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給台灣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最近BRUTUS雜誌做了台灣特輯,然後封面照被大家議論紛紛,一點雜感:

其實很多日本人是在311後才知道有台灣這個地方或是開始感興趣,然後拜廉價航空的戰國時代開始之賜,所以台灣這個地方在日本廣為流傳。

但是日本本身是一個排外性極高的民族,曾遇過一個現在在東京念書的日韓混血兒,因為要當兵所以放棄韓國籍,曾在歐美地區住過的他穿了個鼻環,問他對於日本的看法,他只苦笑回我說:

「大家都是很努力的在維持表面上的和平運作。」

也問了其他曾經拜訪過日本的西方人聊過,多半都是說很漂亮,很適合旅遊,但不適合久居。生活上的壓力佔了很大部分的因素,拿掉旅客的身份要當居民是另外一回事,西方面孔可能還會吃得開,但東方面孔就可能會有點麻煩,日本的三姑六婆真的很可怕。

有想過要學日語,但遇過的日本人都勸我不用(不論在日本境內或境外的日本人皆然),他們都說日語只在日本地區可用,出了日本根本用不到這個語言,經濟效益極差。

我覺得台灣沒那麼差,日本的確在某些層面上很值得學習:觀光、設計、文化上都是,但我覺得台灣人真的不用一直靠別人的肯定來決定自己的地位,真的把格局做小了。

最糟的是,忽略事物上的:

why it could be this? 為什麼會這樣?
how it could be this? 如何發展成這樣?
what it will be? 未來會怎麼樣?

嚴長壽的新書一直提到最新創立的Minerva School,說教育者都不知道這個學校他覺得憂心,但他知道這間學校的why, how, what嗎?貿然接收,結果一定就是我們又要重蹈教改的覆轍,反正新就是潮、新就是對,沒有人提出質疑,沒有人提出思考與如何融入。

台灣要怎麼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這要審慎思考的,而不是一直瞻前顧後沒有一個方向,看哪裡好就抄一抄,膚淺交卷了事,東抓一點西抓一點的當一台拼裝車,拼裝車永遠跑不快的啊。

==

最後,中華民國的確該死,但是老在那裡中華民國美學來或是鬼島來鬼島去的我也覺得你們這些人很煩。大家都在努力一直在那裡靠腰,你若比較有方法或是師承自名家的話就多幫一些忙啊。

幹你娘。我就是說 UCCU — Creators United 這個頁面。我管你幕後的管理者是誰,就是幹你娘,快滾。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