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ton Henson-憂傷吟唱詩人

情歌之所以會那麼動聽,個人認為,創作者曲跟詞的結合不過就像一把把剛製造完成的魔杖一樣,一隻隻擺在架上,等待合適的主人將它們發光發熱。

近幾年的憂傷詩人,絕對少不了Damien Rice,他的創作剛推出,就在2003年成功地搭上電影偷情(Closer)及送信到哥本哈根(I am David)兩部電影,分別是The Blower’s Daughter跟Cold Water。一直到現在,有些論壇仍把”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列為FAQ,就是請這些朋友不用再找,若是滄桑一點的嗓音就是The Blower’s Daughter沒錯。(另一個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就是同名的那首)

而Damien Rice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雖然新專輯同樣動聽,聲嘶力竭地唱出每個人面對感情裡的低潮,但,江山代有人才出,這幾個晚上不經意的發現來自英國倫敦的Keaton Henson,一個比起Damien Rice更為哀傷,更為誠摯的嗓音。若我真的失戀在酒吧裡泡著,聽到台上的這把聲音,當下會融化在他的情緒裡吧。

留著一把大鬍子的他,雙親都是藝術家,但他卻大器晚成,不喜歡social media(但還是開了Facebook Fanspage),他不善面對媒體,也不喜歡在公眾面前唱歌,然而創作的才能與聲音的渲染力卻因此沒有被埋沒。有人戲稱,千萬不要跟會創作的人談戀愛,你永遠不知道你會不會被寫進他的作品裡。(最可怕的例子就是Taylor Swift吧噗)

在初試啼聲的Dear專輯裡,You Don’t Know How Lucky You Are,MV裡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而MV的畫面也相當的簡單,穿著傳統英式服飾的中年女子站在一座遼闊的草原上,像在緬懷故人,搭著Keaton Henson的詞與曲,看起來再也簡單不過的結合,不停的自語著:

Does his love make your head spin?
 他的愛會讓你天旋地轉嗎?

如同第一段所寫的,簡單的情歌,但神奇的魔法就跟著他的歌聲發生了,倏然驚覺,他在這首歌裡投入了多少他對曾經的這段關係的觀察,雖然已經結束了,但是仍不自覺想問對方:「你現在新的對象會讓你奮不顧身嗎?他有待你像我待你這樣用情至深嗎?」

這張專輯最後以Not That You’d Even Notice排在收尾,開場歡樂的氣氛讓人置身於小酒館裡一同合唱著,但分明歌詞是如此的哀傷啊:

And I won’t see a light til you come back to me
 And I won’t feel a breeze til I hear your housekey
 And I won’t hear a sound til you fall to my knees
 Saying, “Please, don’t leave me”
 Saying, “Please, don’t leave me”
 直到你到我身邊我將看不見光
 直到你開門前我將感受不到呼吸
 直到你在我雙膝前說著:「請不要,不要離開我」前我將聽不見任何聲響

第二張專輯的開場曲Teach Me仍舊如此令人想哭

And I’ll never love
 You enough
 My love
 而我對你的愛永遠都不夠
 我的愛啊

這張專輯的悲傷能量,隨著後面的Sweetheart, What Have You Done To Us又更往上推了。

終於在MV裡露臉的他,那雙哀傷的雙眸,絕望地對曾經愛過的人控訴:
 And if all you wanted was songs for you
 Well here goes, after all that you’ve put me through
 Here’s one for you
 如果你想要的不過是首屬於你的歌
 那麼這就是了,在你對我做了這些事後
 這首是專屬你的

同樣的,一首乍聽之下再也簡單不過的曲跟詞,甚至讓我想到電影Begin Again裡那首對著電話答錄機唱的場景,但是Keaton Henson的表情卻是如此的真誠,很難不跟著他的情緒陷入其中。

在2016年9月,他將推出個人最新作品Kindly Now,首波推出的主打Alright,MV讓他站在小酒吧裡,在副歌獨自一人上氣不接下氣的連續唱道:

You’ll be alright
 Come and see me in the morning
 I’ll be in the sunrise
 Hoping that it’s raised on
 Burn a hole in my eyes
 You know me, I worry
 Could always use some pity
 Scared to do a session
 If it’s in the city
 You and I are monsters
 We’ll not find another
 Cannot be together
 Lest we eat each other
 你會沒事的
 在早晨時過來看看我吧
 我會在日昇時在那
 期盼會有日照
 在我雙眸裡燒出個洞
 你懂我的,我擔心
 總是會用些微不足道的事
 來嚇阻我做這件事

 而如果這是在城市裡
 你和我都是巨獸
 我們將找不到彼此
 永遠無法在一起
 以免我們相互啃食

他的創作是如此純樸簡單,但卻又讓人不禁跟著難過了起來。在冬天的深夜裡,很適合喝著一杯威士忌,跟著他的歌聲沈思著每段失敗的感情。

對我而言,每個人都經歷過大同小異的事情,藝術家的特色就是能夠留意這些事情,留住這件事對自己的影響力,加以放大。

相當期待他的新專輯,推薦給大家。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