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和自媒體在新冠肺炎窗口期的報道方向和舉例(更新中)

Poli Writing
Feb 2 · 6 min read

1)疫情現狀與預測

官媒、市場化媒體和專業性自媒體,都在積極更新疫情數據。例如,健康類自媒體「丁香醫生」與黨媒人民日報合作發布 新型肺炎疫情實時動態,財新每日更新發布疫情分析簡報、肺炎日記(疫情防治形勢),發布疫情病例定點醫院的分布地圖。關於病原,專業性自媒體,如「知識分子」和「蕨經」,通過專家專訪數據分析,分析科普新型冠狀病毒最大可能是通過某種作為中間宿主的哺乳動物傳給人,但其傳染力小於麻疹等空氣型傳播型疾病,死亡率低於SARS。自媒體「賽先生」的分析則破除了公眾對於武漢科學家從實驗室泄露病毒的猜測。

調查顯示疫情的規模並不樂觀。財新引述報告,估算武漢市預計有4000例病例,並通過對病毒學學家管軼的專訪,透露當前疫情規模大過SARS,且關鍵動物源證據缺失,封城效果不佳。自媒體「精準醫學前沿」,引述香港大學教授的研究,稱截至1月25日, 武漢已有近7.6萬人被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遠遠高於官方確診數字。

通過一線醫師的口述和調查,三聯周刊也透露當前武漢當地醫院救治能力已飽和,病毒傳播可能延續到5月,節後返程高峰將承受巨大的防疫壓力。中國新聞周刊人物財經的調查顯示,更令人揪心的是,病床難求,確診所用的核算試紙和試劑盒缺乏,很多病例並未劃入確診範圍,實際感染數字更為龐大。

2)信息披露及瞞報

新京報財新評論率先批評武漢政府低估疫情、防疫和公開遲緩;財新1月22日的報道透露1月10日即有人傳人證據,但官方瞞報;三聯生活周刊1月22日的報道披露,12月中下旬就有感染病例,遠早於官方在1月20日對於「人傳人」現象的確認。

官方媒體央視的《新聞面對面》27日專訪武漢市長,無意中披露出武漢市需受到中央授權才能披露疫情;隨著《新英格蘭雜誌》上醫學論文的發表,以及浙大學者在微博上的憤怒「指控」,關於體制中責任誰屬的問題呼之欲出。在武漢市長、疾控專家對責任屬誰各執一詞後,財新專訪法學和政策專家,稱武漢政府責任重大,今後應將屬地政府的綜合協調至於衛生主管部門的應對之上。

另一方面,「造謠」者(即披露疫情的第一批人)重新回到公眾視野。儘管最高人民法院刊文,稱認定八人「造謠」是「機械地理解適用法律」,應對這樣的「虛假信息”保持寬容態度,屬於黨媒性質的中國青年報仍然刊發了武漢某醫院主任的口述,披露從1月6日起就開始接收疑似病例;北京青年報「深一度」欄目更采訪首先在微信群披露疫情、後被官方認定為「造謠”的醫師。自媒體曬出楚天都市報1月19日、20日頭版(含有舉行百步亭團年飯、發放旅遊券的標題),分享湖北省政府舉辦團拜會的信息,諷刺官方應對不力;也有自媒體為被武漢官方處理的八位「造謠者”鳴不平:如思想地圖《武漢8人「傳謠」最新細節曝光:「做錯了,就要認錯,可是認錯真的好難啊!」》,但很快遭到刪除。

3)官方防治措施的效果,包括封城的影響、海內外地域/種族歧視

封城生效前後,普通用戶在微博、微信、豆瓣等社交媒體上批評政府暫停市內公共交通將阻礙日常生活、工作和就醫。如,律師斯偉江的系列封城記,凡小西《哭了!武漢封城7天,我的真實經歷》,故事FM《五個武漢人的封城日記》

新京報「剝洋蔥」、財經、第一財經搜狐極晝工作室真實故事計劃等報道武漢封城第一天的混亂。澎湃探訪武漢封城首日情況,指火車站現退票長隊,部分出租車停運,菜價上漲。財新、冰點、三聯生活週刊等,在封城翌日發佈深度採訪,講述武漢人無法離開的窘迫、失語的年三十和年初一。

封城之舉也帶來「武漢人歧視」問題,武漢人成為「流動的病毒」,城外的人在網上指責武漢人不應該「跑來跑去」。紅星新聞、調查披露湖北人在省外被歧視的窘境:賓館、酒店拒絕招待,個人信息遭泄露,封城阻礙返鄉。澎湃「思想市場」欄目發表評論《封堵武漢人:從防疫話語到地方主義》,批評與網絡上「武漢加油」的共情同時發生的,是各地對「武漢人」的排斥與區隔。

黨媒頂端的人民日報24日頭版刊發習近平在春節團拜會上的講話,並未提及疫情。事實上,從20日到25日,除了習近平的批示之外,疫情都未能上頭條。環球時報連續發表社評,稱贊「封城」是「壯士斷腕之舉」,並展示「封城”後五天內武漢人面對疫情的「樂觀與團結」,在意料之中。黨媒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都呼籲公眾勿區別對待武漢人和湖北人,環球時報更「斥責」丹麥媒體拿疫情「渲染」種族歧視。

4)救治現狀

GQ、人物雜誌披露醫師超負荷運轉,物資緊缺,感染風險大,封城後通勤難的困境;鳳凰網「在人間」和新京報通過病患親屬的口述,透露病人就診難、死亡人數多、求助無門,感染和被感染風險高。北京青年報「深一度」對話康復患者,分享患病反應,透露病患確診難。

自媒體也在分享病患不幸感染甚至死亡的經歷,透露普通人就診難。如,大米和小米《家人疑似新冠肺炎被隔離,湖北17歲腦癱兒獨自在家6天後死亡》(原文已被禁止分享)。

微博、微信甚至Twitter上出現大量視頻,顯示醫師因情緒崩潰而痛哭,醫院人滿為患,醫生超負荷運轉,恐慌和憤怒的情緒蔓延開來。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長安街等官方媒體賬號一邊以圖文展示一線醫生的敬業與辛苦,同時也頻傳捷報,持續更新病患康復信息、發布最新醫藥研制成果和專家訪談,意圖平緩大眾輿論。1月31日晚,新華視點微博表示,上海藥物所、武漢病毒所聯合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消息隨後成為網絡質疑和諷刺熱點。

5)救援情況,包括紅十字會的爭議

南方周末的調查揭示國內普遍缺乏應急物資儲備和日常管理,物資數量和處理的透明度低,供給趕不上需求;GQ雜誌以醫生口述透露物資仍緊缺,封城影響捐助物資運送,甚至有商家趁機哄擡物價;南都周刊報道民間熱心人士主動招募、協調物資捐助,面臨質疑,仍超負荷運轉,協助醫院。

大量的捐助去了哪裏,為什麽物資還是缺乏?據騰訊科技報道,因騙購、搶購,醫療物資購入難,大量捐助由官方機構統一調配,民間力量難以介入協調,導致分撥遲緩;而且,GQ雜誌通過采訪湖北孝感醫生,發現封城阻礙了物資調配。人物雜誌的調查顯示,口罩生產商盈利少、產出意願低,醫療機構物資儲備不足,調配效率低。

在微博上,眾多網友揭露紅十字會囤積物資、捐款處理不當。各大校友會、海外、快遞通道以及韓紅基金會的高效,和紅會形成鮮明對比。

自媒體文章《湖北紅會:能力弱雞 大權獨攬》揭露湖北省紅十字會人手和倉儲缺乏,能力低下,導致捐款和物資配遲緩。在南方周末第一財經的報道中,紅十字會表示,他們只負責收物資,分配則由衛健委和防控指揮部來決定,且駁斥了網友的質疑。經由北青報「深一度」欄目,其誌願者透露,紅十字會缺乏「點對點直接快速對接的工作流程」。搜狐財經則爆出紅會公布的工資福利過高,引人懷疑。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