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osen Few -Nuskin經營Blog No.2

今天在勤美填問卷,兩個小時只有填到2張可行名單,我逆著人群繞市民廣場,阿姨問,阿伯問,各種阿嬤阿公,姊姊妹妹都問,我看著他們的反應,各有慌張、各有冷漠。

讓我特別想了一件事情。

如果我在醫院巡病房,請你做1你敢跟我說2嗎?

如果我在健身房指導,蹲就是蹲,推就是推,你敢給我臉色嗎?

如果我在廚房掌廚,憑我對料理的熱情,我相信我肯定幹得很漂亮。

如果我去當TEDx講者,台下觀眾有哪個不會為我鼓掌的,搶著發問的?

但當一個準藥師、會舉重健身、做菜、講英文、又是TEDx講者,站在你面前,好像要懇求你幫我做一張問卷,那到底是什麼態度啊?

但是這種想法在我腦袋中沒有滯留太久,因為我明白這種想法太厭世、太自負、會引來太多憎恨;而當「恨」出現的時候,「愛」是沒有辦法進入的,你會不喜歡自己的狀態、你會覺得自己不夠好、甚至你可能會放不過自己、變得不感恩,整體而言,這些細微的想法,對自己而言沒有太大的幫助,這就是「毀滅」

我想了想Nuskin很棒的地方,那些真正因為我們涓滴細流成大海而影響的弱勢孩子、各個第三世界飢貧國家、還有因為ageLOC恢復生活品質的畫面,我慢慢可以以會為什麼那些2000萬美金名人,繼續領頭而執行的不是因為錢,而是在宇宙當中更棒、更高層次的體驗,那是一種感動跟生命存在的踏實感。

轉念一想,Nuskin就是直銷界中的Hollywood,難道美國聖芭芭拉分校畢業的于海玲電子博士、美國華爾街金融分析師李鴻道、還有麥當勞在中國的副總裁,難道都不會遇到這些問題嗎?

怎麼可能?

那如果沒有,我擔心個屁啊?

上線童立(台大政治畢,Power焜的學生)說,真正能看懂Nuskin的人不多,我們要幫助的就是那些願意看懂的人。

Nuskin總裁時時體到的善心,我多多少少可以跟創價學會SGI,所提到的善緣做連結。你看到的宇宙,就是你內心縮影的投射,夾帶著善心經營Nuskin,必須學會。


我是黃盈達

1)我的TEDx Talk : Here

2)我的FB:Kyrie Wayne

3)我的Line : 黃盈達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