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ed by Yen-Chung Chen

From 劉仲敬┃二十世紀遠東的博弈 by 左右觀察

什麼叫做講原則?講原則是需要有資本的,窮光蛋如果講原則你馬上要餓死。有錢人之所以可以當紳士,是因為老子跟你翻了臉,老子下鄉種田還有二百英畝地呢。你如果能夠骨氣很好,表現的很有原則,動不動就能拂袖而去,那麼十之八九你鄉下還有二百英畝地,可以像華盛頓將軍一樣,只要吵起架來,他的口頭禪就是:老子不乾了,老子下鄉種地去。他能夠喊出這句話,當然是因為他不是貧下中農,他在家鄉有巨大的地產還有整批的黑奴,回去以後照樣過好日子,所以他才可以理直氣壯的堅持原則,老子回家,不乾了。中國古代士大夫當中,能夠堅持原則的是哪些人呢?其實也就是有產有業的地主。在北京城裡面鬥不過太監就說,老子拂袖而去,退隱田園,不問國事了。這個堅持原則的前提是什麼?他老人家有一個田園可以退隱,他回到蘇州去修他的莊園去了。如果是貧下中農的話,他哪兒也去不了。順便說一句,太監一般是貧下中農,如果不是沒飯吃的話,你很難下這個決心去把自己小雞雞割掉的,哪怕是榮華富貴,也不見得能夠抵得上這個犧牲。所以太監和士大夫的鬥爭,其實儒家說是沒有原則的小人和有原則的君子的鬥爭,其實這裡面有無產階級和有產階級鬥爭的影子在裡面。儘管有產階級不是個個都有原則,其中的流氓不在少數,但是有原則的人,必須是有產階級。這是一個充分條件和必要條件的關係。有產不是有原則的充分條件,但卻是必要條件。有產者不一定有原則,但是有原則的人必須是有產者。而且無產者無論古今中外,任何時候都是沒有原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