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博與世博的另一面:偉大文明的野蠻展示

Huang Sun Quan
Feb 6, 2017 · 7 min read

這張照片讓我想到兩件事,第一與花博有關,因為台北市正在進行花博,很多的地方會看得到垂直式花牆,變電箱也都塗上很多新的假綠樹;第二個與台北的環保政策有關,照片攝於師大夜市,畫面上剛好符合上海世博台北館的主題的「垃圾不落地」,意思是我們應該把垃圾放在(變電箱)上面就好,不要弄得地上都是。

世界博覽會從一開始就是帝國的象徵,是帝國全球資本主義濫觴之證明與其軌跡的紀錄。到了現在也是,不管是二戰及冷戰時期高唱的和平主題,還是21世紀強調的環保教育展示。第一屆世界博覽會(或稱萬國博覽會)在1851年舉行,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的丈夫--阿爾伯特親王,為了要展示英國國力所辦的。1847年,英國「強迫」開通了上海港埠,1851年就辦了世界博覽會,要向全世界人展現英國工業成就的奇觀,英國人稱為「偉大的展覽 」(Great Exhibition),1849年時就召開博覽會籌備會,由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主導,會議中決定了以原料、機械、工業製品和雕塑為主題。

僅僅以非洲為例,1795年起英國已經「入侵」南非兩次,其佔領權利於1814年獲得維也納會議承認,也就是在第一屆世博會的兩年後。1853年英國已經佔領了南非大部分的土地,英國人自定了土地法,將南非百分之九十的土地留給白人,百分之十給黑人,而黑人開始由非洲輸出到歐洲,成為歐洲大部分人家庭裡頭的的家僕跟工人。奴隸跟世界文明的展示是同時開始的,隨著西方文明的進程,有奴隸役之所在就是西方文明之所在。

第一階段的帝國主義英國跟法國是主角。1830年左右開始,西非跟北非大不部份都成為了英國的殖民地。非洲大陸有多達二十幾個國家曾受英國統治,19個國家曾加入大英國協。換言之,世博會是帝國掠奪成就的展示場,其所顯現的恰好是城市文明的野蠻。法國也不遑多讓,西非、北非(從1830年到1905年逐漸完成統治)、赤道非洲等有許多國家陸續成為法國的殖民地。這兩個國家包辦了前四屆世博會,第一屆英國、第二屆法國、第三屆英國、第四屆法國,好像接力賽般彼此較勁展示各自在非洲掠奪的成果。

第一次世界博覽會同時也是第一次建築技術展,那時的鋼鐵結構已經可以彎曲開展,玻璃可以大量形塑,商品化展示的模型被確立。當時興起的「玻璃帷幕」與鋼鐵結構的廠房設計師多半是工廠老闆而非建築師,為了防火與採光;第一屆英國水晶宮則是由園藝師所設計的。1855年第二屆世博在法國巴黎舉辦,全世界第一個購物中心(shopping mall)原型--拱廊街出現,鋼鐵與玻璃的應用技術開創了商品展示的新形式,博覽會既是「工業」展示,亦是「帝國」展示。博覽會是19世紀大眾與現代商品世界最初相遇的場所一如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所評論的「商品拜物教神廟」,後續由百貨公司展售櫥窗擴張。直到1930年,萬國博覽會已成為巨大廣告展示場、大企業形象戰略的一環。班雅明在《巴黎,十九世紀的首都》一書中寫道:「萬國博覽會將商品的交換價值神聖化。在它們創造的結構中,商品的使用價值倒退至幕後。博覽會打造了不斷擴大的幻像,讓人們在此只圖享樂。娛樂工業將人提升到商品的層次,享樂成為輕快的事情。人們享受著對自己的異化與對他人的異化,並陷溺在自己的娛樂工業之中。」

1862年英國舉辦了第三屆,1889年法國辦了第四屆,艾菲爾鐵塔誕生。這鐵塔用了7000噸鋼鐵,12000個金屬零件,250萬個鉚釘,當時人類開始夢想有一天會搭熱氣球旅行,而艾菲爾鐵塔就是熱氣球飛行的停靠站,因為夢想沒有被實現,所以也沒有真正的開張。也因為它從來沒有開張過,所以可以變成法國巴黎的象徵。這就是羅蘭巴特口中「無用之用」,一個缺乏符旨的符徵可以是所有的符旨。

第一波帝國主義消退之後,讓位給第二波帝國主義:美國與日本。如包含了註冊類與認可類的世博,英國共舉辦了三次,法國七次,美國十一次,日本四次,此比例與國家之軍事與經濟影響世界的程度相當,不是帝國主義的國家當然不可能舉辦。薩伊德以《東方主義》和《文化帝國主義》對這兩波帝國主義進行了無可跨越之犀利分析,電影如《阿凡達》(Avatar)與《危機倒數》(The Hurt Locker)裡猶清晰可見。前者又一次證明了薩伊德分析康拉德著名小說《黑暗之心》那種白人殖民主義的道德與文明啟發者角色並未消散,而且這次進步到地球之外了,侵略者總變成拯救者,有良心反省力的也總是白人(無論對不同族群還是外星物種),「非洲人進不了歷史」猶如阿凡達無法拯救自己一般。後者則猶如荒謬的軍國主義高唱的和平之歌,那些好男兒冒著生命危險拆除「恐怖主義」的炸彈,讓我們忘了質問這些好男兒為了什麼參加戰爭?又在戰爭中做了什麼?他們為何要為了自己國家侵略他國時冒著生命的危險作「保全」的工作?好萊塢工業從自己頒發的金像獎的倒影中,看到了自身的美妙卻忘了帶給別人的傷害,這不正是世博會在其開始的歷史中所展示的那樣?

帝國軸線終於反轉,距離1851年第一屆開辦的150年後,上海舉辦了世博,同樣是非洲,中國進入的狀況跟英國法國大不同,軍事是個過時武力,文化與經濟才是真槍炮。中國是用交易的方式,例如自2002年來,阿爾及利亞所有可以見到的大型工地,全都高揚著中國營建公司的漢字。《北非諜影》(Casablanca)裡面民族主義與愛情故事主角業已改變,成為中國與非洲戀愛的故事。2002到2003年,中國跟非洲兩國的經濟交易有73%的成長率,阿爾及利亞50%以上的消費品是源自中國,交換珍貴黑色大陸的資源:石油、天然氣、金屬、鈾礦、木材、漁業。這是帝國資本主義高峰的替換嗎?如果我們把世博當成帝國主義的認證的話,2008年的奧運是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成果展示,那麼2010年的世博則是中國帝國的崛起之象徵。

19–20世紀的歐美將萬國博覽會當做最重要的國家慶典的全盛期,亞洲地區則是日本首開先例。博覽會融合了帝國主義(帝國展示)、消費社會(商品展示)與大眾娛樂(見世物)三要素。日本曾經辦過四次世博會,宅男們記得的都是有愛知機器人的那次,但對我來說,日本辦最好的世界博覽會不在愛知,而是浦澤直樹的《二十世紀少年》這部漫畫。漫畫的背景是1970年,是日本第一次辦大阪國際博覽會,也是標誌戰後日本經濟與自信的崛起,在少年們幻想中的世界有要毀滅地球的邪惡組織、要把東京都破壞殆盡的巨大機器人,世界邁向滅亡,少年們把閒聊產生的故事寫了下來,開玩笑般地稱作「預言之書」。故事到了1997年,現實中香港回歸中國,漫畫裡的少年成長後發現小時候的幻想全部成真,有巨型的機器人出來破壞世界、毀滅日本與世界,朋友變仇人,經歷了很長時間的戰鬥之後,直到2017年,朋友黨瓦解,賢知一派拯救世界。

世博會中的國家館建築就是巨大機器人,由無數的勞力、血汗工廠、環境成本、貧富差距、不均衡地理發展所驅動。發達資本國家與帝國主義者希望有個強大的機器人可以代表自己,而發展中國家與被殖民者總是無法忽視機器人的暴力與威脅。現實裡的預言之書正在全世界範圍裡展開,新自由主義將所人事都商品化,全球貧富差距比已經回到二戰前,現實裡的賢知一派仍不見蹤跡。

(原於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於2010五月五號於臺北當代藝術中心舉辦的「花博論壇─台北大串燒」論壇中講稿,於2014年三月修改成文,發表在破週報上,隨即收錄於《除非我們尋找美麗》一書中)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eterotopias.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