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货币理论上细看为何比特币仅是储备资产而HAC终将成为大规模支付结算货币

了解比特币历史的人都对 2015 年那场“区块扩容世纪之战”记忆尤新,我们在这里不去回顾那场争论的细节,因为各路人马粉墨登场的目的其实是一致的,只不过达成目标的手段不同:一个是 Layer 2 二层网络(也就是后来的闪电网络)方案,另一个则是直接扩大甚至完全放开主网区块的容量限制,而他们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提升比特币的性能以达成其在真实商业结算和日常支付中的大规模运用 — — 说白了就是希望可以直接用比特币来每天买杯咖啡。

有人说是某些坏分子的阴谋导致了这次影响巨大的分叉事件,是违背了用户意愿的篡取僭越行为。但事实上,在所有用户都能够不受任何强迫而随时可以用脚投票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世界里,影响项目未来走向的“权力”根本不在开发组手中,更不在矿工那里,而是在你、我、他这些数量众多却又从不发声的普通用户这里,而所谓的“权力”实际上根本不存在,所有行为都只不过是在迎合用户而已 — — 最终适应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而被大面积选择的方向及背后团队,看起来好像就是“夺权”成功了。

六年后,BCH 和更为激进的 BSV 的市值加起来还不足 BTC 的 2%,历史似乎已经做出了选择,“大区块派”看来失败了。但他们的对手取得成功了吗?某种意义上是的,因为他们获得了多数用户的认可而市值规模越来越大。但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却也仍然失败了:BTC 变成了事实上的“电子黄金”被各类机构和个人 Hodl 起来而并没有用于每天买咖啡。当年的“Core组”和“扩容派”都没能达成他们让比特币成为“日常货币”最终目标。

大区块路线失败的原因现已逐渐明晰,比起更低的转账手续费,人们更在意的是资产是否足够去中心化从而能保证不被审查或操纵的安全性 — — 对于一个想要比纸币更加“坚硬”的货币来说,确保不会突然被政府关停或者被某个大公司修改回退账本的前提下,再去追求更高的TPS和更低的手续费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们选择有时更高的手续费和相对低下的交易确认速度来保证核心主体的安全可靠,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效率更高但实际上却更加脆弱的主网,在“加密朋克”的去信任化世界观里,这并不难理解。

难理解的是,为什么二层网络方案也失败了?

在闪电网络、跨链BTC和托管式中心化支付方式已然越发成熟稳定的今天,我们看不出还有什么“技术障碍”仍在阻止着大家用比特币做日常支付。反而是越来越多的机构玩家加入了 Hodler 行列,各路大佬发着新闻稿和推特要把比特币抬上“储备货币”的神圣宝座 — — 成为“储备”的言下之意就是,你根本不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存起来就好,而且最好是存在这些机构的手中。例如 GBTC 这种委托管理基金的形式。更严重的是,普通用户们也并不的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甚至已经不在乎主网交易是否又堵塞了,他们真正在意的是紧握在手里的比特币是否马上还会升值。让我去买咖啡?还是算了吧,万一买这杯咖啡的比特币三年后值一辆汽车怎么办?我可不想重蹈当年披萨哥的覆辙。

看到这里有些读者也许会想,加密货币就算成为“储备货币”也很好啊,另一些读者赞同眼下的风潮,认为加密货币的最佳归宿就是作为一种储备资产,而不需要成为每天买咖啡或企业发工资、采购支出等等的结算单位,还有人会觉得比特币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买杯咖啡,而是仅用于大额跨国结算的。

这些想法都错了。

美元之所以是“储备货币”,首先必须是一个无论大小规模都随时随地绝对可用的货币,价值几个亿的光刻机和路边摊的烧烤都能买,然后才能成为世界各国的储备。如果不是美元能在全球买到你想要的各种商品,并且作为一种相对更安全稳定的结算单位,谁还会把它储备起来?也就是说,比特币不可能在成为大规模支付结算的日常货币之前成为“储备货币”,而只能成为一种“储备资产”。所谓的“储备货币”,其首先必须是健全的真实货币,其次才能成为储备,仅仅是一种有价资产是不可能成为储备货币的。而且,任何一种有价资产都不可能和整个经济系统最大的核心基石 — — 货币 — — 的规模相提并论,因为一切资产都必须以货币单位来计价和结算,都从属于货币体量的一部分。如果比特币从此真的开始被“储备”起来,那么它的价值很可能不会超过黄金,更遑论成为全世界财富的代表。

也就是说,如果加密货币最终的方向只是成为一种资产而被储备起来,那它的价值和意义就太小了,根本称不上是革命。毕竟这个世界上具备各种使用价值和战略用途的实物资产实在太多,我们发明无任何实际功用的一串加密代码表示的数字资产,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将其储藏起来,那就太无趣了。房地产、股票、大宗商品等等之所以成为一些巨大规模的有价资产,是因为它们都具备被某些“实际”的用途,某些人不理解加密货币存在价值的原因就在这里:这一串串代码看起来没有什么“实在”的用处,也没有政府或任何公司来担保做背书,那么它们那么高的价格只能是一种解释 — — 投机炒作的泡沫。而事实上,这些无形无状的代码的价值只表现在金融属性而非使用价值上,而金融世界里绝对重要和体量最大的基础就是货币,并且是在整个经济系统内大大小小、随时随地都在支付、结算、流通的大规模日常使用货币,而不是一个被小心藏起来或只有跨国转账时才会用到的“储备”。

从金融意义上来说,任何“主链Token”或加密货币的潜在最终目标都是成为一种普遍可用、规模最大的结算单位 — — 也就是货币。这些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公链Token,其全部功能最后都无法避免地归纳为货币性需求。支撑比特币如今这么大的市值规模的背后原因就是它目前来看还是今后大规模支付结算加密货币的唯一选择,而不是因为它具有某种不可比拟的实际功能或用途。这就是任何功能性加密Token绝对无法超越比特币的根本原因:没有以货币性需求的满足为目标,而是偏重于某些无关紧要或需求微小的“功能”。(在 https://hacash.org/#news 上可找到一篇详细探讨到底什么是货币性、Hacash的货币性解决方案以及解释为什么任何公链都无法超越比特币的原因的文章:《五分钟了解 Hacash:一个以“货币性”为核心目标的加密项目》)

但比特币永远都是唯一的选择吗?

从目前的现状和越来越高的推动其成为储备货币的呼声中可以逐渐看出,比特币已经不太可能成为真正的大规模支付结算货币了。大家过去没有、现在不会、今后也更不可能用比特币买咖啡。十二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这并不是由于技术不成熟、性能不够高或者规模不够大的问题,而是我们从内心深处就不愿意把手中拥有的比特币每天不断的花费出去,我们拥有这些比特币的唯一目的只有一个:等待升值。

阻止比特币成为日常支付结算货币的一个重要原因,既是它成功的源泉,又是它失败理由:2100万总量上限。

四年减半的产出方式让早期几年参与比特币的人占有了相当大的货币份额,在总市值几千亿美元的今天,这些幸运的人拥有了巨大财富。这么说并不是表达这些人的财富是非正义的,而相反,作者认为在一个不包含强迫、掠夺、垄断和欺诈的去中心化系统之中,大家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从而任何财富分配的结果都是合理的。在某些仍然认为比特币是骗局的人的脑海中,无法理解一种能预测未来局势的选择所带来的财富将远远大过于每天辛劳的重复工作。另一方面来说,在一切都未知和不被认可的初创时期,任何对比特币的投入都包含了几乎 100% 的亏损风险 — — 比特币只是在今日才价值 5 万美金一枚,十几年前甚至不值 5 美分。假若不提供对早期参与者的巨大货币份额(也就是潜在的风险补偿回报率),并且通过总量上限保证这些份额永远不被稀释,而是天真的着眼于结果上的公平的话(比如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免费发放50枚比特币),结果将不会存在那么多早期拥有大量货币份额的人具备足够的利益动机来通过各种努力推动比特币的发展和普及,比特币也不会有今天的规模和价值。所以,总量2100万四年产出减半的设计是比特币成功的重要源泉。

虽然总量固定和四年减半的机制极大地推动了人类有史以来首个具有内生价值的数字资产 — — 比特币 — — 作为一种高效的价值储存型资产的成长,但对于最终想要成为日常支付和商业结算的大规模运用货币来说,这就是致命的缺陷。历史上,在选择性充足的情况下,人类从来没有将任何总量绝对固定的物品当做大规模的货币使用,原因很简单:固定的总量将导致人们从心理上倾向于囤积,结果造成拥有的人普遍不愿意将其支付出去,从而最终只能成为一种被小范围认可的收藏品,例如那些古董、作者已逝世的字画和绝版艺术品。并且,从货币经济学理论上来看,固定总量除了导向过度囤积,更为严重的是这不是一个开放性的而是封闭性的系统!这非常重要,将决定一种资产是否真的能大规模流通成为日常货币。

在2140年比特币全部挖出之后,或者更可能在远早于这个时间的产出减少到微乎其微之时,事实上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参与到比特币的生产了,剩下的人只能通过各种劳动从已经拥有比特币的人手中换取。如果比特币成为最终的货币,那么在这样一个没有新货币生产出来的经济系统内,其结果将是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剥削系统!没错,就像增发大量新货币给特殊人的手里将导致剥削一样,在绝不增发的货币系统内,那些拥有比特币的少数人也将剥削剩下的没有或者只有很少比特币的大多数人。这也是那些“囤比特币,让别人无币可囤”的 BTC Hodler 们的美好幻想:今天拥有比特币,就是拥有今后全世界财富的一个不被稀释的份额,明天可以让全世界为我打工。马克思所痛陈的通过资本进行阶级压迫的黑暗残酷世界将再次成为现实。你或许觉得作者在危言耸听胡说八道,无法理解一个去中心化的体系内为何将演变为如此严重的结果。

导致这种剥削出现的原因就是总量上限带来的封闭性货币系统。

试想一个比比特币更加极端的情况:作者发行一个固定上限100万的 NiceCoin ,全部放入我自己控制私钥的账户中,永不增发,供给量锁死了,我也十分愿意全球到处去大方购买各种产品和服务,承诺每天至少花出去100枚 NiceCoin ,从而尽快让全世界的人都能拥有 NiceCoin 。那么全球的所有人会不会把 NiceCoin 当做完美的货币开开心心地接受?如果大家都不愿意认可 NiceCoin ,那是因为什么?我想大家都知道答案:不公平。我什么都没有做,却能坐享全球人的供养。所以,货币的供应量绝对不能锁死,而一定要适度的“可持续生产”,要让后来加入货币分配的局外人和子孙们能通过加入新增货币的生产来对冲消除这种“坐享其成的剥削式生活”,通过某一部分专业的人参与新货币的生产,而其他大部分人从事更擅长的其他各种行业,通过利润率的开放竞争来平衡抹除这种剥削效应。如果做不到尽量公平这一点,由于加密货币并不能像政府一样通过牢房来强迫你接受,这些后来者们就会简单地“另起炉灶”,如果他们被权力阻止,就会干脆“掀桌子重来”。任何固定上限的货币体系都将面临这种致命的“首次分配悖论”,而不可能真的走到被完全大规模使用的那一天。

可以肯定的是,由权力任意向特殊人群增发新货币的行为将导致严重的二次分配不公,但总量绝对固定任何人都不能参与新货币的生产的体系仍然将造成可怕的剥削。长期来看,相对公平且持续稳定的货币体系只有一种:总量无限且开放竞争自由准入新货币的生产。

对于一种资产或收藏品来说,总量上限可以是优点,但这样的东西绝对无法成为经济系统有效运转的基石 — — 货币。所以,2100万总量上限的比特币最终将只能成为一种有价资产被储备起来。

加密货的世界是不受权力强迫的去中心化自由世界,这也是比特币带给我们的革命性产物之一。就像比特币掀了可任意增发并强迫大家接受的法定货币的桌子一样,比特币虽然已经成为一种成功的抵御通胀的有价资产,但当比特币被逐渐发现无法承担大规模日程支付结算货币的实名之后,人们也不会简单地甘愿忍受一切,而是发扬比特币的精神:另起炉灶。换句话说,时代是向前发展的,人类一定会持续寻找或发明一个更好、更适应的货币体系。认为“货币的历史由于比特币的到来已经终结”的观点,就像认为牛顿终结了物理学一样缺乏开放性思维 — — 爱因斯坦总会到来,而漂亮贝壳最终也会被“闪亮的黄色石头”代替。

https://hacash.org/#news 上的一篇文章《五分钟了解 Hacash:一个以“货币性”为核心目标的加密项目》已经详细探讨了有资格成为数字现金所必备的各种条件,例如:无项目方、无预挖和抽税、只能采用PoW挖掘、产出曲线相对公平、确保主网安全的二层网络扩容方式等等一些列特征,在这里不去重复探讨比特币已经做得很好的方面,而是挑出其中的不足之处 — — 持有和花费意愿的平衡 — — 做详细分析。

如果说比特币偏向于让人过度囤积,那么,一种总量无限可以永远持续产出的加密货币是否就能取代比特币的位置成为被大规模使用的日常货币呢?Grin 的失败告诉我们,事情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Grin 是一种以隐私为特色的加密货币,目标之一就是成为大规模使用的支付媒介。为达成避免囤积、鼓励人们进行花费这一点,采用了无上限且每区块固定 60 枚供应量的新增货币产出方式。从 Grin 的现状来看,它基本已经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并不是大家不需要隐私,也并不是人们不愿意花费它,而是相比于黄金这些在几千年时间中得到反复证明和已经拥有巨大市场规模和接受度的资产来说,一个刚刚诞生有着巨大风险的加密项目,其持续通胀的机制让人们没有长期囤积的欲望。少有人愿意拥有,那么支付也就无从谈起了。

“货币性”之所以非常难以达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任何以货币为目标的加密项目都面临一个严重的两难问题:无人愿意囤积项目就无从发展壮大,但过分的囤积效应又导致其不可能被用于支付。

比特币已经是最成功的无可置疑的价值储存性加密资产,要想超越比特币的唯一可能只有成为真实经济里大规模支付结算的日常货币,但是对于任何一个新创项目来看,必须具备巨大的囤积效应也就是利润回报预期,才能冲抵早期巨大的风险,提供足够的利益动机,让人们甘愿冒着损失一切的风险推动项目的发展壮大,而这必备的囤积效应也就让其基本与大规模支付无缘了。后来者们面临一个十分严酷的境地:学习比特币鼓励人么囤积才能发展壮大,不过你一定做得不如比特币好,但是如果不学习比特币,你连生存长大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目前比特币看起来仍然无法被超越的原因。

由于需要保证整体系统的稳定长期运行,其单位时间内的区块数量也就是货币发行数量是算法已经预先固定的,从统计学意义上来说,由于经济系统的分散性、主观性、反身性特点,我们基本不可能计算出哪一个产出比值才是合适的,结果要么偏向了囤积,要么偏向抛售导致没人愿意长期拥有而最终无人问津,这对于以日常大规模支付结算为目标的加密货币来说严重的缺陷。就算我们某一时刻计算出了“最佳通胀率”,但市场从各方面来说完全是动态的,需求持续在不停的变化之中,我们不可能实时追踪到每一时刻市场需求加总后的量。就算在当时可以计算并确定下的最佳比值,也迟早会因为市场需求的变化而变得根本不再适宜。更为严重的是,无论市场的需求如何,总会有固定数量的新货币被抛向市场的方式,当货币是永远通胀的机制时,将没有一个囤积预期作为市场需求的基本保障,结果就是引发了市场信心与价格的双重崩溃死亡螺旋。而考虑到将会导致需求骤然降低的市场因素的出现几乎总是不可避免的,这让任何无限通胀的币种长期来看都缺乏内生的稳定性。

唯一的解决方案是引入供给量的弹性机制,以适应需求的波动从而通过价格和供应的负反馈达到系统的稳定。就像黄金一样,在价格涨得更高的时候,一些质量不佳、开采成本较大的闲置金矿就会恢复生产,也会激励人们进行更多矿脉的探索,从而提升供应量,当价格降低时这些工作由于利润的消失都会停顿下来,最后减少黄金的产出,从而稳定了黄金的市场价格。通过成本制约的供给弹性是所有商品保持的价格保持相对稳定的普遍方式,加密货币当然也不例外。

货币的弹性也是眼下火热的“算法稳定币”们追求的目标。例如 AMPL 通过 Rebase 伸缩机制调节货币的数量,从而达到每单位货币价值的稳定。但这种单位的“稳定”是虚假的,是通过混淆“货币量”和“货币单位”而使的一个障眼法来欺骗大家而已。对于一个真实经济系统的货币来说,重要的根本不是你拥有货币单位的数量有多少,而是你在货币总量中占据的份额,以及进行何种工作导致了这些份额的变动。类似 AMPL 的各种 Rebase 机制虽然改变了一个余额数字,但并没有改变你在整个货币总量里拥有的百分比份额,这其实和比特币的固定总量根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就像我们在比特币价格涨了十倍时,将原本的 0.1 枚比特币重新命名叫做 1 枚,而在跌了一半时,又通过 Rebase 将 2 枚比特币合起来叫做 1 枚,如此不停的改来改去,但你的比特币在2100万里的占有份额并没有变化,只是显示的“枚数”变了。这根本就是在指鹿为马、欺骗傻子而已。

货币的弹性机制,也就是长期动态地适应市场持续变化的需求以平衡囤积预期和抛售预期,好让人们始终既愿意持有又愿意支付,这是一个在单币种体系下无解的问题。

Hacash 采用互相关联的双币制达成“弹性适应”这个目标,最终实现其中一个币种的相对稳定并且推动其在大规模支付结算中的运用,而另一个币种的目标则是价值储存,换句话说就是提供比比特币更强烈的囤积、投机预期保证项目在早期的生存壮大,未来也可以通过更吸引投机的本质特性来吸收价格的波动率,从而实现其中另一个币种的价格相对稳定。并且这两个币都是纯粹 PoW 方式公平产出,而不存在任何“治理代币”这种伪去中心化的东西。

其中一个币种为 HACD (Hacash Diamond,又名区块钻石),是一种总量固定且在经济模型上比 BTC 具备更高的囤积预期的世界上第一个基于 PoW 的 NFT 革命性币种,详细介绍请阅读 https://hacash.org/#news 上的一篇文章《一文读透:为什么HACD是比BTC稀缺性更强更适合财富储存的加密资产?》。

另一个名为 HAC ,是一个总量无限以大规模支付结算的日常货币为目标的币种。

必须要着重强调的是,Hacash 的目标并不是与比特币竞争,宣称自己在任何方面都好于比特币而让大家抛弃它。相反,Hacash 完全认可 BTC 的革命性价值,并通过首创的单向转移技术(从比特币主网销毁后,在Hacash主网上增发相同数量的比特币,达到转移比特币的目的,称之为“比特币黑洞”技术)来兼容比特币,也就是说,Hacash 主网上将纯在三种代币: 原生的 HAC 、HACD 以及转移过来的 BTC 。

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号称“全球金融结算层”的以太坊为什么难以作为真正的数字现金,因为以太坊的在设计之初的初始目标是一个运行各种 DApp 的“世界计算机”,根本就不是为了“钱”而设计,金融结算和 DeFi 只是其后来改换的目标,导致其在货币性上有重大的缺陷,最严重的就是其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没错,对于一个以大规模支付结算为目标的加密项目来说,其并不是功能越多越全面越好,重要的只有货币性,其他一切都是多余的累赘甚至是严重的负面问题。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平台将随时面临被任何新出现而火爆无比的 DApp 堵塞,例如加密猫或者博彩应用,从而严重影响其在货币职能上的稳定实现。也就是说,对于一个货币来说,只有货币性为目标的单纯的货币职能的需求和设计才是重要的,添加其他别的任何冗余的功能都是一种天生的缺陷。而以太坊初始的“世界计算机”目标所具备的各种特化功能对于一个货币来说就是难以避免的严重缺陷。

我们在这里不去具体探讨 Hacash 中两个币种和比特币单向转移的各种技术细节,大家可以访问 https://hacash.org/ 查看简介和阅读白皮书来做更详细的了解和研究,而更为简单的列出其弹性机制的关键部分:

  • HACD 的挖掘在全网算力下降时可以减少甚至完全停止下来;
  • HAC 通过先从每区块 1 枚增加到 8 枚然后减少到 1 枚并最终固定产出每区块 1 枚的曲线,实现相对公平的筹码分布,让很长时间内参与到 HAC 的挖掘都是不算太晚的,也不用担心为先到者抬轿子;
  • HAC 在锁定进通道链时有一个通道利息奖励(系统增发通胀),这部分根据锁定市场按数量复利计算的,大约每年 1% 左右,但锁定到通道中的币的数量是根据市场需求变化的,结果就是这部分的整体通胀率达不到 1% ,具体数值会按供需在 0% ~ 1% 之间弹性变动。
  • BTC 黑洞单向转移技术会在转移 BTC 按既定顺序增发一定数量的 HAC 作为奖励。增发的数量会随着成功转移比特币的数量增多而慢慢减少,当某刻 HAC 的价格降低时,市场将有一部分认为增发的 HAC 价值不足以抵消比特币销毁后单向转移的风险,从而停止比特币的转移,也就减少了这部分增发的 HAC 的数量,直到 HAC 的价格上涨到 BTC 转移有利可图时,增发的 HAC 奖励又会慢慢多起来,从而达到一个按需动态的供给平衡。

总的来说,Hacash 通过通道链的锁定奖励和比特币单向转移实现了 HAC 增发数量的按需动态调节,且这种调节完全是去中心化的市场方式来进行,不需要任何“委员会”的管理。从而让 HAC 的供给数量适应市场的需求,保持价值的相对稳定,平衡了用户的囤积和花费预期,达成其在真实商业中的大规模支付结算运用。而 HACD 这样一个总量有限且挖掘难度只涨不跌的币种,则提供了远大于比特币的价值存储的投机价值及预期回报率,在 Hacash 成长为巨大的规模体量和市场接受度之前的早期给予足够的利益动机以推动整个项目的发展壮大。

也就是说,Hacash 既完全兼容和继承 BTC,又提供远高于 BTC 的价值储存能力的 HACD,还有着具备供给弹性带来 HAC 的价格稳定从而实现远超比特币有价资产的市场体量的大规模支付结算日常货币,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一个不值得大家去参与尝试的加密项目。

Let's make Hacash become mainstream money.

Let's make Hacash become mainstream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