上,而忽略交涉對象,該說就像“只要成為世界首富,就能輕易買來50年光陰續命”的臆想一般荒謬。光榮革命的實現,關鍵不僅在於英王的睿智,更在於交涉對象 — — 議會團體的力量和德性。而睿智本身,與其說是對形式的預判,不如說更多的是指對交涉對象履約意願和能力的審慎。先例是:信任無德性的交涉對象(如桂枝革命黨),下場就是遜位的清室;信任無力量的交涉對象(如知識份子口號黨鍵盤俠),下場就是化妝出逃的教宗庇護。

費拉土壤必然產生貴匪;貴匪的統治模式必然有效統治桂枝費拉;而此種統治模式,又鎖定了貴匪必然不得善終的路徑。但貴匪的終結,并不代表桂枝費拉社會的終結;只有桂枝費拉社會的終結,才能促使貴匪統治模式的徹底終結。亦如貴匪不得善終,并不代表貴匪每一代都不得善終,倒楣的只是“在我身後,哪管它洪水滔天”的最後那一兩代子孫而已。

(舊文首發其一,本文原作於4/9/2017 11:38AM,今偶然整理舊電腦,分享於此。為窺當年思維層次之原貌,除錯別字外,一字未改。)

關於桂枝所有“民主”問題,都是偽問題。

桂枝的費拉土壤,必然產生貴匪,即使貴匪1949年不能得國,廣大平原流民區也必由另一幫黃俄匪建政后,漸次吞沒孤立無援的獨立區,絕無機會僥倖走上韓國的道路;而即便現在貴匪馬上崩潰,亦會有另一幫匪上臺,絕無可能落到東歐匈牙利、捷克的下場。

對於桂枝現狀,大體有三種策略:好策略、笨策略和假策略。好策略是不資匪,廣為散播諸夏複國思想,聚集同道,組織共同體,保存珍貴種子,等待時間窗口。現階段武力對抗、反抗,以菜刀對槍炮坦克是笨策略。維權律師、異議人士、上訪的做法是假策略,自毀性和表演性必居其一。一但涉及生命安全時,笨策略也遠好過假策略(參考烏坎)。

蓋因贵匪与桂枝费拉本为同一物種,且貴匪實為費拉中之佼佼者,憑技力而非運氣居于桂枝食物链上层。贵匪得国乃是刀尖舔血、九死一生的投機营生,故 “三千万人头坐江山”之说乃大实话。費拉公知淺薄,妄圖以鴻毛般之巧舌如簧辭令和虛無如煙霧般的堯舜虛名,遊說貴匪僭主放權,以便自己坐而食利,分享鐵血江山。后世匪酋怎會聽信公知巧言令色之忽悠,若真自毁藩篱,开報禁黨禁,難道等著被另一幫匪掛路燈么?羊侮辱狼的智商,就是企圖顛倒歧視鏈,而顛倒歧視鏈,即為作大死。求死得死,何怨哉?

是故費拉乃燭,貴匪為焰;燭一日未盡,則焰一日不滅。滅焰之法乃治標,剿匪是也;除燭之法方治本,滅費拉是也。至於各種上訪者、維權人士、律師、公知,無異於身為羔羊,卻偏熱衷與虎謀皮,可得乎?況貴匪非生而為狼,乃是因其狡黠凶惡而漸成羊中翹楚,經砥礪出而為狼為豺,羔羊眾卻愛意淫對方智不如己,力不及己,數量不及己,可笑乎?可悲乎?

真要較真起來,沙皇對對列寧黨人真叫仁慈,竟然允許他們存活;不曾想,一旦列寧黨人得國,沙皇全家就要遭到屠戮。貴匪對費拉真叫仁慈,居然只是剝削和奴役他們;須知道,真待勢頽末路之日,貴匪縱求牢獄或“被自殺”亦不可得。費拉中湧現出的新匪必“以人民的名義”將貴匪悉數煮了肉湯(參考明末流民李自成等如何對待元末流民朱元璋的子孫)。

1、不會有“文革2.0”。維穩經費早已超過軍費,此時滅火都來不及,哪還敢主動縱火。

2、“上山下鄉”是大概率會搞。隨著外資不斷跑路,貿易壁壘時代來臨,工作機會越來越少,決不能讓批量失業的年輕人成為不穩定因素。假如以前3000塊收入能養活一個年輕人,”上山下鄉“以後800塊可能就足夠了。

3、“大饑荒”、“大徵糧”也是大概率事件。本質上,如果不折騰的話,吃土豆還是不至於發生大面積飢荒的,但是保不齊領袖認為不折騰就會“亡黨亡國”,必須“撒幣”、“輸出革命”。

4、不會有多數人想像中那種“大洪水”(水一步一步從腳背升到小腿……直到胸口、脖子,最後沒過頭頂)。至於諸如“現在洪水水位到哪了”之類更是傻問題。越過臨界點後,事情的發生就是大概率,但概率並不是按照時間坐標線性增加。就像一隻超重的水桶,繼續加水它肯定會爆,但具體什麼時刻爆則是不確定的,很可能因為一些偶然的“黑天鵝”事件而引發。

其一在於明確提出”歧視鏈“概念,文明有落差、存高下、分優劣,擊碎西方白左的“尊重多元文化說”於前,瓦解支共的“自古以來文明古國說”於後,在多數時候,前者是後者的溫床。此謂治病救人,善莫大焉。

其二在於明確提出”共同體“理論,真共同體才有建國的基礎,民主即是共同體內部自治; 假共同體就算一時巧合蒙混過關,始終仍處於非穩定狀態。此論一出,關於”為何明治維新可以成功,戊戌變法卻失敗“的原因就一目了然,任何基於所謂民族性格、運氣、統治者胸懷的低層次解釋,都顯得耐姨夫。並且直接消解了所謂”民運“的基礎:沒有真共同體,縱民主也是假民主。民主只是果實,共同體才是根基。

其三是提出了民族發明學的要義:1、國史;2、跨代的社區;3、軍團。這簡直是宅心仁厚了,等於是在禁槍的支那給你造槍的圖紙以及淘寶上買材料的店鋪列表。當然那些覺得買台機床太貴的人,你就是把AK送到他手邊,他也會覺得扣扳機太費勁的。

至於“大洪水”說,我一直認為反而是比較不重要的部分。 很明顯是阿姨的廣告文,效果等同於舊時天橋賣藝人嘴裡喊的“祖傳秘方,包治百病”,跌打膏藥而已,真能治一百種病而不是九十九種?聚攏人氣的一種手段罷了。念念不忘大洪水,還要掐著時間的人,在我眼裡等同於買了步步高學習機卻沒有考上大學憤而向廠家討要說法。

原標題:創始人離奇被捕,深圳賽龍突然死亡之謎|鈦媒體獨家

(由於原文網址已被刪除,轉載於此。版權歸屬原作者。)

本文略長總計1.5萬字左右、多圖,需要您花20分鐘以上閲讀。

2017年7月20日下午,在事先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兩位法官來到看守所,在一間沒有燈光,不足6平米提訊室裏對代小權進行宣判。“賽龍公司逃稅339萬”罪名成立,代小權作為法人代表被 …

使用方式

  1. 打开 Chrome 浏览器。
  2. 打开网址:http://weibo.com/p/1006066264005608/follow
  3. 在 粉丝列表页 打开 Chrome 开发人员工具(Windows:F12 / Mac:忘记了),并切换到 Console 面板。
  4. 复制 main.js中的全部内容(以下加粗部分),粘贴到 Console,回车。

function crawl(){ if(1 != document.querySelector(“.page.S_bg1”).innerText){ console.error(“请先手动跳转到粉丝列表的第一页后再次执行此脚本!”); return; } var result = “”; var page = 1; var count = 0; var timer = setInterval(function(){ if(page != document.querySelector(“.page.S_bg1”).innerText){ return; } console.log(“正在采集第 “+page+” 页…”); page++; var list = document.querySelectorAll(“.icon_supervisor”); for(var i = 0; i < list.length;i++){ var item = list[i].parentNode.childNodes[1]; var usercard = item.attributes[“usercard”].value; var uid = usercard.match(/id=\d+/)[0].match(/\d+/)[0]; result += uid + “\n”; count++; } console.log(“第 “+page+” 页采集完毕。”); if(page < 6){ document.querySelector(“.page.next”).click(); }else{ clearInterval(timer); console.info(“采集完毕,共获取到 uid “+count +” 个:\n”+result); } },1000);} crawl();

5. 等待数秒,采集完成。

問題反饋:

1、提示:失敗

微博在某些瀏覽器默認是http非安全方式連接,所以如果你的瀏覽器如上圖,顯示嘆號,則須手動以https的方式重新訪問(如下圖):

文字是最假最廉價的東西。虛假和廉價,是一體兩面。殉道者和騎士的血,無法作偽。土豪的錢,僅次於血。這就是為什麼知識份子是假凝結核,費拉是假人,中國是假國,中華民族是假民族。

------阿姨

從外界條件來講,文革是1926年“聯省自治”亡於北伐以後,桂枝最接近於通向民主、自由、人權的時間節點 — — 假如“中華民族”真的存在的話。

如果斯大林在蘇聯發動文革,號召底層吃瓜群眾砸爛聯共布的國家機器,那麼波羅的海三國根本不需要等到1990年,立馬就能獨立了。

現今的支那人提到文革,右邊的說“那簡直是人間地獄,太糟糕了,大浩劫、大災難”,左邊的說“文革還不徹底,應該繼續、應該再搞,徹底打倒貪官污吏”。民間自說自話,官方則諱莫忌深。

合理推論一下,類似“文革”這種事件的發生,在不同土壤環境下,會截然不同。譬如,把一群野狼關在籠子裡,雖然每天也餵食,但是飼養員一旦缺位,籠子被打破,牠們馬上就會跑回曠野,頭也不回,捕食、築巢、交配……回歸本性根本不需要任何干預。

而一群圈養的豬就不一樣了,平時有飼養員維護秩序,誰也不許多吃,玩橫的就要挨棍棒,所以壯的豬都老老實實,瘦弱的也不至於搶不到食餓死。這下管理員跑了,豬圈圍欄被砸壞,豬們傻眼了。回歸曠野?別逗了,不是餓死就是被狼給捕了。於是壯的豬就互相打了起來,順便欺負一下瘦弱的豬。

凡是說起文革就是血淚的,通常是那些比較瘦弱的豬。歡迎對號入座。

對於真共同體、真民族來說,難道還有什麼比外來征服者的統治機器宕機更好的機會嗎?這不是上天為你打開一個通向成功的窗口用來搞事情麼?

外部環境潮濕又有充足的空氣和光照,種子就一定會發芽,如果沒有,那一定是拿到了假種子。動物死後,屍體馬上就會開始腐爛,如果沒有,那一定是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情,例如被冷凍或者泡了福爾馬林。薩達姆倒下後,庫爾德人一定會馬上獨立;秦始皇死後,六國沒能馬上復國,說明種子的滅活工作已經接近完成。

文革後期,所謂“武鬥”中,既然擁護毛主義的兩派,都能迅速拉起人馬、輕易搞到武器;你自稱好人,卻只能攤開雙手、眼睜睜等著被互毆的兩方反复蹂躪?無非是證明:1、你所謂“好人”的生存秩序完全基於征服者施捨;2、你根本沒有任何的組織度;3、你的共同體根本不存在;4、你用“善良”來掩蓋的,其實是極度的羸弱 — — 包括個人性格上和群體組織上。

為什麼是極度的羸弱呢,因為其實蹂躪、屠殺他們的武鬥派別也很羸弱。一是在武鬥期間,雖然發生械鬥、槍戰無數,乃至炮戰,死傷無計,動輒血流遍野、攻守相易,但幾年間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哪一個派別在取勝後宣布建立割據政權,著手組織初步的財稅和管制系統。八個大大哪怕佔領住一個小城鎮,第一件事情也是委任一個主管,把財稅制度搞起來。在原有統治機器已經全部砸爛、管制系統癱瘓的情況下,武裝團體宣布割據是多難的事?

二是雖然武鬥裡很多人死於非命,但“八三一”命令一聲令下,各種派別就像拔掉氣門芯的巨大人偶,轟然倒下,其乖巧懂事程度,絕對超過三十多年後被派出所徵繳火藥槍、鉛彈槍時的後生晚輩們。

凡此種種,說明:武鬥打得再怎麼血腥,也是導演和製片人監督下的武戲,中間發生命案,無非由於空包彈失誤或者演員用力過猛所致,但仍未脫離既定的腳本。一群拿著武器的演員,武器再真,也不能稱作武裝團體。當導演喊“咔”,演員立即靜默狀,即為此是一出戲劇最好的證明。

1867年5月26日,夜色苍茫的濑户内海上,“伊吕叶号”商船正在正常航行,突然迎面驶来另一艘“光明丸”。“伊吕叶丸”躲避不及,被接连撞了两次,结果沉没海底。

这就是被写进日本历史的著名的“伊吕叶丸”事件,因为它是日本第一起民间蒸汽船只相撞事故,当时吸引了极大的社会关注。由于当晚“光明丸”加班无人执勤,所以应该承担责任。但是,事情绝没有现在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它涉及到幕末时期复杂的政局,也把坂本龙马卷进了漩涡。

两年前,“神户海军操练所”(类似国立海军大学或商船大学)被幕府下令关闭,担任该所领导人的坂本龙马不得不离开。他来到长崎,成立了商社“龟山社中”,从事进口军火的“走私”业务。这是被幕府垄断的贸易,不过在政治动荡的幕末时代,各个藩国为求自保,都希望购买步枪和军舰。

后来,坂本龙马改组“龟山社中”,正式成立了“海援队”。《海援队约规》规定,参加者须是对海外事务有志向的人。队员一边学习,一边进行政治、商业活动,内部还设有各种各样的团体。这是一个“自由人联合体”,是一个没有等级身份的社会组织。在队长坂本龙马的心中,海援队不是单纯为某个藩国的利益而设,而是“世界的海援队”。

龟山社中海援队

海援队像现代公司一样寻求盈利。它自己没有船只,就先租借了大洲藩的“伊吕叶丸”商船进行商务活动,并约定每次航行支付500两作为补偿。在那个时代,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经营理念。没有想到,没多久便发生了“伊吕叶丸”被撞沉事件。

很显然,“光明丸”理应该承担事故责任。但是“光明丸”属于纪州藩,纪州藩主张由幕府主持裁决。纪州不但是一个大藩,而且是德川将军的亲信藩国,如果让幕府裁度,结果很可能对海援队不利。雪上加霜的是,“伊吕叶丸”所属的大洲藩也提出,要求土佐藩赔偿三万两损失。

承受压力的土佐藩一筹莫展,一度打算向纪州藩妥协。但是作为海援的队长,坂本龙马却大胆提出:日本以后会成为一个发达的航运国家,今后在海面上类似的事故会变得频繁,届时人们一定会以最初的案件处理为准。如果我们在此退缩,那么只能纵容强大藩欺负弱小藩的案件的滋长。

在坂本龙马的坚持下,土佐藩和纪州藩进行了谈判。双方争论激烈,僵持不下。坂本龙马掏出了一本《万国公法》,提出按照世界公认的准则处理此事。他慨然道:“欲让世界认可日本,请自遵守此法始。”

《万国公法》是美国外交官惠顿(Henry Wheaton)的国际法著作, 1836年出版。后来,1861年清政府成立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急需了解国际法,“每欲借彼国事例以破其说”。于是,恭亲王任命了一个委员会,支持协助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将其翻译成为中文,1864年刊行。但是,这部法学著作被认为是外来的,与神州的体制不合。一些士大夫甚至怀疑这种法律是一种陷阱,如果采用它,就意味着放弃神州传统的世界秩序和破坏朝贡制度,为《万国公法》作序、对其大加赞赏的董恂因此被指责为讨好夷人。

Views on the Bashulia’s Constitution

(Drafted in April 26th, revised in May 3rd ,2017)

By FreeBashulia

Flag of Bashulia

憲制起源

Origins of the Bashulia’s Constitution

必須承認,巴蜀利亞的封建傳統和歷史遺俗,如地方長老、袍哥會社實際上已經被窩匪破壞殆盡,但伴隨剿匪建國戰爭的開展,必將湧現大量的仁人誌士、民兵領袖、縣鄉土豪,這些剿匪組織即是未來建國之基石。而康巴地區和涼山地區的土司、頭人傳統憲制雖亦遭嚴重損害,尚有跡可循,大約處於秦滅六國後,漢初七國之亂時,復國後必須馬上發掘、挽救、重建。

We have to admit that Bashulia’s feudal traditions and folk customs, such as Local Elders, Brotherhood Organizations had in fact been destroyed by C.C.P terrorists, but with the war of national liberation and the rejuvenation of Bashulia, there…

FreeBasuria

We the people whose motherland is occupied by Communist China are now seeking re-independence. Let the world hear our voice. — 反動餘孽 — 還鄉團上校團長 —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