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勇者》(The Revenant):求生不如求不死

去年憑《飛鳥俠》(Birdman)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艾力謝路伊拿力圖 (Alejandro G. Iñárritu) 執導的新作《復仇勇者》(The Revenant),以美國19世紀傳奇探險家Hugh Glass (Leonardo DiCaprio 飾)在美國西部帶領團隊避開部族搶劫的途中,與大黑熊搏鬥受重傷後,被團隊放棄的野外求生故事,當中以復仇發展劇情,並與殺死他兒子的奸角John Fitzgerald (Tom Hardy 飾)演出生死追逐惡鬥。《復仇勇者》在上星期 (14日)公布的奧斯卡提名名單一共有十二項提名。

在《潛行凶間》(Inception)曾出現過的組合,Leonardo DiCaprio 配 Tom Hardy,再擦火花,Tom Hardy亦憑《復仇勇者》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兩位在最尾一幕在雪地上用盡每口氣一刀一刀互相廝殺,鬥智再鬥力,甚有張力,最後帶出復仇主題 — 還是交給天決定。有關復仇的篇幅,不論是對白,還是電影時間,就只有這麼一點點,看電影中文譯名以為全片是鬥個你死我活的動作片,就會有點失望。電影大部份時間,都是里安納度狄卡比奧的求生故事,自從被大黑熊踩著頭盧開始,每次經歷都遊走在生與死之間,要求生,除了要有應變能力,最重要還是意志,正如那句必須要記著的說話:繼續呼吸,保持呼吸。也可能是因為要報仇才有這種高度集中力,在極地稍一鬆懈就會隨時喪命。求生不如求不死。

劇組遠赴加拿大及阿根廷取景,令畫面呈現的影像極度真實,全是冰天雪地的不毛之地,氣勢磅礡,再過數十年只怕風景不再,可能全用上CG。在《飛鳥俠》常使用的長鏡頭拍攝,為人津津樂道,同樣以「一鏡過」拍攝與黑熊搏鬥的一場,比剪碎的畫面要求當然高很多,必須要零瑕疵,處理手法亦令數分鐘的畫面看起來有一句鐘,觀眾透過畫面也感到苦不堪言。這次即使在戶外,而且是極度寒冷的荒野冰川進行,仍然繼續使用tracking shot,加上攝影師只用天然光拍攝,令難度大大增加。除了攝影困難,還有演出困難,天氣寒冷本已令人甚麼都不想做,加上要上冰山下冰川,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亦一度出現低溫症病徵,但鏡頭所見,都是他親身上陣,若只為完成拍攝,沒有最強的意志,早就由替身上陣。特別是他身上一大幅皮草沾水後,要在陸上活動已非易事,還要在急流中掙扎求存,意志薄弱點也難以演出水準。付出與收穫一定成正比嗎?不一定,但就如未看《激戰》,先看到張家輝練得一身肌肉,已獲得不少掌聲,得到觀眾對演員付出的努力的認同,得民心已先下一城。

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日前憑《復仇勇者》先拿下金球獎劇情組最佳男主角,此片同時得到劇情組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共奪三大獎成大贏家。剛出爐的奧斯卡提名名單,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亦成為候選最佳男主角其中之一,被喻為最有機會問鼎奧斯卡的一次。當然,他之前曾兩次奪得金球獎劇情片最佳男主角,包括2005年的《娛樂大亨》 (The Aviator) 及2014年《華爾街狼人》 (Wolf of Wall Street),最後都未有為他帶來奧斯卡殊榮,一直令支持者替他不值,還看二月舉行的頒獎禮,他能否擊敗《火星任務》麥迪文、《時代教主:喬布斯》米高法斯賓達、《丹麥女孩》艾迪烈梅尼及 ‘Trumbo’ 的Bryan Cranston。

電影看完後,仍然為里安納度感到凍、感到痛,此片絕對是可一不可再的誠意之作。戲內與戲外的他處境相似,他是要以行動告訴大家他有多渴望成功、多渴望被認同,其實是我自動把兩個他自動駁上了,希望當年《鐵達尼號》的小伙子Jack再下一城。

撰文:鍾溥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