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HAC的价值稳定性设计和通道链技术看大规模支付结算加密货币的未来

「我们走到了货币体系变革的时代关口」— — Hacash白皮书开篇

「 最强大的技术始终要致力于满足最迫切的需求和解决最严重的问题。广义分布式公共账本技术如果无法首先改革世界货币体系以减少对金融弱势群体的掠夺、压迫和剥削,则遑论其他 」— — Hacash 白皮书 — 第六章 — 货币

打开 Hacash 的白皮书,标题很简单:「一种大规模支付实时结算的加密货币系统」 。如果你刚好知晓近十年来“区块链革命”可以颠覆一切的市场风潮,那么这个陈旧乏味的主题根本没有让人继续了解的欲望 — — 又是一个“加密货币”而已,市场上已经有几千个“货币”了,并且它们大多数已经“归零”。

试想一下,如果“区块链技术”才是最重要的方向,“货币”只是一个老土且乏味的话题,那么从比特币诞生到现在已逾 12 年,以太坊出来也都快 8 年了,却为何仍然没有任何“公链”能够超越比特币?最多每秒 7 笔交易,不支持智能合约,跨链、DeFi、NFT什么的更是没有,如此“原始”、“简陋”和“低效”的性能和技术,面对那么多的“革命性”公链前赴后继地涌现,十年时间已经足够我们尝试任何可能的方向,没有一万条链也有五千条链,为什么到现在比特币这个“老旧的垃圾”还没有被淘汰?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什么?

如果我们不再自欺欺人地认为还需要更多个十年去尝试,或者懒惰到随便抛来两个字:共识,那么答案显而易见:区块链是后天生造的伪需求,健全货币才是唯一正确的方向。比特币目前仍未被超越,是因为后来者都去搞更好的区块链了,没有谁严肃地专注于创造出更好更健全的货币。也就是说,比特币的真正方向与后来所有的所谓“公链”根本就不相同。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挑战者,所以当然一直是老大。

Hacash 的目标正是成为可以用于日常大规模支付实时结算的健全货币,目前来看是唯一一个专注于更好的货币,并且具备严格的理论依据(即“货币性”)的项目。但在被“区块链革命一切”的市场浪潮反复冲刷近十年的今天,一个加密货币的目标是 … … 货币?这似乎让人感到困惑和空泛,好像什么都没说。就像市场上大多数项目做的那样,至少可以在货币前面加一个定语,以描述它的定位或特色,比如:

  • 门罗、zCash、Grin — — 隐私币
  • 以太坊、EOS — — 智能合约币 或 DApp平台
  • 波卡、 Cosmos — — 跨链平台
  • BNB、OKB、HT — — 交易所平台币
  • DAI、BASE、AMPL — — 算法稳定币
  • Uniswap、Aave、Curve — — 去中心化交易所或借贷治理币

而 Hacash 的方向看起来就是没有方向:

  • Hacash — — 货币 ???

所有的加密货币都叫货币,每个货币项目都各有侧重和特色,让人一眼就知道它是干什么的。那么 Hacash 的特色或者定位是什么?Hacash 到底是干什么的?看起来十分空泛的目标和过于复杂的特征,也是很多人初次看到 Hacash 时基本无法理解或觉得没啥重大价值的原因。

但,通观全世界所有资产,哪一项的整体价值最大?是货币,因为任何资产都需要以货币来计价,货币是经济系统中最“畅销”的商品。货币能以几乎为零的“折价”换取到任何其它商品,这也就是说在自由市场条件下,货币是整个市场最受大家欢迎、每个人都不会拒绝的产品。选择什么物品作为货币也不是那么简单,在普通日常的经济活动中,我们为什么不把养育生命的空气或水作为货币?为什么不把随处可见的报纸做货币?为什么不用稀少的贵金属元素做货币?为什么不用价值连城的传世古画当做货币?这无数个“为什么”的答案包含了复杂的方方面面,共同归纳为一个包含若干项条款的叫“货币性”整体概念。

我们先来看“货币”的三个职能:1. 价值储存;2. 交换媒介;3. 记账单位;理论上来说,此三者的重要性按先后顺序排列,首先必须能够长期相对稳定的储存价值,然后才能用于交换媒介,前两者都达成之后,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记账单位。

你没想错,Hacash 不瞄准任何一个单独的“特色”,它的目标很大也很纯粹:取代你银行卡里的余额,成为全世界的记账单位。我知道曾经有很多项目宣称自己是“真正的钱”,但都已折戟沉沙甚至干脆就是在诈骗。但这不代表“钱”这一目标本身是毫无意义的,对市场上最受欢迎、规模最大的商品做出某项些微改善,都可能带来整体市场价值的数量级提升。且不说这将触动加密世界里的绝对老大 — — 比特币的位置,以“货币”为目标甚至在挑战美元、欧元或日元等法定货币的地位。眼下看起来,这似乎显得过于狂妄。

如果这个“货币”目标是不可能达成的,那么比特币目前的共识规模和市值就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我们之所以如此看好比特币,不是因为它有任何具体的“用途”,也不是因为比特币链上可以“运行很多应用”,而是比特币将来可能成为全世界通用的钱,在我们的想象中,某一天也许会取代美元的位置,有这样的想象空间其才有眼下一万亿美元的市值。要达成“世界货币”这个目标,不能仅仅靠空喊或者营销,而是首先需要严格的理论分析基础,然后提出切实可行的技术解决方案。

想要更加基础和全面地了解下一个健全的世界结算货币需要具备那些条件(总结起来就是了解“货币性”是什么),且 Hacash 如何相比 Bitcoin 能更好地达成这些条件,请阅读 Hacash.org 上面的三篇文章:《五分钟了解 Hacash:一个以“货币性”为核心目标的加密项目》、《一文读透:为什么HACD是比BTC稀缺性更强更适合财富储存的加密资产?》和《从货币理论上细看为何比特币仅是储备资产而HAC终将成为大规模支付结算货币》。

为了达成这个巨大的“下一个世界货币”的目标,Hacash 的具备以下特点:

  • 没有任何发行发、项目方或背后团队掌握大量筹码,100% 从零开始 PoW 挖矿产出,项目发展完全依赖社区自我推动,没有任何人有可能为了利益蓄意欺骗或收割;
  • 采用斐波拉切数列先增后减最终稳定的货币产出机制,达成货币分发的公平性;
  • 1 ^ 248 无限分割单位,满足未来任意大小的支付数额;
  • 一个定位储值的世界第一个基于 PoW 的 NFT 资产: 区块钻石(HACD);
  • 可无上限扩充交易量的大规模支付 Layer 2 层:通道链结算网络;
  • 年化 1% 的通道锁定利息;
  • 单向转移比特币市场化增发HAC(比特币黑洞);
  • 市场化按需弹性的新货币发行机制;
  • 区块钻石拍卖,销毁竞价手续费;
  • 可选的隐私协议,包含前置延期兑换、混币和零知识证明等;
  • 全类别的基于条款的支付合约和资产变更协议;
  • 股权层级控制账户和多重签名管理账户;
  • 防止 51% 算力攻击的历史见证算法;
  • 交易手续费可由第三方支付;
  • 单笔交易手续费可多次重复报价;
  • 签名剥离和状态快照等压缩区块数据空间技术;

或许你会认为这过于复杂了,似乎完全没有必要搞得那么麻烦。但这并不是在“炫技”或为了复杂而复杂,而是“健全货币”的目标足够宏大而庞杂,并不是那么一两个“特色”就能简单实现。以上所有的特征归根到底都是为了服务于一个总体目标:货币性。(推荐阅读《五分钟了解 Hacash:一个以“货币性”为核心目标的加密项目》这篇文章详细了解什么是货币性)

值得注意的是,Hacash 是 2018 年的发明,那时便预测和定义了眼下极度火热的两个方向:

  • 通道链结算网络 — — Layer 2;
  • HACD 区块钻石 — — 基于 PoW 的 NFT;

限于篇幅,我们在这里不去重复诸如健全货币“为什么不能有发行方或项目方”、“为何数量不能固定上限”等在前几篇文章中多次详细论述的观点,而是侧重两个方面:HAC 的价值稳定性设计和通道链大规模支付实时结算网络。

一、HAC 的价值稳定性设计

比特币白皮书的第一条参考文献就是B-money,在比特币白皮书发表前不久,Hashcash的Adam Back建议中本聪去读一读Dai创造的B-money,Dai是为数不多中本聪亲自联系过的人之一。但是Dai并没有回复中本聪的邮件,后来回想起时表示感到后悔。他在LessWrong上写道:“这可能有一部分是我的错,因为中本聪给我发邮件询问我对他的稿件的看法时,我没有回复他。不然我可能能够成功劝说他不要用固定货币发行量这个想法。”

— — 比特币前身 B-Money 创造者 戴伟(Wei Dai)

一个健全的货币,必须在长期过程中保持价值的相对稳定,任何人都不想看到自己手里的钱今天还能买一头牛,明天只够买一只鸡,后天就值一个鹌鹑蛋了。如果法定货币能达成这种长期的稳定,那么比特币就完全没有出现的必要和今日的市值规模。这也就是说,不论是否真的具备健壮的可实现性,那些锚定法币的“算法稳定币”们长期来看都没有存在的价值。

这种长期的价值稳定性也许是一个物品之所以被选中成为货币最重要的特质。健全货币的理想状态就是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大胆地入手持有1年、5年、10年甚至100年,不用担心我现在刚好买在了市场的高位,而接下来几年其价值可能跌去90%以上,也可以在任何时候放心的花出去,而不用过分担忧“吃了两个价值一亿美金的披萨”。

那么比特币能达成这种长期稳定的目标吗?很遗憾,也不能。比特币无疑是革命性的产物,它值得今天的价值,其虽然可以保值,十年来价值涨了几万倍,但这种 2100 万固定数量上限带来的“过于保值”的特点成为了它十分严重的货币性缺陷。屯比特币党们有一句经典的口号:“屯比特币,让别人无币可屯” — — 这句话的背后意义就是他们那些更早先买入比特币的人将要收割全世界,剩下所有人都要遭受他们的剥削,服务供养于他们。没有哪一个健全的货币体系会指向这么一副远景,感受到不公的人将会很简单的另起炉灶(就像 Hacash 的出现一样),如果受到阻碍,就会掀桌子重来。中国历史上无数次改朝换代,都是掀了“屯土地党”的桌子。

先来者承担了巨大的风险,理应享受更多的回报。但这种好眼光的回报和风险补偿一定不能严重到后来者“无币可囤”的地步。也就是说,货币可以随着时间来升值,但这种升值必须在后来者们觉得可以接受的公平范围内,后来者不会傻到坐以待毙,继续跟“屯币党”们玩这一场明显不公平的游戏。大家都紧握手中的货币份额,无人会愿意正常地花费和支出这种货币,市场将导向严重的囤积效应。而这种囤积效应将会带来更加极端的价格波动,就像现在的比特币一样。货币就像一枚硬币一样,由不可分离的两面 — — 收取和花费 — — 组成,缺乏或者严重偏向于任何单一方面都是严重的残缺不足。这样一种无法用于正常流通和维持价值相对稳定的货币,也就不能称之为货币了,最多可称作少数爱好者的收藏品。更加严格的货币理论分析已在文章《从货币理论上细看为何比特币仅是储备资产而HAC终将成为大规模支付结算货币》给出,这里不再重复。

Hacash 上有三种货币资: 1. HAC; 2. HACD;3. BTC;BTC是从比特币主网上通过 Hacash 原创的“比特币黑洞”技术单向转移过来。HAC 和 HACD 都是通过 PoW 方式挖矿产出,其中不同的是 HACD 可能同一时间挖出多枚,这时就需要支付 HAC 来竞价决定哪一枚会最终生效。关于这三种货币的详细信息,也请阅读 Hacash.org 上面的三篇文章。本文我们主要详细来看 HAC 如何实现相对的价值稳定性。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通过委托任何组织机构来管理(包括某些稳定币所设立的委员会或超级节点)等第三方来维持货币价值稳定的方式都是行不通的,否则央行或者国家货币管理局就是最好的机制,比特币和所谓去中心化也就彻底失去了意义。我们需要完全市场化的调节机制,确保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委托信任风险。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指出,健全的货币至少应该是数量无上限的(先忽略正确的增发率应该是多少的问题,后文将给出解答),能让任何时候参与进来的后来者,都有机会通过付出成本拿到觉得合适的份额。也就是说,必须持续有人可以参与新货币的生产,从而抹平囤积货币和从事生产活动的利润差,避免零和游戏和剥削效应。HAC 的产出的是无限的,有三个来源:

  • 区块奖励(挖矿产出)前66年产出 2200 万 HAC
  • 通道利息(通道存币增发)年增发率 1%
  • BTC转移补贴(比特币黑洞增发)转移210万枚(总量的1/10) BTC 增发约 2200 万 HAC

以上三者,其中区块奖励是按时间由算法预先确定的静态产出,后两者产出是动态不确定的,其增发的数量取决于当前存入通道链中的 HAC 数量和目前已经通过黑洞转移进 Hacash 主网的 BTC 数量。

HAC 设定平均每五分钟挖出一个区块,每天产生 288 个区块,每年产生约 10 万个区块。区块奖励的发放分为三个阶段:

  • 快速上升阶段,历时 6 年,每一年约 10 万个区块调整一次区块奖励数量,按斐波拉切数列递增,第一年每区块奖励 1 枚 HAC,第二年 1 枚,第三年 2 枚,第四年 3 枚,第五年 5 枚, 第 6 年 8 枚。此阶段 6 年总共产出 200 万枚 HAC。
  • 缓慢下降阶段,历时 60 年,每十年约 100 万个区块调整一次区块奖励数量,按斐波拉切数列递减,第一个十年奖励 8 枚,第二个十年奖励 5 枚,第三个十年 3 枚,第四 2 枚,第五 1 枚,第六 1枚。此阶段约 60 年总共产出 2000 万枚 HAC。
  • 恒定产出阶段,直到永远,每区块保持固定在奖励 1 枚 HAC 。

也就是说, 前 66 年总共挖出 2200 万枚 HAC,至此以后恒定每年新增产出 10 万 HAC 的数量,可得第 67 年的年增发率大约为 0.47%,此后逐年递减,100年后约为0.3289%,200 年后约 0.2506%,500 年后约为 0.1462%,并无限趋近于零。

为什么采取区块奖励先快速增加,再缓慢减少,最终恒定的产出机制?这其实是为了达成一个不那么容易实现的两个相互矛盾的目标:

  • 任何时候参于到 HAC 中来都不算太晚,确保后续至少60年都有持续不断的后来者加入,从而最大化 HAC 的市场规模,做大最终的蛋糕体量。
  • 让先参与者获得更高的回报和风险补偿,否则项目根本无法启动和发展。

简单来说,如果 FOMO 效应过于严重,项目虽然可以快速完成启动,但生命周期会极其短暂,最终市场规模也会很小,比如 3 个月达到 500 万美金市值就死亡了。避免过于严重的FOMO 效应让先来者掌握比例过大的筹码,让后来者觉得“抬轿风险”过于严重从而放弃参与。HAC 的目标是 30 年最终发展到至少十万亿美金的市值规模。相比 100 万块的 10%,我想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更愿意挣十万亿美金的 0.01%。区别在于,一个只需要半年,而另一个可能需要五年十年来慢慢长大达成目标。选择更弱的 FOMO 效应是为了最终的整体市场规模更大。

但是又不可能做到绝对的结果公平,如果现在加入和十年后加入的最终收益没有区别,那我为什么要现在进场呢?如此一来,项目就连启动都不可能了,遑论达成最终目标。HAC 的先增后减最终恒定的挖矿产出机制,能够确保后来者能得到的货币份额不会过于微小,从而能够持续做大整体市场的蛋糕。但先入场者并非没有更高的回报,先来者获得的货币份额可能并不会比后来者更多,但是由于早期算力很小,获得货币的成本也会很低,比如同样获得 1000 枚 HAC ,现在的成本在 500 美金,5年后可能成本价格为 50万美金了。

这一部分挖矿产出是预先确定固定不变的。如果市场需求在某时段需要更多的 HAC 数量(表现为市场上的 HAC 货币价格上升)这时既定的区块奖励产出数量已经供不应求。那么后两种动态的货币产出机制,通道利息和比特币转移增发,就会起到按需产出更多 HAC 的作用。

其具体为将更多的 HAC 存入通道内获取年化 1% 的利息,和通过“黑洞”单向转移更多的比特币进 Hacash 主网来获取更多的 HAC 奖励。单向转移比特币的技术一旦转移即无法回退,需要在比特币主网上销毁BTC,所以这种转移是有风险的,这种风险随着已经完成转移的数量而降低,所以同样转移一枚BTC,第 1 枚转移和第 200 枚 BTC 转移所增发的 HAC 是不一样的,奖励数量会随之减少,因为承担的风险更低了。这就会起到按需增发的一种效果:HAC 价格短时间内升高,就会有更多的 BTC 转移进来获取 HAC 奖励,HAC 的流通量随之增多,价格就会趋于平稳。当 HAC 由于某些原因暂时价格降低时,由于第几枚BTC 可以增发的 HAC 数量是预先确定的,这时由于风险判断就会造成 BTC 转移的更少甚至完全停止转移,从而极大的降低 HAC 的新增产出。通道利息的机制类似,也可以按需增发新的 HAC 货币。

这两者市场化按需增发的机制,能让市场需求上升时自动供给更多的 HAC ,这种调节不需要任何人或者机构的管理,大家只不过根据自己的成本控制和风险偏好追逐自身的利益,就能达成整体自动调节 HAC 增发率的效果。

某些时候,当市场因为某些原因对 HAC 货币的需求减弱时(表现为 HAC 市场价格下跌),这时除了自动减少通道利息和BTC转移增发的 HAC 产出之外,还有一个 HACD 竞价费销毁机制,能够减少 HAC 的总量。从前面的文章可以看出,HACD 的挖掘需要两个步骤:1. 投入算力挖掘出来; 2. 如果同时挖掘出多枚,则需要支付 HAC 竞价投标来决定哪一枚 HACD 最终生效;支付的 HAC 竞价费用的 90% 会被销毁,另外 10% 支付给挖掘区块的矿工以激励 HAC 的挖矿从而维护整个账本的安全。

当 HAC 的价格降低时,就会有更多的 HAC 被用于 HACD 的竞价而被销毁,可能在某些时候,某天销毁的 HAC 数量甚至会多于当日挖矿产出!这时的 HAC 流通总量是减少的,达到了通缩的效果,价格下跌趋势由于通缩的出现就会受到抑制,从而将市场价格维持在一个市场自认为“合理”的水平。而这一切,不需要任何中心化的组织机构来管理和操作。

也就是说,Hacash 根本不去回答市场到底需要多少 HAC 货币量的问题,而把这一切交给市场去回答!通过市场的自发调节,达成自动调整流通量的效果,而不存在把任何管理权限委托给任何中心机构。

这种市场化的货币数量调节机制无疑要优于任何机构管理的信用货币,也优于黄金的价格机制。虽然黄金也会在价格更高时挖出更多的黄金,而在价格降低是减少高成本矿脉的生产从而减少新增产出,达到价格的相对负反馈平衡。但黄金一旦被挖出就基本不会被销毁,这会导致其在价格下跌时由于没有销毁预期带来的持有信心,市场价价格会跌到一个被严重低估的水平,容易造成信心和价格的双螺旋踩踏。而 HAC 具有自发销毁机制,在价格更低时预期将有更多的货币被销毁,大家就会更有信心持有而不会立即在市场上抛出止损,这种长期持有的信心带来更加稳定的市场价格,稳定的价格反过来优惠强化持有的信心,这种信心与价格的互相强化,可以维持其市场稳定在一定的合理范围内。并且HAC 的生产完全基于市场的需求程度,而黄金却有偶然发现巨大金矿带来的供需不确定性,另外黄金在地球上的分布是不均匀的,那些屁股地下刚好坐着金矿的国家就等于持续收取全世界的铸币税。而 HAC 的生产基于技术进步和能源效率的竞争,没有谁能坐收渔利,从而让新增产出的分配更加公平。

由于篇幅限制,以上内容比较粗糙,想要了解更多的技术实现细节和更加严格的货币理论分析,其阅读 Hacash 白皮书Hacash.org 上面的三篇文章

总而言之 Hacash 通过其主网上的三个币种 HAC 、HACD 和 BTC 三者的相互关系及一整套完备的市场化竞争机制,达成按需自动调节 HAC 货币流通量的效果,整个过程不依赖任何中心化的机构管理和操纵。市场需求更多 HAC 时就增发更多,当市场不需要那么多时,就销毁减少流通,从而让 HAC 的总流通量始终跟随市场调整至刚好满足需求的数量。

Hacash 的设计目标是在其“恒定阶段”也就是大约66年后,那时转移比特币增发的 HAC 数量将趋于少量和平稳,钻石 HACD 的挖掘难度上升到非常大,已然使竞价变得不再激烈和关键了,则投标销毁的 HAC 数量也变得相对较少,挖矿产出及通道利息两者的总共年增发率保持在 1% 左右,整个 HAC 的市场覆盖率达到了一个相对饱和的比例并持续发展,这时的 HAC 购买力平价将维持在一个较为稳健的高位,价格波动性将变得温和和平缓,系统将长期维持稳定运行。

当然,这并不意味这 HAC 是锚定法币价格的“稳定币”,HAC 的价值也会随着整体市场规模的增长而上升,只是这种价格的变化会更加平滑,不至于极端的暴涨暴跌影响其日常大规模支付结算货币的目标和职能。HAC 的价值稳定性设计并不是要达成绝对精确的“稳定币”,就像上文所说,如果法币的价值跌去 99%,那么这种挂钩法币的“稳定”有何意义?HAC 的目标是通过跟随市场需求的自动负反馈调节机制,在某些时候增发更多的HAC ,另一些时候按需销毁更多的HAC,维持其作为货币的“购买力平价”的稳定,这种分散的、实时的、高效的、不受任何中心操控的去信任、市场化调节机制,更能够坚定人们长期持有的信心,从而避免过于严重的投机性买卖,在信心和价格的相互强化先,使其价值更加趋于稳定。

HAC 的稳定性设计,是为了最终成为一种购买力平价波动相对稳定的货币,坚定人们长期持有的信心,并且不会导致过度囤积而严重影响其支付职能。健全货币必须像人一样拥有两条健康而完整的腿脚:即要让人们愿意长期持有(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持有不动),又要使大家乐意支付花费出去(而不至于成为一种不见天日或纯粹投机的收藏品)。这种持有和花费相互平衡的达成十分困难,但又是一个健全货币所必须具备的特质,偏向任何一边对于货币职能来说都是瘸腿的残疾。这种跟随市场变化的微妙平衡将达成长期来看相对更加稳定的价值储存,从而最终完成其成为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的目标。

二、通道链结算网络

「 跨数量级提升交易吞吐量的办法本质上只有两种:1.数据及服务中心化;2.容许临时局部数据不一致;通道链中的快速通道原理上属于后者,即推迟对账时间和减少对账次数。 」

— — Hacash 白皮书 — 第八章 — 风险与防范

HAC 的数量弹性机制带来的价值相对稳定性为我们描绘了一副美好的远景:一种可真正用于记账单位来长期持有的加密货币。这虽然是非常重要的核心关键,但却并不是全部。

在详述通道链为何物之前,我们先来看看纸币等信用货币的诞生过程。最先出现的纸币:中国宋朝的“交子”,和欧洲银行业历史上发行的各类贵金属兑换券一样,最开始都是可以自由兑换其面值所代表的铜钱、银币或者黄金的,这就是为什么纸币一直被称之为“信用货币”的原因:这张纸代表了一种可在指定机构凭票兑换相应足值金属或其他商品的信用承诺。只不过缺乏足够监管和法律惩罚的银行家们几乎都无法拒绝凭空印刷没有实际金属和商品支撑的虚假票据这种无本万利的无耻勾当,再逐利竞争日趋强烈的环境中,“信用超发”成了无可奈何的必选,保持诚实的人会因为利润太低而被财大气粗的诈骗者挤出场外。信用券发行越来越多导致越来越大的风险堆积起来,最终难以避免引发挤兑现象,让银行业始终是一个无法避免“周期性危机”的脆弱行业。这一切都始于一个本质根源:信用的超发其实是在偷我们的钱,当我们想要拿回原本就属于自己该有那份时,才发现被骗了。

你存在银行里的活期存款,本质上来讲并不属于风险投资,也不是借贷合同,而是一种物品存管业务。也就是说,对于活期存款,这笔钱的所有权仍然属于你,你保留了在任何时候支取这笔钱的权力。而银行却挪用了这些钱,并且宣称它也可以随意使用这笔钱,用于借贷和投资。可笑的是,如果双方都同时宣称拥有同一笔钱,其中一定有一方撒谎了,那么撒谎的是谁?有人说存进银行账户的行为其实就同意了银行按需处置这笔钱的权力,这是在诡辩,因为只要我保留了任何时候取回存款的权力(不是定期存款)那么这笔钱的所有权事实上就仍然属于我,这种所有权不因它的物理位置而发生变化。

银行挪用活期存款的惯例形成的“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其本质上是一种欺诈和偷窃,是引发小到挤兑和大到金融崩溃这种周期性危机的根源。这种犯罪给普通人特别是金融群体弱势带来了严重的财产损失、失业和财富分配不公,我们要在加密货币体系内避免这种损害性危机,则只需要确保一条非常简单的基础原则:没有人有能力偷盗挪用我们的钱。

要实现这一点,首要关键则是必须尽量避免任何形式的货币存管委托,通俗来讲,就是要做到所谓的去中心化。

历史上,纸币是黄金的存管委托,而现在,银行账户上的余额是纸币的存管委托。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风险,我们为什么还要将自己的钱存在第三方那里?这其实是为了达成两点:

  • 集中化安保管理以减少偷窃和抢劫(安全);
  • 更加便捷和低成本地支付(流通效率);

而集中委托存管在获得了更加安全和便捷支付两点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中心化的信任风险。这种风险始终存在,并持续伴随现代金融体系成为其严重的不稳定因素。

加密货币实际上是一种信息形态,其全部控制权都仅在一串电子密码上,甚至我们可以将其记忆在脑海中从而避免任何实物形态的泄露,相比于实体的黄金或纸币,基本上达成了一种终极的安全性:可以做到任何人都不知道我拥有多少钱,这对私有产权是一种极致的保护。在加密货币体系内,技术意义上,我们基本已经做到了绝对的安全。

那么,流通效率呢?众所周知,严格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系统由于需要实时广播所有交易和达成账本共识,其单位时间内能处理的交易量还不如中心化系统零头,其性能也就是其流通效率十分低下。理论上认为,去中心化安全、数据一致性和TPS性能组成了一个“不可能三角”,即这三个目标不可能同时都做到最好,只能在两个方向做到最好且必须牺牲另一个剩下的目标。例如比特币就在去中心化安全和数据一致性两个目标上达成得很好,代价则是牺牲了TPS性能 — — 每秒只能处理大约 7 笔交易。

如果采用通常的区块链方案则意味着性能低下,每秒 7 笔的交易处理能力显然无法被用作全世界的结算货币,这是一个海量的交易需求。根据“不可能三角定理”,如果我们必须要达成高 TPS 性能的目标,则只能在 去中心化安全 和 数据一致性 两个方向上任选其一。(如果有项目告诉你他们打破了“不可能三角”而做到了完美,在惊喜之前可以先想想天上如何会掉下免费的馅饼 ^_^)

若把你的加密货币存入某一个委托机构或者交易所,看起来就能方便且能快速进行转账支付,实时到账保证了数据的一致性,且能处理的交易量看不到明显的上限。但这实际上是牺牲去中心化安全性为代价,你的钱本质上已经掌握在了委托机构的手里。上文说道,我们绝对不能委托存管我们的钱在任何第三方,从而在全新的加密货币框架内引发传统货币体系的部分准备金制度,重蹈信用货币周期性崩溃反复带来经济危机的历史覆辙。那么我们只剩下唯一一个选择:容许临时的数据不一致性。

Hacash 的通道链结算网络实际上就是这样一种技术,其全网TPS性能理论上是无上限的,而且做到了绝对的去中心化。在通道链网络内,其通过有序实时多签名技术确保资金的实时到账,这对于现场小额支付非常必要,我们不可能在路边小店买片口香糖给钱却还要站着等待十分钟。实际上,其数据不一致性是相对与主链账户来说,只是在最终结算和仲裁环节,而在通道双发的支付环节并没有数据不一致性的问题:资金是实时到账且中间节点无法截留。而其惩罚机制(类似于现实中的警察和法律体系)可以确保这些在二层网络(Layer 2)进行的实时小额支付可以顺利进行且不可撤回和欺诈。这个交易处理量无上限的通道链网络将形成与现代信用卡一样的支付体系,而不同的是,这次再也没有人可以偷窃你的钱了。(篇幅所限,更多的技术细节请阅读 Hacash 白皮书

也就是说, Hacash 在货币层面达成了内外围皆全面覆盖的两个目标:

  • 一个价值长期相对稳定的货币核心;
  • 一套可无上限扩展交易量的大规模支付实时结算网络;

Hacash 认为,比特币虽然是革命性的,但却并不完美,特别是其在“货币性”这一方面有着非常大的不足。Hacash的使命并不是为了从技术上颠覆、取代比特币,而是借鉴比特币的“区块链”和“算力发行货币”等技术,运用“奥地利学派商品货币理论”作为指导思想,着重扩充、改善、完备系统的“货币性”指标,纳入BTC共同形成一套完备的通货体系,并结合通道链结算网络,推动加密货币在真实个人及商业支付上的大规模流通与实时结算。

人类文明始终在技术积累和进步下朝前发展,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货币是不能优化和改进的。未来,在稳定的金融环境、持续的经济发展和公平的财富分配氛围中愉快的工作和生活的人们,也许会在某个晴朗的下午想起 Hacash 的早期参与者们为这个世界所做的贡献。

Let's make Hacash become mainstream money.

Let's make Hacash become mainstream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