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金融是個黑色笑話】

國際發展(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這行業,口裡永遠說得最動聽,但底裡卻藏著不少黑暗。當中數一數二的,肯定有微型金融(Microfinance)這招財貓子的份。

還記得在大學唸本科時,有次尤努斯(Muhammad Yunus)來演講,讓大學講堂人頭水浸。此君是鼎鼎大名的格萊珉銀行(Grameen Bank)創辦人,行事相當離經叛道。銀行常被視作富貴人家的僕人,他卻偏不做有錢人的生意,而去為窮人提供小額貸款。由於借錢給窮人的成本和風險都很高,一般銀行都不願意借;尤努斯的小額貸款就讓窮人有能力做些小規模投資(例如買回報率較高的種子),藉此從貧窮的泥沼中掙脫出來,是為微型金融。後來微型金融遍地開花,尤努斯也得到了「窮人銀行家」的美譽,更獲頒2006年的諾貝爾獎和平獎。當年他來演講,我還不太熟悉微型金融這玩意,只記得他說了一句:「這世界有好的微型金融,也有壞的微型金融。」當時沒什麼感覺,後來才明白這句話裡有多少唏噓。我至今相信他原意是好的。

借錢投資?借錢消費?

微型金融的一個基本問題是:窮人借錢往往不是用來投資,而是消費。如果你去一個微型金融的講座,很可能會聽到這樣一個故事:米亞是個在貧苦中掙扎的農村婦女,但透過微型金融提供的一筆小額貸款,她終於能夠購買一些較好的種子,並聘請一個農工幫忙開墾,從而提高了收入,然後她將這筆收入又再投資到種子、開墾之上,賺更多的錢,一步步脫離了貧窮...... 故事無疑擁有打動人心的力量,但同時也是掩蓋事實的方便工具。縱使這些充滿希望的故事可能是真的(亦無從考究),但大量證據顯示,它們只屬少數例子。更常見的情況是,窮人從微型金融機構借到的錢並不是用於提高未來收入的投資,而是消費,尤其是糧食、醫療、喪禮等。例如在孟加拉——微型金融的發源地——窮人借一筆小額貸款大多是為了撐過收成之間的饑荒季節(當地稱為monga season)。借錢給窮人讓他們不至於餓死,固然是一件美事,但捱過饑荒後,窮還是窮,下季還是要繼續借錢或捱餓。有趣的是,每間微型金融機構在富國遊說金主時都肯定落力強調其「滅貧」使命,但那筆小額貸款卻往往跟提高窮人的收入沒什麼關係。

微型金融還是微型高利貸?

如果這聽起來只是貨不對辦而已,那麼微型金融所收取的超高利息就是徹頭徹尾的本末倒置。隨便舉些例子,在亞太區,微型貸款的年利率大概是30至70%,還不包括手續費、佣金。在墨西哥,平均年利率高達70至80%,有些更超過100%。這裡不禁要為貧窮的企業家們讚嘆,他們的投資到底要多有創造力才能在吐出30%以上的利息後,仍能賺取可觀的利潤?想當初,尤努斯創辦格萊珉銀行正是要取締那些欺壓窮人的高利貸,讓窮人也能以正常銀行利率借錢;最終卻反而讓高利貸以「微型金融」的名義正當化、常規化,甚至戴上滅貧的光環,想來實在諷刺,也很悲哀。

我曾在一個投資論壇上聽到一位微型金融機構的代表理直氣壯地為高利息辯解:「我們機構的營運成本不菲,因此必須收取足夠的利息才能維持財政上的可持續性,從而繼續幫助窮人;也只有賺取更多的利潤,我們才能擴張,以惠及更多需要我們貸款的人。」這辯解犯上兩個謬誤:第一,微型金融機構的使命是扶貧,現在反過來要窮人捱高利貸來維持機構的運作,是本末倒置;第二,姑且假設微型貸款有用,但要窮人付超高利息來讓更多窮人得到貸款,本質上是要一個窮人幫另一個窮人——試問一個正在捱餓的人能夠分出多少食物來餵飽另一個也在捱餓的人?這根本是胡說八道。我認識一位前輩,曾受邀擔任一間微型金融機構的董事,結果不一會就辭任了。今天重提此事,她還是會氣憤地說:"They are not helping the poor; they just keep them poor to earn their money!" 我心裡當下是拍案叫好。

你情我願就沒有悲劇?

要說微型金融的不是,無可避免要回答一個問題:「貸款是你情我願之事,窮人明知利息那麼高還願意借,不就是因為貸款能帶來更高的價值嗎?」首先,人類自甘墮落的例子比比皆是,借錢賭錢、借錢吸毒都是你情我願,但很少人會說這有益於借款人的福祉,更少人(如有)會說這能幫助借款者脫貧。麻省理工兩位學者班納吉(Abhijit Banerjee)和迪弗洛(Esther Duflo)就指出窮人傾向及時行樂,寧願全家吃不飽飯也要買電視,讓人力資本受損,所以「你情我願」本身並不代表微型貸款能改善窮人的財政狀況。再者,不少窮人缺乏金融常識(financial literacy),甚至根本不知利息為何物(就跟我們小時候一樣),很容易成為掠奪性貸款(predatory lending)的對象。現時微型金融行業資金泛濫,各地都有硬銷跡象。在連番推銷下,一些缺乏金融常識的窮人可能會借了不需要的貸款、交了不必要的利息,結果得不償失(我一直覺得這很不可思議,直至一位姨姨跟我說她從銀行借了6000元,我問她借來幹什麼,她說就放在銀行戶口裡,感覺良好)。

這裡提一個簡單的原則:由於借錢會增加未來開支(利息),所以如果借來的錢不能提高至少相當於利息的未來收入,就是削弱了借錢者的財政狀況。在這原則下,借錢吸毒、借錢娛樂、借錢放在枕頭底等等均屬自殘行為,哪怕借錢者心甘情願。事實上,窮人性命朝不保夕,不少人都願意自殘未來換取當下行樂(用經濟學術語來講,就是窮人的折現率較高)。但窮人之所以急於消費,正是因為他們窮——這是現況,而扶貧就是要改變現況。微型金融的神奇,在於不單沒有改變現況,還能將協助自殘和扶貧扯上關係。

成功還錢等於生意成功?

為了反駁這說法,不少微型金融機構都喜歡強調小額貸款的超高還款率(一般95-99%),以此證明小額貸款能為窮人帶來成功。或許電視劇裡賭仔借錢、輸錢、被債主追殺的情節太深入民心,有些人以為輸了錢的賭仔都一定還不出錢,還得出錢的都一定是嬴家,於是以為高還款率就代表了窮人借錢後做生意都很成功。但現實中,窮人還得出錢可以有很多原因:投資小生意賺了錢當然是其一,也可以是生意賠了本,結果把家裡的農地賣了填債,又或者向家人、朋友借錢,甚至向微型金融機構借新債填舊債。不論是出售資產還是借新還舊,都會減少借款者的未來收入,讓窮人更深陷貧窮的泥沼。因此高還款率背後,未必是窮人的成功,而可能是窮人的脆弱。

事實上,正因為擔心借款者會生意失敗還不出錢,最初格萊珉銀行才會採用團結借貸(solidarity lending)這種模式。所謂團結借貸,即窮人必須以一個小團體為單位向微型金融機構借貸,而且共享信用紀錄。美其名是透過社會資本減低違約風險,實則就是行連坐法——一人違約,眾人受罪,迫使團體成員之間互相監督,透過群體壓力確保還款袋袋平安。不得不說這是個很聰明的設計,亦著實解決了窮人借貸欠缺抵押品的信任問題。但回到根本,微型金融的使命是扶貧,若將風險完全壓在窮人的肩膀上,這是哪門子的扶貧?或者換個角度,倘若風險不全由窮人承擔,微型金融機構就無法賺錢,那是否代表微型金融的模式根本不可行?微型金融引以為傲的超高還款率背後,未必是窮人的成功,而是微型金融機構的勝利。

聊勝於無......?

走筆至此,或許仍有人會覺得微型金融是「聊勝於無」——儘管利息比天高,但有一個借錢的選項,有一個做生意脫貧的希望,總比沒有要好吧?這聽起來很像一些效益評估專家為微型金融機構做的反事實分析(counter-factual analysis)——簡單來說,就是分析一間微型金融機構如果突然消失會對當地有什麼影響,從而推論它帶來的實際效益 。換句話說,就是比較當地「有」和「無」那間微型金融機構時會有何分別。這些評估通常「證明」了微型金融機構對當地有正面效益。那或許是對的,或許是錯的,但問題是:這種「聊勝於無」的比較究竟有何意義?

經濟學裡有個幼稚園概念叫「機會成本」——一筆資金不投放在微型金融,可以投放在其他國際援助或創效投資(impact investment)項目。那可以是條件性現金轉移(conditional cash transfer),也可以是貧窮地區基建,但不會是「什麼也不做」。換句話說,微型金融機構每多拿一筆錢,其他項目就少了一筆潛在資金。因此要證明微型金融的價值,評估效益時就應該跟其他援助工具做比較,而不是跟「什麼也不做」做比較(即「聊勝於無」)。根據全球創效投資聯網(Global Impact Investment Network)2017年的報告,世界各地共1,140億美元的創效投資資產樣本中有137億美元(12%)是投資在微型金融上,在各類項目中排第三(第一是房屋,第二是能源,撇除離群值後微型金融更排在第一)。佔據了如此大規模的資金,如果一句「聊勝於無」就可以交貨,也實在太輕鬆了。

而且一想到那彷如搜刮民脂般的誇張利息,微型金融是否真的「聊勝於無」還相當可疑......

忽爾想起,尤努斯當年還說過:「那些從窮人身上榨取金錢的微型金融,不是微型金融。」只怕這樣一說,世上可能沒剩幾間微型金融了。再想想,某時某刻好像也讀過類似的話——「每個納粹黨員都是廉潔的,否則就不是真正的納粹黨員……」

噢,我怎麼把尤努斯和納粹放在一起說了,實在是罪過,罪過。

鈞裕 21-01-2018

=================

後記:

不得不說,愈是寫文章,就愈是佩服那些兼職都能夠每天出文章的作家。我時常在想,每天穿著疲憊的身軀回家,是為了什麼提起筆來?想了很久,也就想到兩個原因:一是有話要說,二是有人在聽。

鈞裕發展研究隨筆

Written by

關注國際及本地發展議題,鍾情政治經濟學,途經劍橋修讀發展研究,深信香港以至世界都需要一套新的“發展觀”。夢想拒領諾貝爾獎,現實是寫寫文章,分享隨思隨想。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