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比錫-巴哈音樂節

又坐上旅行的好朋友Felixbus,到了南邊一點的城市-萊比錫。這裡本來是個商業重鎮,現在比較為人所知的她音樂藝術中心這個名號。

同樣的為了省錢,我們住在離市中心需要搭幾站電車的住宅區裡,所以我們買了萊比錫卡。卡片裡面包含了一段時間內的所有交通費(印象中是36小時),但是參觀景點的門票只有折扣不是免費。

跟著導航,我們倆就邊迷路邊找到這幾天的住宿地點。抵達的時間太早,房間還在整理,我們就把行李一丟就出門觀光去了。

第一個點就先來到格拉西博物館,這個博物館分成好幾個不同的展區(館),來此的目的就是看看這裡跟柏林樂器博物館的差別是什麼。

這裡似乎是一般觀光客都不會來的地方,冷冷清清的。整個看展的過程之中只有我們兩個人,搭配上昏暗的博物館、古老的樂器,還有幾個工作人員,氣氛怪詭異的。

在參觀過程中,他們來回走路時高跟鞋在地上的叩叩聲讓人很難專心地參觀。簡而言之,對我來說這裡跟柏林唯一的差別就是比較陰森。我不是專家,看不出樂器的種類或是稀有度到底誰比較厲害。

同一條路走個五分鐘,可以來到音樂大師舒曼的家。

說是他的家,其實也不過就是舒曼短暫居住過的地方,在這裡也只短短的待了四年左右的時間。

這個地方跟當地的一所小學連在一起,大門就在旁邊,看起來像是一般的民宅,一不小心就會錯過。進了大門會先看到學校的操場,往上走到二樓才到了展間。展間很小,只有三間左右,包含了起居室、演奏廳還有音樂空間。同一層的其他地方現在被用做小學的音樂教室,可以聽見學生在彈琴嬉鬧的聲音。

買了票、付了錢,櫃檯的阿姨很好心的給了我們一人一本英文的導覽手冊。同時,她也跟著我們一間一間的逛,並在旁邊用英文解說。據導覽阿姨說,現在這裡偶爾也會有音樂演奏的表演。

這天時間就這樣被我們在找路、參觀之中混著就過去了。

隔天,我們進城區參觀巴哈博物館。巴哈博物館並不是巴哈自己以前住的地方,而是他朋友的房子。這位好朋友跟巴哈的關係非常好,在三層樓的展監理,鉅細靡遺地交代了吧哈在這邊待了二十幾年的每件大事。

展場裡展出很多吧哈曾經用過的物品,包括他的蠟印、家徽等等。其中有個大箱子,直到近幾年才被確認多年前歸巴哈家族所有。特別的是,巴哈的棺木曾經葬在這裡郊外的某個墓園裡,博物館裡就保存了原始棺木上的一些碎片,還有一些巴哈夫人的飾品。

說到巴哈「曾經」被葬在墓園裡,那現在呢?

現在,他已經被移到博物館旁邊的聖托瑪斯教堂裡面,被葬在地上,讓人可以緬懷。教堂裡除了可以緬懷音樂之父,裝飾教堂的彩繪玻璃窗也是一大看點。彩繪玻璃上畫的除了幾個古老的故事之外,有巴哈,也有另一位同樣來自萊比錫的孟德爾頌。

萊比錫行程來到第三天,早上走了愜意的行程,在家裡料理了一頓豐盛的早餐才出門。

第一站來到這兩天一直經過、位於電車和老城區交會廣場的蓋凡豪斯。

現在看到的蓋凡豪斯雖然已經不是之前看到的那一棟,很多人還是衝著孟德爾頌曾經在這邊擔任指揮的名氣前來。

是說來到這裡如果想聽導覽,必須事前預約、排行程。去年朋友來拜訪時正值暑假季節撲了個空,於是我們今年特別在六月拜訪這裡。沒想到天不從人願,一問之下最近的導覽日期竟然也在九月中。

帶著遺憾的心情,我們只好去孟德爾頌故居參觀。

歐洲人對於這些有名的人的故居真的是保護的很好,可能是不想要破壞原有的樣子吧,孟德爾頌他家就跟舒曼他家一樣不起眼,真的一不小心就會路過。展場只有兩層樓,不過這裡的娛樂性比舒曼那裡高很多。參觀這間小博物館,可以一起購買語音(英文)導覽。裡面的介紹不比前一個地方詳盡,可是結合了科技,讓人可以拿著指揮棒指揮樂隊,還可以像真正的指揮一樣控制每個樂器的大小聲。

之後,我們在他家的庭院裡簡單的吃了自己準備的午餐,剛好得知在院子裡的小屋即將舉辦畫展開幕式還有小型的音樂會。對畫畫藝術沒興趣的我,就在院子裡吃完午餐順便發個呆,朋友倒是開心地去參加畫展的發表會,那裡邀請到畫家來為大家解說自己的畫作,也給賓客們一人一杯香檳。不知道朋友到底聽不聽得懂 ,看他喝著酒吃著小點,似乎是滿享受的。緊接著,我們一起上到樓上的音樂會。說實在,我們完全不知道這場音樂會的來由是什麼,上樓之後我們才發現這似乎像是某個人自己辦的小型發表會。小時候學音樂也學了滿長的一段時間,雖說已經多年沒有再敲那幾個黑白鍵,聽下來我竟然也馬上聽出很多瑕疵,於是我們兩個逮到中間的空擋,閃人。

溜回老城區的廣場,看見大家正為著晚上的演出作準備。這也是我們來萊比錫最大的目的,參加每年一度的巴哈音樂節,實在很期待晚上到底有什麼樣的表演。慢慢的在老城區逛呀逛,我們決定回家休息一下。

晚上,我們專程又到了活動地點,早已滿滿都是人。節目一開始是由樂手吹奏薩克斯風搭配女高音的演出,在歐洲參加這種活動真是前所未有的感覺,女高音唱得讓人很陶醉。突然曲風變成了爵士之夜!全部的觀眾就這樣跟著節奏搖擺,大家也開始拿起手上的啤酒開始大喝、大笑。這個夜晚的體驗真的很特別。

最後一天,我們決定到附近的德勒斯登觀光。這個地方本來的規劃是在前往下個旅行程式的時候順道過來玩玩的,可當時經過討論之後,決定不要那麼趕,臨時更改了行程。

德勒斯登室友有古老歷史的城鎮,在這裡可以看到壯觀的王侯馬列圖、聖母教堂、王宮等等地方。王侯馬列圖方長的大,列出歷代35位君王騎著馬的英姿,大到需要用專業器材才可以一次拍完。我們購票進入了王宮參觀,裡面展出很多皇家的金銀財寶還有其他昂貴的物品,門票附中文語音導覽。只能說這裡真的太大了,如果每個解說都要細細聽的話,可能得耗上一整天,而且不同區域也分開售票,有點不划算。

接著我們到後面不遠的茲溫葛宮,也是另外買票。這個宮殿分成古典大師美術館、陶瓷陳列館、軍事歷史博物館,還有數學與物理沙龍廳四個部分。四個展廳分佈在不同角落,也沒有相通,對數理方面有興趣的人來這裡,一定會覺得很有趣。來到這裡,一定要看在從中庭面向正門口的地方,有幾排鐘,他們是陶瓷做的,跟其他金屬中比起來聲音雖然沒有那麼響亮,卻是格外清脆。

時間不早,我們趕呀趕的不是要去坐車,而是前往旁邊大概十分鐘路程的杉普歌劇院,據說這裡也是很直得參觀的地方,沒有導覽也是進不去。這幾天運氣真的不太好,當晚所有的導覽團都因為有歌劇 唐。喬凡尼 在當地的首演取消了,於是我們只能帶著失望的心情到車站搭回程客運。德勒斯登這個地方比我們想像中的大,這次因為時間的關係,沒辦法到城的另一邊看看。我想下次若要來這,起碼該排個兩天一夜吧!

[後記-旅館驚魂]

在萊比錫,我們幸運的租到有一房兩廳一衛浴、又有一廚房的大公寓,說實在給兩個人住確實是有點大。我們分配了各自睡覺的地方,我睡在客廳的沙發床,朋友睡房間。

忘了到底是第幾個夜晚,好像是最後一天吧,朋友就這樣跑到客廳問我可不可以一起睡,看著他擔心的臉色又不肯告訴我原委,他拉著我到房間把行李全部拉出來,就這樣我們一起在客廳擠到天亮。

離開萊比錫的早上,在前往客運站牌的地方他告訴我,前天我們出門前他確定把房間的衣櫥關好才離開,可是回家時卻是開的。起初以為是自己記錯了,再把它關上,可是過沒多久衣櫥們就在他眼前自己打開。那時那刻他也就趕快衝到客廳,才會有之後的事情發生。

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是真的有什麼,還是自己嚇自己。但說實在,當我們兩人一到那間房子的時候,覺得房子真的稍微冷清空虛了些,或許這就是為什麼能夠輕易的就讓我們租到這大房子的原因吧!