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X 2018 人工智慧

I-Chun Chao
May 19, 2018 · 6 min read

今年有幸能再次參與MIX 創新設計年會,大會去年帶給我驚豔的體驗和啟發,讓我早在半年前就期待著。

第二天上午的大會主題是AI,議題有:
● 服務設計與人工智慧
台科大工商設計系教授唐玄輝

● AI時代的產品設計
創新工場 AI 工程院副總裁吳卓浩

● 從人機互動到人智互動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陳宜秀

● 用戶體驗於人工智慧時代的挑戰
Microsoft SwiftKey 首席工程師許伯圳


AI是當今火紅的話題,先前參加過一些研討會、論壇活動、求職面試等等想更了解這個領域,但對於非技術背景的我而言AI頭上還有很重的面紗。唐老師從現今產業狀態與國際/對岸公司的新零售案例來談論這個議題;吳卓浩副總裁從AI的歷史流變、技術的限制與特點、各類型組織的能量與態度、以及未來設計的方向與因應之道;陳宜秀老師從溝通心理學的角度來切入科技或人機互動引申的問題,以及不同個體間該如何互信;許伯圳首席工程師舉例分享智能輸入設計上諸多的考量,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麼平易近人的AI討論。

其中最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陳宜秀老師的分享和四位講者在Panel的討論。陳老師說使用者不需要理解自動化系統,我們每天用最簡單的心理模型操作複雜的系統,諸如自來水、電力、通訊等等,我們相信這些系統得以信賴,並習以為常,但當出事時人類該如何介入複雜的系統?何時介入?去年815全台無預警跳電,人為疏失和系統的一些自動保護設定,在短短幾分鐘內全台損失了23%的發電量,其他層面造成的損失無可計數。只讓系統做主ok嗎?

另一個案例是Tesla自駕車的車禍,車毀人亡,Tesla發表聲明是該駕駛疏忽,車廠沒有責任,即使該自駕車並非到全自動駕駛之等級,只到第二級卻出現這樣嚴重的問題,該討論的是我們跟科技/機器信任關係。信任在心理學向度與內涵是competence, continuity, motivation,那我們該如何解構?那身為設計人可以如何考量到error rate背後的成本(ex.一條性命),設計出更適切的方案,事前(提高/降低)給使用者的預期或事後的補償措施。

這件事讓我想起之前在上data mining/ forecasting課程時,Galit老師不斷地反問我們選擇表現最佳的model就是好的嗎?這個model一旦出現error,背後的成本是什麼?若成功,執行這件事的成本又是什麼?我們必須不斷地辯證和修正business goal & data mining goal,並把後續的配套方案納入考量,很多很直覺的想法,或好像跑跑model就可以大功告成了,一直到那時候才意識到,任何事情都是有成本的,這樣的成本牽涉到不僅僅是利益而已,還可能會有更多的道德與社會問題。

陳老師用三國志人馬合作攻打敵人做隱喻,人和馬仕兩個共生協作的智慧體,但智慧是否一定得人工? 人和AI的互動是不是要完全依賴AI?信任是一個決定,我們可以如何減少互動的不確定性?從社會規範、道德、法律、情境腳本等等讓科技不斷地被挑戰、適應和接納,由人機互動、人自互動到人智互動。

若AI都把事情做完了,那回到最根本,我們身為人的目的和價值又是什麼?

最後引用《論語 ● 述而篇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試問,人該如何游於藝?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陳老師在演講一開始,以及在Panel討論時坦承地回應很多次:「我不知道答案。」腦袋就開始解構,字面的意思是我不知道答案,而意象意思會不會是其實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討論中有許多問題,也許大多的聽眾都期待著聽到答案、解法,我自己也是,好像多了一個答案就多一塊拼圖,在未來的日子裡就可以安一點心。我總是渴求知道答案與方法。

陳老師的回答讓我想起我的指導教授Rebecca在咪挺論文時跟我說:「假設你去觀察猩猩,讓猩猩卸下心防,讓猩猩變成原來的樣子。那你去觀察猩猩這件事,就只是Scenario不同。你出去一定不會有Rules給你follow,這點你要先Aware到,你將來出去做事當然不可能有人告訴你說答案就是ABC,Design的Rules都是最Basic的,你一定要有自己可以整合思考的能力,而不是等著別人告訴我Step123,問題就在實際環境是dynamic,有太多外部的因素,即使課本講A,出去的環境就是不一樣,A也不見得適用。」這段對話發生在換論文題目的節骨眼上,腦袋有很多的困惑和疑問。

我不斷地回問自己,為什麼我想知道答案?
在論文上想多得到一點點子和刺激?
懶惰不想思考、不想找文獻和答案,用問的比較快?
不想被換題目重頭開始?

當下得到指導教授這樣的答案時是挫敗的,代表我的論文不僅是原地踏步,還要重新歸零,砍掉重練,一點都看不見未來。老師解的惑不是我想要解的那個惑啊!也只能自己摸索碰撞,另尋出路。

在Panel尾聲,Richard跳出來跟大家討論很多時候我們急於得到方法和答案,忙著問「為什麼沒有人能告訴我…?為什麼沒有人做…?」但都忘了這些缺口我們是不是可以自己來補足,成為那個「沒有人」。(嗚呼,在我的世界裡沒有人想寫論文,幸好那個沒有人最後終於寫完了)

很期待自己未來成為「沒有人」的樣貌。

More From Mediu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