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三民主義,就不能不提孫文的民族、民權、民生,以及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前者是囊括一個國家方方面面的總指導,而後者僅僅是指一個政府的屬性。兩者的主張都是基於公權力的立場,而沒有基於民本身的立場。

雖然兩者都主張公權力出自於民,但民卻擁有公權力之外的無限可能,民本身的立場要比公權力大得多。相比之下,林肯的主張劃定了範圍,為民本身保留了其他空間。而孫文則是欲將民的一切都納入到公權力的掌控之下。孫文的主張排斥西方政治中對公權力的嚴格限制,崇尚萬能政府。孫認為政府就像一部機器,只要管理得當,力量越大,效能就越大。殊不知政府是一部只會消耗的機器,而沒有任何產出。力量越大,對社會財富的消耗就越大。政府的作用在於管理公共資源,以應對社會非常之需。而人們日常生產生活的絕大多數事務都是用不上政府的。所以孫的問題在於對社會組織的認知十分狹隘。雖然人的生存和活動離不開組織。但孫卻試圖將人類社會中的各種形式的活動和組織,都統一到一個公權力體系之內。這就脫離人類常態了。

隨著時代的發展,傳統公權力的功能將會逐漸被削弱甚至取代。21世紀將是民全面崛起的世紀,因此需要有一種完全基於民本身立場的理念主張。本文姑且在這里提出三點,即聰民強民富民

聰民:思想是人之根本。民的崛起離不開思想的崛起,思想的崛起離不開思想的自由。而思想的載體是言論,其傳達的途徑是教育。所以要實現思想自由,就必須保障言論的自由和教育的獨立。社會的信息流通不能被某一平臺所專斷,教育的形式和內容不能被某一機構所主導。民有權自主選擇收發什麼樣的信息,有權自主選擇什麼形式什麼內容的教育。

強民:個人的力量十分有限,因此才需要彼此組織,以形成無窮的合力。政府是一個社會能產生的最大最有力量的組織,但同時也是運行最僵化、最容易造成問題的組織。因此不到必須的時候,最好不要通過政府來解決問題。對於社會中大大小小的事情,民自己應該在技術研發的基礎上通過共同協商建立規則來處理。沖突小、技術性強的問題,由民自組織來解決;沖突大、技術性弱的問題,由民選機構來解決,而民則作其監督者。

富民:真實的財富只能來自生產和創造。不事生產和創造的活動,須儘可能少干預從事生產和創造的活動,少取用其成果。民應該儘量少參與前者,多參與後者。由於真實財富的分配是通過「代表財富」來進行的。因此民應該直接或間接地掌握「代表財富」相關規則的制定權。

本文所提出的這個21世紀的三民主義,其核心就在於發展民的自治能力,民只有通過充分的自治才能為自身帶來長久的福祉。

子浴先生

An Enlightener of Huaxia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