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龙马:“欲让世界认可日本,请自遵守《万国公法》始”

1867年5月26日,夜色苍茫的濑户内海上,“伊吕叶号”商船正在正常航行,突然迎面驶来另一艘“光明丸”。“伊吕叶丸”躲避不及,被接连撞了两次,结果沉没海底。

这就是被写进日本历史的著名的“伊吕叶丸”事件,因为它是日本第一起民间蒸汽船只相撞事故,当时吸引了极大的社会关注。由于当晚“光明丸”加班无人执勤,所以应该承担责任。但是,事情绝没有现在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它涉及到幕末时期复杂的政局,也把坂本龙马卷进了漩涡。

两年前,“神户海军操练所”(类似国立海军大学或商船大学)被幕府下令关闭,担任该所领导人的坂本龙马不得不离开。他来到长崎,成立了商社“龟山社中”,从事进口军火的“走私”业务。这是被幕府垄断的贸易,不过在政治动荡的幕末时代,各个藩国为求自保,都希望购买步枪和军舰。

后来,坂本龙马改组“龟山社中”,正式成立了“海援队”。《海援队约规》规定,参加者须是对海外事务有志向的人。队员一边学习,一边进行政治、商业活动,内部还设有各种各样的团体。这是一个“自由人联合体”,是一个没有等级身份的社会组织。在队长坂本龙马的心中,海援队不是单纯为某个藩国的利益而设,而是“世界的海援队”。

龟山社中海援队

海援队像现代公司一样寻求盈利。它自己没有船只,就先租借了大洲藩的“伊吕叶丸”商船进行商务活动,并约定每次航行支付500两作为补偿。在那个时代,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经营理念。没有想到,没多久便发生了“伊吕叶丸”被撞沉事件。

很显然,“光明丸”理应该承担事故责任。但是“光明丸”属于纪州藩,纪州藩主张由幕府主持裁决。纪州不但是一个大藩,而且是德川将军的亲信藩国,如果让幕府裁度,结果很可能对海援队不利。雪上加霜的是,“伊吕叶丸”所属的大洲藩也提出,要求土佐藩赔偿三万两损失。

承受压力的土佐藩一筹莫展,一度打算向纪州藩妥协。但是作为海援的队长,坂本龙马却大胆提出:日本以后会成为一个发达的航运国家,今后在海面上类似的事故会变得频繁,届时人们一定会以最初的案件处理为准。如果我们在此退缩,那么只能纵容强大藩欺负弱小藩的案件的滋长。

在坂本龙马的坚持下,土佐藩和纪州藩进行了谈判。双方争论激烈,僵持不下。坂本龙马掏出了一本《万国公法》,提出按照世界公认的准则处理此事。他慨然道:“欲让世界认可日本,请自遵守此法始。”

《万国公法》是美国外交官惠顿(Henry Wheaton)的国际法著作, 1836年出版。后来,1861年清政府成立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急需了解国际法,“每欲借彼国事例以破其说”。于是,恭亲王任命了一个委员会,支持协助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将其翻译成为中文,1864年刊行。但是,这部法学著作被认为是外来的,与神州的体制不合。一些士大夫甚至怀疑这种法律是一种陷阱,如果采用它,就意味着放弃神州传统的世界秩序和破坏朝贡制度,为《万国公法》作序、对其大加赞赏的董恂因此被指责为讨好夷人。

美国外交官惠顿所著《万国公法》

不过,《万国公法》在日本却得到了不同的待遇。中文版《万国公法》很快传入东瀛,受到日本的重视。一些日本学者还以中文版为蓝本,将其翻译成为日文出版,影响很大。坂本龙马善于接受新知识,因此就将《万国公法》作为自己的论据,使得纪州藩措手不及。不过,纪州藩随之质疑,此法在日本缺乏执行经验,没人有执法资格。

让纪州藩想不到的是,坂本龙马又搬来了英军将军亨利·克贝尔进行仲裁。彼时,日本藩国对于外国人还是礼让三分的。于是,在这位英国将军的主持下,最终判定纪州藩赔偿土佐藩83526两(最后经双方协商减为70000两)。

一场沸沸扬扬的海难事故,终于以合理的方式得到了解决。在那个混沌的年代,能够率先按西方人的方式处理争端无疑是超前的。在这个意义上,坂本龙马为日本近代航海事业也开了个好头。

据说,“世界”是坂本龙马所喜欢的词汇,他的志向是面向世界的大海。他曾说,日本将来必是海运大国,世界的大海上只要有千艘日本船在航行,日本就可成为与列强一样的强国了。他还曾梦想建日本最大的私设舰队。遗憾的是,“伊吕叶丸”事件平息后不久,这位胸怀世界的年轻人就被暗杀,“壮志未酬身先死”。

1868年4月,海援队也解散了。虽然坂本龙马创立的这个自由人团体活动的期间不到一年,却培养了一批有识之士,陆奥宗光、菅野觉兵卫、中岛信行等人物日后都在政府中担任要职,为推动明治维新发挥了重要作用。担任过海援队交涉官的岩崎弥太郎也为明治维新时代日本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是三菱财阀的创始人,最早从事船运业,拥有的汽船吨位一度占全日本的73%,纵横海上,实现了坂本龙马的梦想。

坂本龙马铜像

时至今日,在坂本龙马的家乡日本高知县的海滨,还耸立着坂本龙马的铜像。他遥望着浩瀚的太平洋,右手伸在怀中。游客们常常为了坂本龙马这只手握着什么而争论不休。有人说是握着手枪,也有人说是揣着英日词典。

一位日本学者对我说,坂本龙马拿的是《万国公法》。为什么呢?他笑着回答道:“坂本龙马总是走在时代的最前面,当明治国家建立的时候,什么手枪、刀剑早都过时了,坂本早就会想到靠法律来治国了。”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