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裕發展研究隨筆:為「發展」洗脫污名】

Photo by Davidson Luna on Unsplash

「發展研究隨筆」 — — 見到這個名字,有些人似懂非懂,有些人可能以為是發展商打手。

無他,發展研究在香港畢竟不是一門普遍的學科,有開科的只有港大和城大而已,而且是碩士課程。難怪當年到英國讀發展研究,朋友每每第一句問:這是讀什麼的?甚至有人問我是不是要轉行做地產。

當政府所謂發展局的職責只是規劃土地、樓宇、基建發展,而談起發展就會第一時間聯想到地產發展商,我似乎也不能責怪那位朋友。身邊一些學者、知青朋友,尤其是環保分子,有時亦會將「發展」跟地產發展掛勾,認為是必須切除的思想毒瘤。他們眼中的「發展」跟我所知的當然不同。

我認為,香港需要的絕對不是將「發展」這概念拋諸腦後,而是一套新的「發展觀」。

這裡必須先談談何謂發展研究。發展研究倒不是什麼艱澀偏門的學問,反而有點像中國傳統所謂「經國濟民」之道。若要用一句話說:發展研究就是將人文、社會科學中所有與改善社會福祉相關的元素提煉並融合的一門學科。從政治、經濟、社會,到文化、環境、教育,甚至於哲學、法律等等,只要有助於改善社會,都可算是發展研究的一部分。沒錯,發展研究是一門範疇極廣的跨學科學問 — — 唸書時同學之間各有專攻,有些到畢業時才第一次碰面也毫不出奇。

這樣,發展就是一個多元的進步概念,以改善社會整體福祉為依歸。這當然是個籠統的說法。諾貝爾經濟學家沈恩(Amartya Sen)最出名的其中一本著作,書題就是《發展即自由》(Development as Freedom),也是以「自由」這個概念來大概抓住發展的內涵。但要再問自由是什麼,當然還是個多元、繁複的東西,這裡一言半語解釋不了;不過可以肯定,發展不只是關於地產和GDP。

傳統上發展研究的對象是落後國家,但隨著學科內涵的擴展以及各地情況的轉變,亦逐漸涵蓋一些相對富庶的地區。儘管在過去五十年大抵脫離了貧窮,香港今天仍需要發展研究的觀念和視野來面對種種問題。寫這個專頁,目的是推動對國際及本地發展議題的思考,並嘗試建立一套新的發展觀念。若能拋磚引玉,聚集到一班有見識、想法的人一同討論,就更是讀者之福。

鈞裕 16–10–2017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鈞裕發展研究隨筆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