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透:为什么HACD是比BTC稀缺性更强更

前景提要:HACD 是 Hacash 上的两种原生资产之一,是 2018 年发明的世界上第一个基于 PoW 的 NFT 资产。每枚 HACD 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分割并有 6 位字母作为唯一标识,其总量有限且每挖出一枚采掘难度就会增高而永远不会降低。由于其开采的边际成本越来越高,导致每一枚新产出的HACD 都来自于更高的边际需求即更高的单位价格,并且价格下跌时可以立即降低或停止新币的产出,则货币数量在价格越过历史最高之前绝不会再增多,按需产出可以将市场价格维持在高位,可达成只涨不跌的效果。

钻石的售卖展示卡

看到“比 Bitcoin 更好”这几个字,我想大家马上就会扬起一边嘴角报以轻蔑一笑,并且手指已经准备好要关掉网页,没有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毕竟多年来曾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好过比特币的加密项目多如过江之鲫,它们要么纯粹就是骗局,要么雷声大雨点小最后不知所终,总之就是没有一个真的好过比特币,特别是在 BTC 的整体市场份额仍然占据 70% 以上的今天。

十二年来比特币一直都是最好的那个。但是,下一个十二年呢?在人来财富储存的方式上,比特币永远都一定是最好的那个吗?这是人类最好也是最后的货币解决方案吗?财富储存形式发展的历史在比特币出现以后就终结了吗?作者并不认同,因为这样的观点并没有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远在几万年前,那时最好的财富载体是漂亮鸟类的羽毛或者贝壳制作的装饰品,而后粮食、牲畜、盐、香料、铁矿、黄金、房地产、股票等等慢慢一步步代替了漂亮贝壳的位置,在某个时间段内成为人类财富最好的载体。就算到了现代,在 iPhone 面世以前,也有不少人认为永远不会有别的手机厂商可以取代诺基亚的位置。我们应该始终保持向前看的开放性视角,如若所有人都故步自封地觉得黄金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好的储备资产,那么比特币也就不会被发明出来。

或许你也认为永远(或者说以十年为单位的短期内)不可能出现一个至少在理论上要好于比特币的财富储存形式,那么读完本文之后有可能会改变你的看法。本文与那些夸夸其谈的激情口号洗脑喊单式吹嘘文不同,我们不会去谈论任何“巨大远景”或者“生态规模”,因为这些全都是无意义的画饼(说严重点就是欺诈)而已。我们只会讨论已经存在的现实,冷静地从技术和经济理论上作出严格而全面的分析,并且是以大多数普通读者可以理解的方式来解释一切。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到底什么是“稀缺”?

一般人认为“数量少”或者“总量有绝对上限”就是稀缺,但这是错误的理解。比方说,考虑到作者的大拇指永远只有一对,数量极少且总量绝不可能再增加,那么我的这对大拇指为何没有成为全球公认的价值巨大的稀缺性资产?也许有人会说到我的两个大拇指对别人没有任何用途,那么比特币除了“值钱”以外,它也没有任何“实际用途”,也就是其金融价值占据 100% 而使用价值为 0(这也是很多不理解为什么比特币会有价值的根源) 。再来假设,如果比特币的总量不是2100万,而是一万亿枚,且每天固定只产出一枚BTC ,则挖出所有 BTC 需要大约 27 亿年的时间,那么我想具备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会明白,这样一种一万亿枚的“总量有限”其实和数量无限根本没啥区别,毕竟地球的年龄都才不到 46 亿年时间。所以,一个很少的数量或者绝对固定的总量并不能代表什么,更不可能成为稀缺性价值的唯一源泉,甚至连必要条件都算不上。

世界上总量有限的东西很多,并不仅仅只有比特币一个。那么我们为什么单单会认为比特币是极度稀缺的且有巨大价值?或许有人已经想到了答案:比特币稀缺且值钱是因为别人也觉得它稀缺,也就是因为有共识。另一些人的答案也可能是“已经存在的巨大市场规模和接受度”。换句话说就是供求关系决定是否稀缺。但“共识”或“规模”也并不是从根本上来说有意义的答案 — — 这是一种互为因果循环论证的逻辑错误,就像狗咬尾巴一样原地转圈而已 — — 毕竟比特币刚诞生的那一刻,既不存在共识,也没有任何规模,那么这种情况下,除了中本聪之外的第二个人为什么也会觉得比特币稀缺?用“已经存在的巨大共识和需求”作为理由去解释“以后的共识需求只会更大”这种说法根本说不通。所以,有意义的问题应该是,到底由于哪些背后的底层根本原因,导致比特币能够成长到如今这样巨大的共识、规模和需求?

答案是,比特币之所以形成了今天那么高的共识,称之为巨大革命,是因为它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数字形态的资产里实现了“内生价值”,也就是“不必由第三方担保的内生稀缺性”,首次在数字世界里消除了“委托信任风险”,可以实现资产数量的独立验证或自我证明。这种严格的稀缺性证明对于其它各种以使用价值为目标的商品来说可能并不总是一件好事,但对于经济系统运行的核心 — — 货币 — — 来说,却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基础。

任何物理实物商品的稀缺性很好实现或者容易证实,但这种无可辩驳的稀缺性在可以无成本拷贝的数字世界里则存在极大的困难。数字形态根本上说是信息形态,这种无形无状的形式有着巨大的效率和便利,几十年来,从媒体、娱乐、金融市场甚至战争都“信息化革命”了。所以,第一种真正意义上实现内生价值的数字资产,将会具备信息形态的一切好处:不占空间、可以在地球任何角落几乎无成本的光速转移、真假清晰无可辩驳、总量可做到绝对可控等等,又为数字世界引入了原本不存在的东西:内生稀缺性。所以数字世界第一次有了原生经济系统运转的基石:货币。

比特币通过“区块链”和“PoW挖矿”技术实现的这种革命性创造,才能够从根本上达成如今这样的大规模共识结果。要引发大家稳固且长久的共识并不简单,你必须要像比特币一样有原创、深度、确切的真材实料。那种空口白牙吹牛哄抬喊起来的共识,或者雇人花五分钟改个参数的分叉币种,结果如大家所见,基本就都是诈骗。

那么,比特币虽然无疑是革命性的,但它一定是完美无缺的吗?我们永远不可能再设计出比比特币的稀缺性更好或者共识更强的财富储存形式了吗?换句话说,比特币终结了人类的财富形式的进化了吗?

要做到比比特币更加稀缺,一些人首先想到的是增加更多的“用途”也就是“使用价值”。但单纯有使用价值的东西不一定具备像比特币一样不受时空条件制约的资产稀缺性。水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具备巨大的价值,没有水就没有生命。但在干旱沙漠里旅行的人和掉进湖里快要淹死的人对水的价值的评估却是完全相反的。所以单纯“用途”的增加并不能让一个资产的稀缺性变得更强,特别是在任何模仿比特币的币种所谓的用途其实只是凭空创造的伪需求的时候。就算是真的存在这样新用途,同样是数字形态,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比特币在适应这些需求方面有任何实质上的阻碍。

另一些人想到的简单直观可提升稀缺性的设计,就是修改为更低的总量甚至引入销毁通缩机制。也就是从数量上表现得比比特币更加稀缺。但通过上文的论述,这只是一种看似有用虚假表象,实际上数量的绝对多少跟实际的稀缺性没有因果关系。数量无限但需求一直在增加的物品的稀缺性要远远大于数量减少但无人想要的的垃圾。仍然考虑作者的两个大拇指,砸掉其中一个,举世无双的另一个就会被认为具有极高的稀缺性而引发全球抢购吗?恐怕不会。再考虑一种假设:在比特币挖完后,如果突然某一天全人类拥有的比特币都被一种神秘力量无缘无故地销毁了,而单单只剩下你手里的唯一一枚比特币还存在,那么你手里的这一枚比特币将拥有此前比特币的整个市值吗?也就是说你手里的这一枚比特币会价值一万亿美元吗?这恐怕也不会,更可能的情况是这唯一的一枚比特币也一文不值了。

毕竟比特币已经有了今天的规模和体量,任何在用途或数量上的微小改变都不能创造出超越比特币的稀缺性。那么,有没有其它的“革命性设计”能够在比特币创造的“稀缺性证明”的基础上前进一大步,再次引发人们巨大的共识和认可呢?

也许大家都听说过“比特币永恒牛市”这个说法,简单来说就是由于比特币的总量是有绝对上限的,而挖矿产出每四年减半越来越少,所以迟早在某一天市场的需求会永久性的大于每日新挖出的比特币数量,从此迈入“价格奇点”成为一种只涨不跌的资产。并且2100万的数量上限最终会代表全人类的所有财富,买入1枚比特币就是永久性的持有全人类财富的2100万分之一的份额!这种观点过于幼稚,仍然犯了“数量决定论”的错误。也就是说,并不是因为某种物品的数量少所以值钱,恰恰相反,通常是由于其需求大而显得其数量少,才造成了最终的稀缺性。

加密货币是无实物的信息形态,这种特质导致其价值几乎全部来源于市场需求评估 — — 别人认为有多大价值则我也会认为有多大价值 — — 也就是信心。而在一个规模巨大而成熟的市场中,这种价值信心过于飘忽不定和相互依赖,一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造成踩踏引发价格和信心的连环崩溃,直到最终矫枉过正触碰到极限点之后情况才会反转。而比特币的“PoW挖矿”机制为这种价值判断提供了一个客观的评估基础:以历史总挖矿成本和当前单位产出挖矿成本作为两个不受主观情绪影响的参考值。挖掘比特币耗费的巨大能源既是达成账本一致无可争议、不可回退的保证,又是其价格和信心的评估参照物。这也解释了为何那些宣称“绿色低能耗”共识(例如“PoS”、“DPoS”、“PoA”等等)的各类层出不穷的币种最终总是走向死亡:没有什么被实际消耗掉作为不可辩驳的既定成本,那么这种币的价格评估缺乏任何可参考的客观因素,而只能由市场情绪决定,导致其价格从0到无穷大区间内的任意数字都是合理的,这时一旦由于某些意外事件导致市场情绪崩溃,那么这个币种的价格也会不可避免的朝向归零走去。这么说的意思不是“成本决定价格”(大部分时候恰恰是“需求决定成本”),而是表明有存在一个客观无争议的参考数值的情况下,更有利于市场达成信心和共识的稳定。

而比特币的需求来自于其底层的创造性、革命性设计为大家带来的共识信心:这种机制将来一定会被更多人认可。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心预期,别说2100万枚,总量1枚都会显得多余。所以任何实际用途、预期市场规模、资本背书、教授研发、生态价值、数量多少等等外在因素都不能达成更优于比特币的共识信心,而带来稀缺性的巨大提升一定只能源自于其内部底层根本性的机制设计。

要达成更强大的共识,需要从“核心机制”的设计中超越比特币,在经济模型上前进一大步。

回到上文的“比特币永恒牛市”的说法,我们可以断定,单纯的总量上限根本不足以达成只涨不跌的效果,否者那些存世稀少的古董和艺术品早就“永恒牛市”了。再者,比特币的产出虽然每四年减半越来越少,但是为了维持整个区块链的正常运行,其区块挖掘难度会根据两周内的算力高低水平进行调整,以确保无论多少算力加入或撤出挖矿都能平均每十分钟产出一个区块。这样的设计实际上导致无论市场需求如何,其单位时间的货币供应量是绝对刚性、固定不变的。刚性供给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市场价格波动巨大,因为无论大家想不想买,每天、每周、每月新挖出的比特币都会走向市场进行流通,而不能随着需求的变化自动进行调整。

那么考虑一下,如果我们能在技术机制上做到不影响整体区块链稳定长期运行,又能在价格降低时立即减少甚至完全停止新货币的产出呢?如此一来是否会阻止(至少是极大地减轻)价格的继续下跌?没错,这就是 HACD 的机制!

Hacash 链采用双币制,并且两个币种都是纯粹的 PoW 产物,都是从零开始挖矿,不存在什么治理代币这些预先增发的东西。在保持 HAC 币的持续稳定产出的同时,可以做到在需要的时候让 HACD 的产出降低或停止下来,从而抑制价格下跌的趋势。但 HACD 并并仅仅如此简单而已,我们接下来将详细论述它的革命性设计。

首先,HACD 是一种不可分割的 NFT 币种,并且是全世界首个粹基于 PoW 的 NFT(再次注意 Hacash 是 2018年的发明),也就是说,跟如今那些任何人都能无成本创建的 “NFT作品”不同,HACD 的每一枚都是如同 HAC 和 BTC 一样耗费电力通过算法计算挖掘出来。每枚 HACD 由长度为 6 位字母的标识符作为唯一标记,可组成标记的并非全部 26 个英文字母,而是其中选出的 16 个:WTYUIAHXVMEKBSZN(至于为什么选择这 16 个字母而舍弃掉其它 10 个,作者并没有在白皮书里找到合适的理由,也没有在社区讨论中获得答案,这看起来需要交给以后的人来研究)。这 16 个字母排列组合形成的 6 位标识符的数量空间为:16 ^ 6 = 16777216,也就是 HACD 的总量上限为大约 1677 万枚。由于每一枚 HACD 都是独一无二的,并且有一个 6 位字母组成的唯一 ID 作为绝对标识,这让中心化交易所等机构伪造虚假的代币数量(也就是通常说的数据砸盘或者售卖超出真实数量的虚假币)变得不再可能,也让任何试图修改这个币种的数量上限的尝试首先从技术上就不可能了,从而能够更强的保证大家储存的财富不受某些机构金融操纵或者社区分裂行为的损害。并且由于其不可分割,也不可组合,一枚 HACD 将永远都是那一枚!

在古钱币收藏领域,每一张纸币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一般来说以 6666 或者 888888 等特有号码的特定藏品的价格远远高过其它普通藏品。类似的,唯一标识为 AAAAAA 、WWWTTT、XVXVXV 等重复或有序的字母排列组合的价值将远远大于其它随机无序的字母组合。也就是说,这将为 HACD 市场带来一个价值可以单独评估鉴定的收藏领域的玩法!其它普通的随机字母标识的币将拥有一个“基础价格”,而特定标识的 HACD 的价格将在那个基础价格上再上浮一个比例。我们甚至可以为那些特殊标识的 HACD 设定一个等级鉴定体系,如同钻石、古钱币或艺术品等级的鉴别一样,每个等级代表一类概率大致相同的字母排列的特殊稀有方式,也就是代表着它的收藏价值。另外,每一枚挖出的 HACD 除了16位字母组合的唯一标识之外,还有一个从 1 开始增加的序号/编号。这个编号代表 HACD 在全网挖出确认的顺序,例如编号为 11111 的 HACD 的 字母标识为 BAAWUE (查看:http://block.hacash.org/diamond/11111),而这样特定序号的 HACD 也同样会在价值评估标准中被考虑到。也就是说,对于收藏来说,HACD 具备两个可以综合考察的评判标准。如果今后某个幸运儿或者拥有巨大算力的人,恰巧在 888888 的序号上挖出了一枚标识为 XXXXXX 的 HACD,我想它的价值也许可能是其它普通 HACD 的百倍千倍还要多!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认为上文的“收藏”是一种可笑的小题大做,谁会去在乎几个字母的排列玩法?如果 HACD 是由某个项目方无成本创建的,那么这的确没什么价值,毕竟谁都可以去创建。但不同的是,每一枚 HACD 是耗费算力成本挖掘出来的,并且其挖掘算法和难度调节机制与任何现有的 PoW 币种从根本上就完全不同,这就不一样了!

这 1677 万枚 HACD 并不是已经发行完毕全都存在了,而是如同 HAC 或 BTC 一样一枚一枚挖掘出来。Hacash 主网在 2019 年初上线,6个月后 HACD 开始挖掘,到目前为止一共挖出了 24888 枚 HACD,平均每天产出不到 40 枚。实际上,Hacash 主网设计为每 5 分钟出一个区块,每天平均挖出区块约 288 个。而 HACD 只有当高度能被 5 整除的区块才能包含一枚(也就是高度以 0 或者 5 结尾的区块才能包含 HACD ),所以平均每 25 分钟挖出一枚 HACD,每天最多能挖出 288 / 5 约 58 枚,每月最多产出 1740 枚,每年最多产出 2 万 1 千多枚。不考虑难度提升,要挖出全部的 1677 万枚 HACD,则至少需要大约 800 年时间。但实际上我们永远不可能挖出那么多的 HACD,下文将解释。

也许你已经发现了一个问题:HACD 的每日设计目标产出为 58 枚,但为何目前已经挖出的每天实际产出才 40 枚?这就要说到 HACD 的独特的难度调整机制了:挖掘难度随着每一枚的产出而升高,并且只增不减。

从技术上来说,HACD 挖掘难度的提升有两种可产生叠加作用的方式:1. 一枚 HACD 被挖出之后,因为其已经占据了一个可用的 6 位字母唯一标识,那么这一枚特定标识的币就永远不可能再次被再次被确认了。但是哈希算法计算结果的可能性仍然可能产生这样一枚“重名”的 HACD ,这不过这样的重名 HACD 无法得到主网确认而只能被丢弃,所以这部分哈希空间被排除了,也就是说,已经挖出币可能被再次挖出但无法得到确认。这事实上略微降低了挖出下一枚有效的 HACD 的可能性,从而让挖掘下一枚 HACD 的难度提升了一点。这样的提升在挖出数量较少的早期可能并不明显,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比如挖出一半的 HACD 之后,算力难度就提升了一倍,如果最终还剩一小部分 HACD 等待挖掘,那么由于大部分哈希空间都已经被占据了,所以挖掘的难度将最终以指数级提升,导致挖掘最后一批 HACD 将要耗费的算力能源的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2. HACD 的独特的哈希算法在执行时有一个 32 位 byte 的中间结果,这个中间步骤产生的哈希将接受一个难度值检查:哈希值前导零的数量。这个数量表示的难度目标值被映射到 HACD 总量的范围内,从而在每挖出约 3277 枚 HACD 之后,难度将整体调整而上一个台阶。这个难度调整也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不像比特币的挖掘难度可以随着算力的撤出而减低,挖掘 HACD 的难度一旦随着已经挖出的数量的增加而提升之后,就永远不可能再下降了!这个哈希前导零的数量(难度目标值)最高将是前 20 位都为 0 ,这将是一个根本不可能达到的难度级别,目前比特币的哈希目标难度值的前导 0 数量约为 10 个零,难度值会随着前导零的增加而成指数级增大,所以前 20 位都为零的哈希难度将也是一个实际上不可能达到的天文数字!

也就是说,通过以上两个难度提升机制的共同作用,挖掘 HACD 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困难,到最终难度会逼近一个永远不可能达到的极限。就是在这之间,也可能难度会上升到以全网所有算力加起来都一天还挖不出一枚的程度。所以,事实上我们永远不可能挖出所有的 HACD,而或许始终只能挖出很小的一部分(比如50万枚?)。在这之后,每挖出一枚新的 HACD 所将消耗的能源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这样“只增不减”的难度调整机制,将可能带来一个资产市场上有史以来最具革命性的特质,真的实现价格只涨不跌的“永恒牛市”!

上文我们讨论过,单纯一个数量上限并不能带来永恒牛市的效果,因为两个原因:1. 挖出所有筹码之后,价格失去了任何成本参照,将导致市场定价完全取决于人们的情绪和信心,而某些意外事件就可能导致信心和价格的互相踩踏而螺旋式崩溃,从长期来看,这样的意外事件几乎总是不可避免; 2. 如果是无成本发行且由某个项目方掌握绝大部分筹码的情况下,无一例外最终总是会由于项目方的“收割”行为导致市场价格趋向归零;

而一个难度只升不降的挖掘算法就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它的发行是100%公平的,就算是项目方,也不可能以低于市场竞争的算力成本获得哪怕一枚 HACD (何况Hacash并没有任何项目方,是一个纯粹社区驱动的开源项目),所有人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开放竞争,谁获得下一枚 HACD 完全是由于他投入的真金白银能源算力击败了别人,而不存在任何欺诈或者收割的情况。再者,随着挖掘难度越来远大,当前投入的算力不足以在 25 分钟之内挖出一枚 HACD 之时,全网就失去了一个可以确认 HACD 的机会,大家只能继续挖掘而等待下一个 25 分钟到来。也就是说,只有高度能被 5 整除的区块可以包含一枚 HACD ,但也可以不包含,并不是每个可以包含 HACD 的区块都非得包含一枚 HACD 不可。所以每天挖出的 HACD 的数量如果在算力不饱和的情况下,将挖不出每日的目标上限 58 枚。这种算力一旦减小就将减少甚至完全停止新币的产出的机制将带来一个巨大的革命性特征:边际价格越来越高,可能实现只涨不跌的永恒牛市。我们一步步来分析。

HACD 是一种异质的、高能级的货币形式,它总量约 1700万上限,不可分割,且采掘难度只升不降永远挖不完。这一性质带来一个在货币性上十分重要的特点:产量的弹性,且是分散的市场化弹性调节。也就是说,当 HACD 的挖掘难度上升到某一阶段时,如果其价格由于需求减弱而降低,但这时挖掘每一枚 HACD 的能耗(也就是算力难度)并不会降低,仍然维持在一个既有的高位,此时由于预期采掘成本是固定的,那么对一部分综合成本较高的 HACD 矿工来说,挖掘 HACD 则没有了利润甚至是亏本的,此时一部分矿工就会停止挖掘新的 HACD ,市场新供应就会减少,从而减轻市场价格的下跌。当 HACD 的市场价下跌严重时,将会完全停止所有新 HACD 的挖掘,把市场新增供应量降低至零。直到某个时候 HACD 的价格上升到预期成本之上,为矿工们带来利润时,新 HACD 的采掘又会慢慢活跃起来。这一过程是完全分散的、市场化的、基于平均成本的调节方式,无需任何人工干预或者“治理”,且是渐进的、平滑的、高效的、及时的、精确的、完全契合市场真实需求的过程,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此过程中以远高于他人的信息或成本优势不当得利。

在排除早期几年的技术进步带来的挖矿效率提升而步入相对稳定期之后,HACD 的采掘难度只升不降的性质,除了可以带来供给弹性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特质:挖掘 HACD 的“边际成本”一直在上升而且不可能降低。因为每一枚 HACD 都是耗费能源采掘出来的,而市场上最新一枚刚刚挖掘出来的 HACD 的能源成本一定高于历史上所有 HACD ,最新挖出的这一枚 HACD 的成本就是整个 HACD 市场的“边际成本”,大部分时候由于是需求决定成本,所以这一枚新 HACD 以当前的边际成本被挖出来,一定是因为此时 HACD 的市场价格也就是“边际需求”大于这个边际成本,此时市场上的全部 HACD 的价格都会往“边际需求”看齐,也就是往最新也是最高的价格看齐,从而每挖出一枚 HACD ,市场价格就会跟着边际成本抬升一些。而当 HACD 的“边际需求”降低到“边际成本”之下的,市场就会马上降低甚至立即停止新 HACD 的供应,从而阻止价格的继续下跌。而由于 HACD 唯一用途就是价值储存,人们买入 HACD 就是为了储存起来,而不会有其它任何“用途”去消耗,并且由于 HACD 的不可分割性,将导致 HACD 的市场流通程度将不够“活跃”,也就是流动性不高。预期到边际成本的只升不降,短期的价格波动并不会导致大家争相抛售手中的 HACD ,因为如果此刻的 HACD 价格就是“永远的最高价”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从此刻起再也不会有任何一枚新 HACD 被挖出来,则当下市场上现存已挖出的全部 HACD 数量就会是“永恒的总量上限”,而此时,我们没有理由卖出一个供应量不可能再多的价值存储型资产!

所以,一个永远不可能挖完,并且只要价格不涨得更高此时的市场既存数量就是事实上的总量的革命性设计,他的稀缺性将远远大于设置一个固定总量且无论需求与价格如何变化都会持续产出的币种。也就是说,从某方面的理论上来看, HACD 在底层机制上带来的稀缺性对比特币来说将是一个革命性的巨大提升!

最后,我们还需注意的一个细节:由于挖掘 HACD 的算力难度是由代码事先确定好的,那么在早期难度较小,或者由于市场热度而突然涌入大量算力的时候,大家有可能在一个确认周期,也就是 25 分钟之内挖出多枚甚至是几十枚 HACD 。那么这个时候,由于一次只能有一枚 HACD 被打包确认,所以在同一周期内挖出 HACD 的这些矿工,将会给出更高的手续费报价(手续费用 Hacash 主网上另一个原生资产 HAC 来支付),出价最高的那个矿工将成功争夺到 HACD 的确认权,而其它同周期挖出的 HACD 由于竞价失败而被丢弃,耗费的算力也浪费了,大家全都又重新开始下一个周期的 HACD 挖掘。也就是说,要最终成功挖出一枚有效的 HACD ,需要经历两个步骤: 1. 耗费越来越大的算力挖掘出来; 2. 如果别人也同时挖出了 HACD ,那么需要支付更高的 HAC 来竞价成功。

HACD 竞价支付的手续费将“溢出”到 HAC 矿工那里,让挖掘 HAC 也有了更大的回报,从而增加全网的综合算力。这种 HAC 和 HACD 不可割裂的相互联系将从整体上提升整个 Hacash 主网的价值。

Let's make Hacash become mainstream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