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健忘的人啊,烙印在記憶上這首歌吧

作為一個不說「後悔」兩個字的人,有這樣段遺憾的故事很難得,我只能寫在這裡,也許期待妳哪天看到會笑笑「當時那塊木頭不只是塊木頭呀!」

妳可能不知道,初出社會的男人是多麽的無能。所以在那一個夏天,感受肯定是最無力的,尤其是碰上有能力的女人的時候無力感會更重,在這年頭,這樣的男人財力既比不過那些出社會好幾年的男人們,心智年齡也往往會在一開始就被拒於門外。

但我還是很恨自己,那不是後悔而是無助。既不是因為剛好是生病的時候與妳相遇,也不是因為當時連給一個擁抱的勇氣也沒有。而是痛恨現在自己的無能,沒有給予任何承諾的能力,所以這樣的遺憾才會如此深重。

無法給妳任何承諾的我,內心是很痛苦的。可是即便現在,我還是沒辦法立下任何承諾。極端的我有辦法跟你活在同個城市嗎?就算有辦法,卻也沒辦法保證留多久,也沒有足夠時間判斷彼此合不合適。所以什麼也不能說,什麼也沒法做,沒有辦法回應妳的所有心情,因為這樣的我是承擔不起妳的。

正如同我的人生一樣,隨緣的價值觀裡,其實不全然是隨緣的,而是努力去創造更多緣分,這也才是人生最有趣的一環,同時一切都得準備好才會決定。雖然我想我還會想努力看看,但我知道,正直花樣年華的妳,遲早會被匆匆時光給逼急的。

「給我一年,我會準備好的。」我說。

「一年,是足夠忘記一天的。」妳回答。

「…。」沈默絕對是騙人的答案。

真正想告訴妳的是「請忘記它吧,等到哪天,我在那,而妳還是找不到對象,再來創造更多這樣的一天吧!」

-

敬給我美好異鄉文化回憶的女孩。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Kir Cho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