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

這次的南方沒有久等的焦躁,甚至不用再等。空的,於是有些事情變得更清楚,待在同一家咖啡店,寫。

事情似乎要開始了,茜芳在每一個用品上都貼上紙條,叮嚀著,桌上放著幾本清大建築生寫的書,還有一本中國DVD。這豪華的招待超過我的預期,我一直提醒自己保持清潔與記得寫感謝狀。這個國中同學變成我的學生,世事難料,而她一聲同學老師喊得直爽。真的,說什麼都比不說好。

儘管來了許多趟,總以為還在決定中。學校給了我單身宿舍,一個二樓有小陽台的老舊房間,我用了一整個浴缸的黑水換地板的乾淨。研究室還沒弄好,圖書館的書與我的課程不和,於是我搬來了幾箱書。案子要進行了,我又是所上的課程委員,加上一周有四堂課,南方一點都不偏安。唯一有偏安感的,還是今天凌晨的樂生緊急動員,著急卻無能為力。早上得知朋友被警察抬走了,而楊祖珺在攔著警察不要讓學生被登記身份證。

山仔后國際工作營隊中我們佔屋行動與噴漆的成果也被台銀的人收拾了。台銀順便清了許多空屋的草坪,看來是一個公產私有化的大買賣要進行了。

而我在南方。(09/12/2007–20:52)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eterotopias.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Huang Sun Qua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